環境惡劣的15年 這些手遊公司為什麼死瞭

手遊行業,進入門檻低,三五個人,運用成熟的開發工具,不需要太多經驗和資質,就能完成一款手遊的開發。抄創意、換皮、微創新,怎麼快怎麼來。趕好瞭,或許就能帶來千萬營收。風險是有,萬一成瞭呢!不少這樣的創業公司或拿到投資,或取得業績,成為贏傢。再吸引更多人進入這個領域。

df

而在大環境惡劣的2015年,無數手遊創業公司死瞭,就讓CNG帶你一一盤點,他們各有千秋的死法。

壓死:大公司產品越做越好,壟斷資源,難以超越

董總 | 某火科技

全靠著還在線上的產品老本瞭,但那幾傢大公司太猛瞭,兩個西遊加一堆微信遊戲,我們的新遊戲根本沒底氣上線。我們算是有點傢底,還在死扛,但我的幾個創業小兄弟,已經死得差不多瞭。



雖然中國遊戲產業整體仍在增長,但增速明顯放緩,目前已不足3%,而相比2013年動輒15%的大幅增長,實在沒有太多紅利分享,而據伽馬數據統計,僅2015年第三季度為例,排名前十的企業所占份額高達80.8%,留給其他所有公司的隻有19.2%,前十中連愛樂遊這種有爆款遊戲的公司都進不去。可想而知,留給創業公司的份額能小到何種程度。要知道國內手遊創業公司數量高達3萬個,如螻蟻般被網易、騰訊、掌趣三隻大象踩著,死傷慘重是意料之中的事。

餓死:風頭都去投二次元,泛娛樂瞭,沒融到錢

小武 | 創業者

我在2015年年中的時候,就和天使投資人清算瞭,遊戲沒做出來,他們不再追加投資,目前在從事APP軟件的開發,手遊行業太慘瞭!

CNG認為,如果說,在2014年,有出奇創意、有成熟demo、有牢靠團隊的創業者基本都可以得到風投的垂青,而到瞭2015年,連嗅覺最遲鈍的風投都已逃離瞭手遊,而此時興起的自媒體、泛娛樂、二次元概念,吸引瞭眾多風投的註意。以樂遊資本為例,樂遊資本由於投資的愛樂遊成功被收購,獲得瞭數億元,高達百倍的回報,因此樂遊資本躊躇滿志地在2014年投資瞭七八傢手遊創業團隊。而剛進入2015年,樂遊資本就果斷舍棄瞭所有投入期的手遊團隊,將目標轉向泛娛樂,投資瞭三文娛、鮮榨喜劇、蒲蒲殼動畫等七八傢泛娛樂創業公司,並取得明顯的估值收益。反觀被舍棄的多傢團隊,無一傢再能拉到二次投資,幸存者寥寥。

等死:競爭激烈,渠道寡頭化,發行商越來越挑剔

關總 | 創業者

我們的團隊堅持瞭六年,最後倒在瞭2015年底。之前我的遊戲都能上線有收入,就在2015年10月,我拿著兩款水平比去年有明顯提高的遊戲demo,談瞭一圈,兩個月的時間,竟然沒有一傢發行商願意詳談。不是我進步慢,是對手進步太快瞭。2015年的手遊整體水平,有瞭質的飛躍,大公司都使出瞭吃奶的勁兒,小公司怎麼比。

2015年,隨著巨頭如百度、騰訊、360在移動互聯網佈局上的發力,渠道寡頭化趨勢明顯。而創業團隊面對巨頭往往沒有任何話語權,上線難,難到多數創業團隊寧可付出50%分成,也要找代理發行商,但發行代理渠道無論大小,對產品的選擇比在線商店更嚴格。因此奇怪一幕在網上實時上演,這邊廂是大大小小的發行代理始終在網上喊著收遊戲,怎麼沒遊戲,歡迎demo砸臉,而那邊廂,一旦創業者將遊戲demo提交發行代理審核,多數都會被判定不合格,甚至都不經過評測,市場人員直接拒瞭。

耗死:移動的短代結算限制,鼓勵網銀結算

王總 | 創業者

移動差我11個月的款,聯通差我8個月的,作為單機開發者,我們不用短代計費就是找死,用瞭短代計費現在是等死。我已經裁瞭一半人瞭,過瞭春節再不結算,就得散瞭,這是活活耗死的節奏呀。

自從2015年二月起,中國移動以投訴太高等理由暫停瞭短信代計費業務的結算,至今一年,單機遊戲cp因此哀鴻一片,此等悲劇也曾在多年前java時代上演過,當時百寶箱業務是眾多cp主要的營收渠道,而中國移動一整頓就是三年,造成瞭第一輪cp大洗牌。而此次延續的11個月時間,足以讓缺乏現金流儲備的創業公司倒掉。

該死:能力不足,無法快速迭代,無法打造大作

小剛 | 創業者

是市場出身,他的創業團隊,專註於線下渠道,做瞭個山寨捕魚達人,試瞭個小渠道,ARPU兩三百,正躊躇滿志時,程序員因個人問題和小剛發生瞭沖突,那個程序一怒之下,拔瞭硬盤帶著源代碼人間蒸發,小崔的團隊就這麼散瞭。

創業團隊的核心成員,在產品賺到錢之前,大體上是不會增加的,隻會減少。因此,很多團隊因為某個核心成員流失而倒掉。其實大多數的草臺創業團隊,或多或少都存在著成員能力不足的問題,或是策劃或程序或美術,一旦這幾個位置人員能力不足,直接導致項目無法按時完成,開發成本大幅提升。這樣的團隊,註定隻能成為沉默的大多數,默默地來,默默地散,我們隻能默默祝福他們。

青弦 | 資深遊戲制作人

他對這次手遊公司倒閉潮冷眼旁觀,頗不以為然:產能過剩罷瞭,馬裡奧可以不,同時出1000款,也得死990款,就這麼簡單。

說瞭這麼多創業團隊的死法,CNG認為,雖說是:資本青睞時,處處烈火烹油鮮花著錦,資本看淡時,一片哀鴻遍野作鳥獸散。其實失敗的團隊中的人才,大多會繼續從事這個行業。老兵不死,他們隻是應聘去瞭。

from:中國遊戲產業報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