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前下屬記憶:有些人天生該是英雄

藍港在線創始人兼CEO  王峰

今天,藍港互動的遊戲公司正式在香港掛牌上市。這傢公司的創始人王峰在創業前,曾是金山公司一員悍將,直接向雷軍、求伯君匯報工作,直至2006年底離開金山出來闖蕩。

王峰從代理遊戲做起,並自主研發端遊、頁遊產品,但是都沒有想象中的成功。跟隨雷軍多年的他,突然領悟到“大風和豬”的理論,覺得手遊才是未來,一夜之間便作出公司完全轉到手遊的決定。2013年,先後推出《王者之劍》、《蒼穹之劍》、《神之刃》,被業內認為是手機遊戲時代的代表性公司。

借著藍港在線上市,鈦媒體作者許曉輝(王峰在金山時候的下屬,前凡客誠品副總裁,慢生活品牌初刻創始人,曾就職金山、雅虎),想寫寫他記憶中的老領導,全文如下:

1 初識王峰



2006年2月,我加入雅虎中國,和喬大廈,此時的雅虎中國已是馬雲帝國的小小版圖。

我所在的部門是網絡實名銷售部,直接老板是姚笛(現果殼網COO),職位是3721網絡實名產品經理。

加入不久之後,我們搬到瞭溫特萊,阿裡崇尚武林文化,我所在的部門頭懸“絕情谷”三個大字,沒有神雕,亦無俠侶。

馬雲經常拿著一個小木棍在辦公區轉來轉去,隨便找人聊聊天,毫無大佬跡象。

之後召開大會,說雅虎中國就是跨國的國企,雖言過其實,與阿裡的強執行力文化相比也的確效率不高。

在雅虎的時刻都是嶄新的,周鴻禕馬雲天天吵架,因為你甚至不知道第二天大老板可能變成誰,隻是快樂地擁抱變化。

那時,博客還很火,MSN還是白領交流的首選IM,工作之餘還會寫點故弄玄虛的文章。

某月某天,我把剛寫的博文msn發給朋友們,其中包括王峰。

2 王峰是誰?

彼時的王峰是金山高級副總裁,其市場營銷能力之強,在金山的地位幾乎僅次於雷軍,且文筆與演講能力極好。

1998年,聯想投資金山重組,在公司一年的王峰操盤“秋夜豪情”,首發金山詞霸軟件,自此金山的市場營銷能力通過一次次戰役,得到業績廣泛認可,不必多言(秋夜豪情之後的金山營銷,每一仗都有王峰的參與,詳情參考我和同事合著的《夢想金山》)。

2004年,我第一次加入金山,參加“營銷訓練營”,雷軍、王峰主講,在王峰講公關的課上,他提問讓大傢現場取一篇新聞標題,我還年輕無畏,舉手作答,具體怎麼說的忘記瞭。王峰問,你是哪個部門的?我說,無線。王峰說,有潛力。這是我和王峰的第一次接觸。

2005年,無線事業部在探索瞭短信、彩信、手機網遊等領域之後,並未迎來雷軍所預期的移動互聯網大爆發。後來無線事業部轉型做網遊,遷往大連組建大連金山,我準備離開。在金山的第一次,我從公關經理做到瞭無線業務分發網站的項目經理,那域名太好瞭,shouji.cn。

離開前夕,王峰讓下屬找我,問是否願意到遊戲市場部。我對遊戲的興趣一直不是狂熱,拒絕瞭;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換個環境,就到瞭高大上的外企——雅虎中國。

3 離職創業

書歸前傳,我不知道王峰是否看完瞭我的文章,他在msn回復瞭一句:你想回金山麼?

於是,我回老東傢跟王峰聊,他給我兩個選擇:遊戲市場部總監,公司市場部總監。前者偏重業務,後者偏重公司層面的品牌策略與傳播。

我最終選擇瞭後者,從熟悉的切入,培養對遊戲的興趣。在柏彥大廈20層的王峰辦公室,一個年輕人侃侃而談,有激情,有夢想,一次不容辯駁的洗腦。

我問在雅虎的上司姚笛,要不要回金山?姚笛說,回去吧,跟王峰能學到很多東西。

2006年8月,我從雅虎中國回到金山,這是我第二次加入金山。不久以後,為瞭口碑與名聲,馬雲砍掉瞭每天銷售100萬的3721。

回金山3個月,沒想到的是,王峰離職,準備創業。

在五道口的卡瓦小鎮,我約王峰喝咖啡。他說瞭很多,關於歷史,關於選擇,我隻是傾聽——往事從來不是風,揮手告別需要莫大的勇氣。

他說要寫一本書,名字就叫《五道口》。

王峰之後,我改向雷軍匯報。如江湖人所共知,雷總是IT勞模,每周都會和我這個小職位聊一兩個小時的業務,常到深夜零點前後。

2007年10月,金山在香港主板上市,雷軍說:從珠海到香港1小時路程,金山走瞭19年。

這年底,我和兩個同事撰寫瞭金山第一本企業史《夢想金山》。

感恩節前夕,雷軍卸任CEO,後來就有瞭一個全國最紅的天使投資人和創業者。

之後,我在金山又呆瞭一年多,在一個開始守業的公司感到太過悠閑。終於按捺不住,2009年5月加入如日中天前夕的凡客。

一年多時間沒見王峰,隻聽說五道口相見之後,他去瞭新疆和美國,休整自己,籌劃未來。

而我在凡客一年之後,著瞭魔的要去創業,就有瞭初刻,三年奔跑不息。

4 成立藍港

藍港在線,是王峰的公司,2007年成立,我更喜歡英文名字LineKong。

憑借王峰的業界影響力,在公司成立前融資就搞定瞭。我和很多金山人都以為王峰會異軍突起,他有這個實力。

坦白講,最初幾年並未風生水起扶搖直上,對於創業來說這很正常,而對於王峰,我的感覺是太意外——他應該是一個迅速鋒芒畢露的人,如他的性格。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你可以不甘心,卻無法拒絕。在外人看來,一傢公司不緊不慢地成長,一度還有被收購的傳聞,王峰後來談轉型移動遊戲,我相信很多人也就是抱著聽聽就算的心態。

在凡客期間,跟王峰有過幾次交集,那時我們找瞭很多業界牛人給凡客當模特,拍襯衫,我們稱之為精英俱樂部。

2010年,我準備創業初刻,找王峰聊天,在他望京的辦公室,吃盒飯,談電商的機會。後來我拿到瞭1000萬天使,半年後他投資林偉做瞭維棉。

王峰還投資瞭一些天使項目,比如張福茂的遊戲谷,後來賣給瞭騰訊,據說賺瞭很多錢。再後來,他和CSDN蔣濤做瞭極客基金。

2011年的《創業傢》發表過雷曉宇的報道《藍港在線王峰:一半是悍匪 一半是書生》,這是迄今寫王峰最精彩的文章,沒有之一。

2014年10月30日晚上,麗都廣場,億多瑞站。

卡拉丁創始人老季約我一起和王峰見面,王峰的極客基金剛剛投資瞭卡拉丁。

閑聊,我又提到瞭一個關於王峰的故事:金山期間,曾有人向雷軍告狀市場部有人貪腐,幾萬塊錢,也有人提到會不會王峰也參與其中;雷軍說:王峰的野心,不至於此。這是懂王峰的人,舊金山(金山舊部的自稱)的很多人會八卦的認為,雷軍與王峰有惺惺相惜的“真愛”,兩人之間發生的所有故事,都與此有關。兩個人的確在風格上太像瞭,文人氣質,有激情,演講能力強,有夢想。

王峰離開金山時簽瞭競業禁止協議,理論上是不能做遊戲的,有法律風險。王峰找雷軍聊過一次,他說:我必須承認,雷軍放瞭我一馬。

5 上市

在那晚的聚會上,王峰談到瞭藍港的上市,他路演時跟投資人說:你們買的一個是娛樂帝國的夢想,你們賺到瞭。

他滔滔不絕的闡述自己的邏輯,不便這裡詳說,但我相信他的夢想真的在。

雷軍、王峰都會經常談到夢想,旁觀者往往認為這太虛幻瞭,一定是忽悠,而在金山呆過的人,會懂他們說的是什麼。

那一夜,王峰一如既往的激情澎湃,我仿佛又回到瞭金山——對於那段時光的回憶,很像今天的我們回憶八十年代,單純、沖動、理想主義,一去不復返。

有些人天生就該是英雄,王峰算是一個。

From 鈦媒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