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現實或將我們的生活變成視頻遊戲

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被認為是兩種不同的技術,虛擬現實會給人們帶來全新的虛擬世界,而增強現實則隻是真實世界的一種延伸和增強。而隨著混合現實的引入,AR和VR的界線將開始變得模糊,我們或許可以通過智能眼鏡在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之間進行自由的切換。

4

混合現實技術

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被認為是兩種不同的技術,虛擬現實會給人們帶來全新的虛擬世界,而增強現實則隻是真實世界的一種延伸和增強。而隨著混合現實的引入,AR和VR的界線將開始變得模糊,我們或許可以通過智能眼鏡在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之間進行自由的切換。

似乎生活已經不夠驚奇,事情也隻會隨著新科技系統的誕生變得更加離奇。Oculus Rift和Microsoft HoloLens的出貨剛剛開始,並且Magic Leap的發展也隻是剛剛起步。這一整套技術將完全改變我們感知的方式,與我們周圍的物質世界相互作用,甚至創建物質世界。

VR和AR設備對消費者廣泛的潛在吸引力使科技媒體越來越沉迷於二者的快速發展。並且既然炒作智能手表沒有繼續推進,那麼是時候移情於可能真的會改變遊戲規則的技術。然而,由於科技媒體太急於推動內容,至今還沒有完全瞭解技術的全貌。這些頭盔都非常令人感到興奮,但他們隻是大型技術生態系統混合現實(MR)中的一小部分。



MR已經被Microsoft和Magic Leap用來描述他們的設備。它指的是一種頻譜,數字世界在一端而物理世界在另一端。Oculus Rift位於一端,用戶沉浸在完全的VR當中,HoloLens和Magic Leap在中間,將數字元素疊加在物理環境之上。然後,在頻譜的另一端,物理學傢口中超級復雜的廢話,那便是“物質”。

其它使這張圖片更具整體性的技術包括3D掃描、觸覺設備以及3D打印。3D掃描將會以廣泛的、意想不到的方式影響公眾。今年將會有兩款3D掃描智能手機走向消費市場。 一款是聯想的智能手機,帶有Google的Project Tango 3D掃描平臺的特色,將會在今年夏天發佈,並且售價將低於500美元。另外一款是傳言在9月發佈的iPhone 7 Plus,同樣具有深度的感知能力。當20億的智能機用戶中少數人開始使用這些手機時,Snapchat的各種濾鏡分分鐘就要過時瞭。

隨著低成本的深度傳感在你的指尖運行,你不僅可以捕捉你的新生兒的3D掃描圖像,並通過3D建模社區在Facebook上分享,或者你可以把你的表情放在你最喜歡的視頻遊戲角色上。你也可以掃描你的公寓,目的就是為瞭在宜傢(這取決於你在虛擬環境中還是在現實環境中)為你的公寓做一些室內裝飾。想象當你去虛擬的傢居用品商店時,你可以捕捉你的客廳影像,這樣的話當你到達那裡時,你可以看到某張沙發在你的虛擬平板中是怎樣的。或者,當你回到傢裡,你可以在你的公寓裡添加一張虛擬的沙發。

對於那些如城市環境規劃者的工作,他們能夠為城市制定一項新的計劃。規劃一座橋梁、太陽能電池組還有道路兩側的非機動車道。由於安裝瞭觸覺反饋裝置,這一切都將可視化,這實際上會讓用戶感覺他們正在觸碰他們自己的數字物品。

當你將3D打印引入混合現實時,數字和物理之間的界線變得,更加難以分辨。人類不僅可以將現實數據導入到數字領域,而且他們可以將數字數據推向物質世界。盡管這項技術仍處於相對初級階段,但顯然這種能力已經在3D掃描和3D打印、上色的過程中顯現出來。

像Microsoft、HP以及Autodesk這樣的公司沒有遺漏所有這些技術之間的聯系。而Microsoft的HoloLens包含瞭整個MR生態系統,HP擁有自己版本的MR,稱為“Blended Reality”,包含瞭對人體姿態的控制以及3D掃描電腦設備與3D打印服務機構的銜接。Autodesk自行創建瞭結合3D掃描、3D建模以及3D打印軟件的套裝,形成強大的“現實計算”。這些公司都意識到事情發展的方向,但它們可能不知道MR到底將人類帶往何方。

考慮到技術的進步令人難以想象,或許有一天人類能夠3D打印原子和分子,甚至重新排列物質的基礎從而創建全新的事物,這些也許也不完全荒謬透頂瞭。如果我們可以向半人馬座阿爾法星發送一艘小型宇宙飛船,我們就可以重新組建人臉。如果可以將空氣重塑成新的物體,那麼數字和物質之間的區別就變得毫無關聯,因為在VR和AR中設計的任何東西都可以物化,反之亦然。

這就將我們帶到瞭模擬假設(Simulation Hypothesis)理論。這是由佛陀在公元前5世紀提出的,後來由於1999年的《黑客帝國》(The Matrix )電影在西方文化中得以流行,模擬假設理論在2003年由牛津哲學傢尼克·博斯特羅姆(Nick Bostrom)最終引入學術界,他認為我們正生活在一個由我們後代創造的超級計算機所模擬的運行環境中。華盛頓大學的物理學教授馬丁·薩維奇(Martin Savage)已經對Bostrom思想實驗提供瞭科學的論證,他說:“如果你進行的模擬足夠龐大,那麼類似我們的宇宙就會出現。”,並且他認為人類有可能探測到宇宙中的某個信號,例如宇宙射線能量中的限制,這可能表明我們正生活在一個模擬的世界當中。雖然Savage和他的同事們使用瞭大量的高級數學和物理討論這個概念,但是在過去60年看過 《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或任何科幻電影的人將會明白這巨大幻影的秘密:宇宙邊緣的閃亮綠色網格或隻是埃德·哈裡斯(Ed Harris)在天空中向我們大喊。

從Siddhartha 到Jim Carrey,當大傢一直在討論在過去兩千年左右,我們一直生活在一個虛擬世界中。我們現在可以開始理解我們如何會有這樣的命運。雖然華盛頓大學核理論研究所正在尋找在我們模擬邊緣的綠色網格,但是就模擬是如何實現的,MR生態系統能給我們一個可能的方向。也許有人——我們的後代,我們的祖先——對我們的整個宇宙(就我們已經探索的或將要探索的宇宙)進行瞭3D掃描並一點一點進行瞭3D打印。

誰知道呢?也許我們甚至在我們不顧一切探索宇宙意義時邊模擬邊創造瞭我們自己的宇宙。對宇宙可能性的科學探索是一副全息圖,我們創建的模擬宇宙如此真實以致於在模擬宇宙開篇的時候就存在瞭。這肯定會對佛教的輪回概念提供證據,我們生活在生存和死亡的無限循環中,宇宙並非起源於大爆炸而是大反彈。而在這個宇宙中,一切事物都在擴張和收縮……它們會進行到永遠嗎?

為瞭驗證我的概念,我利用手頭的工具自行在Unity上創建瞭自己的視頻遊戲。雖然隻是涉及到邊緣周圍的事物,但是我能夠使用我的消費級3D掃描儀對整個公寓進行3D掃描。設備是Occipital的Structure Sensor,售價為349美元,它剛剛適合我這樣基礎的使用水平。我甚至3D掃描自己、我的妻子以及我的朋友,使他們成為我遊戲世界的角色。

由於軟件掃描的房間並沒有進行拋光處理,而且我也不會3D建模,所以我不能使我的房間看起來很漂亮。然而遊戲中幾乎所有的資產都是可以進行3D打印的:公寓、人和漂浮的人頭。我必須收集這些東西從而達到尋找遊戲意義的目的。一旦你可以收集所有三個浮動的人頭,整個關卡就結束。你按下空格鍵,一切又重新開始。

這個夏天3D掃描儀將會被廣泛使用,任何人很快都可以自行創建類似的遊戲。操作會更加容易,物品也會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好看,另外,你或許能夠對很多東西進行3D打印。至少,Microsoft已經將此記到瞭HoloLens的HoloStudio應用當中。

當它開始發生時,你也許會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MR真的會將我們的生活變成視頻遊戲嗎?

from:8787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