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開發者親述:GDD編寫的8個小貼士

遊戲設計文件(Game Design Document,簡稱GDD)是制片人宣傳目標、設計師倡導理念的權威材料,也是美術人員和程序員的任務指南。簡言之,就是傳達遊戲創意,描述遊戲內容,呈現執行計劃。盡管編寫GDD不是遊戲開發的關鍵部分,卻對遊戲開發團隊有莫大的幫助。特別是當遊戲開發有大量人員參與時,GDD就顯得尤為重要。以下是八位國外遊戲開發者總結的幾個要點,說明瞭如何編寫目標明確且易讀的GDD。

JiggeryPokery 的總裁Matthew Wiggins認為遊戲設計文件總是很容易過時。假如遊戲開發者編寫出瞭很棒的文檔,並且要求團隊成員嚴格按照文檔中的內容執行,那麼遊戲每做一次調整,就得更新一次文檔。所以可以把GDD與遊戲項目日志結合起來,這樣就能讓團隊成員加深對設計意圖的理解,同時在開發遊戲時做出正確的決策。

Altered Gene的創始人Des Gayle認為,一份完整的設計文件能讓全體遊戲開發者快速開始遊戲開發。當然,也可能會以失敗告終。遊戲設計文件並非是一款遊戲的組成部分,它隻是開發者在遊戲開發之初提出的一個理念。由於在遊戲開發之初,遊戲開發者對需求和未來的實現過程思考得還不是特別清楚,GDD中就會存在太多假設。因此,遊戲開發者可以使用類似於Atlassian的在線協作工具,這樣全體遊戲開發者都能就遊戲開發中遇到的各種問題進行討論與修改。

s1

Ant Workshop的遊戲設計師Tony Gowland認為優秀的GDD應該短小而精悍。GDD是一個遊戲願景和理念,並非描述瞭所有的執行細節。在得到驗證之前,理念不過是理念而已,應該將文檔篇幅控制在最小范圍之內。要確定用戶的實際需求,才能證實理論的正確性,並在後續開發過程中使其生效。遊戲開發者們並不需要在文檔中填入所有的細節,他們隻需要知道與自己工作有關的要點就夠瞭。

Pixie Software的首席設計師Stephen Caruana認為,在遊戲開發過程中,考慮到設計和開發的的迭代創新,遊戲的各個方面也在不斷演進。所以,遊戲開發者應該把GDD當作一份持續變化的遊戲開發記錄,並且要定期更新這份記錄。更重要的是,全體遊戲開發者都能隨時都能知曉GDD的最新內容。



Playload Studios的首席設計師Kris Skellorn認為,由於很多遊戲開發者可能隻會閱讀一遍GDD,因此在編寫GDD草稿時,應該先讓部分遊戲開發者和項目負責人傳閱一遍,確定無誤之後再公佈給全體遊戲開發者閱讀。

Jagex的負責人Lisa de Araujo認為遊戲開發者實際上可以摒棄傳統的GDD編寫方式——隻讓特定人員編寫GDD,轉而讓全體遊戲開發者一起參與GDD編寫。此外,也不要用冗長的GDD制約遊戲開發過程,而應該和開發團隊成員一起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遊戲團隊越是深入的參與遊戲設計過程,那麼他們對遊戲產品的瞭解越發深入。

Climax Studios的首席設計師Matt Molloy認為,在編寫GDD時,遊戲開發者可以盡可能多的使用圖片,一張圖片往往能勝過千言萬語。遊戲開發者應該重視創意和視覺設計,這樣可以讓閱讀者更好的理解GDD內容,並讓閱讀者提供他們的意見和反饋。編寫GDD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讓使用者能對相同的內容做出不同的反饋,這樣GDD才能更有針對性,更有價值。

Freejam 的總裁Mark Simmons認為編寫GDD時始終都應該以GDD閱讀者為核心,為他們提供確定遊戲開發的方向,制定遊戲開發的規范。當遊戲開發者制作更大的文檔集時,最好是從兩種形式中擇一而行:“調查”或“記錄”。一種形式是“調查”,調查特定的樣本文檔調查,可以幫助遊戲團隊制定正確的決策,從而更好的完成遊戲開發。另一種形式是“記錄”,記錄遊戲開發過程中大傢提交的各類反饋信息,幫助遊戲開發者明確遊戲開發方向,並有助於他們及時做出正確的決策。

from:白鯨社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