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動畫融資過億元 瞄準創業板

Game2遊戲: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馬動畫的創始人和香港導演徐克有同樣的名字。不同的是,他寫劇本,做導演,也搞經營,是個什麼都管的動畫“偏執狂”。

在創立河馬動畫之前,徐克大半的職業生涯都是在做投行。回國後三年,一直在復星做投資總監。

他把投行形容為“就是割麥子的,不增加價值,沒什麼意思”。沒多久,​​他還是回到從小就喜歡的動漫行業——成立河馬動畫。

徐克從小喜歡畫畫,曾經就讀於中央美院少年班。在美國從事投行業務的同時,他還一直在業務時間寫劇本,從1997年直到如今。

河馬動畫明年出爐的《超蛙戰士》將是他第一部重要的動漫作品,為此他已經等待了很久。



只做動漫電影

六年前,創立公司的時候,徐克就做好抉擇,只做動畫電影,要做中國的Pixar。

他認為,目前在中國做動漫連續劇,沒有一個很好的盈利模式。在電視台的播出,價格極其低廉,很難收回投資成本。

本來通過衍生產品來賺錢也是一條很好的路徑,但目前對他來說,找到做衍生產品的合作夥伴很難,“真正願意為你掙錢的不多,都是拿你的東西為他們掙錢。”

徐克在美國期間,對美國動漫產業的商業模式極為關注。

“國外的模式,版權方自己直接做,從開頭扎到底,沒太多授權的模式。高達、變形金剛,Hello-kitty,都是如此。”徐克表示。

一個類似高達的動漫形象,從片子的拍攝製作,電視連續劇的發行,玩具和遊戲開發,都是版權方從頭做到底,這樣的“價值利益最大”。

而在中國,1000多家動漫企業中,不少企業不僅缺乏這樣的商業頭腦,還極為缺乏獨立商業開發需要的資金支持,即使想到要賺錢,但和衍生品開發方的談判總處於不平等的位置。

在中國,“上游小,下游大,版權方很弱勢。”中國動漫企業版權費一般都很低,還有很多企業經常盜用人物形象。版權保護上的薄弱,導致中國的企業無法通過授權來獲得收益。

徐克認為,在版權保護沒有突破的情況下,做動畫連續劇就是一條“死路”。這堅定了他做動漫電影的道路。目前,河馬動畫除有一部《超蛙戰士》即將推出外,還有一部正在製作的《森林衛士》,將在後年完成。在保證質量的同時,一部片子的成本一般控制在2000萬元左右,這些作品發行後,除獲得影視票房收入,徐克更關注的還有動漫形像玩具、圖書、音像、遊戲形象和故事授權,海外版權出售等整個產業鏈的預期收益。

資本支持

徐克明白,動漫這個高投入,高風險的行業,要做出規模和品牌,自身也需要足夠的資金支持。做投行十年,累積3000萬元資金,徐克一股腦兒都投到新企業中。

但這部分資金也僅僅支撐河馬動畫的創業早期投入,徐克經常遭遇資金鍊斷裂的威脅,他還曾經為此賣車,賣房子。

好在風險資金陸續進入。其投資人包括天堂矽谷,紀源資本,以及國開投下屬的一支投資基金。包括第三輪融資,經過漢世紀介紹,博信投資也於日前為其提供了近8000萬元的投資。

博信投資相關投資人告訴記者,這是其所有投資中僅有的一個早期投資,特別看好其潛力。而對於河馬動畫的市場價值,紀源資本負責這個項目的關新認為,動漫企業模式創新更重要,不一定是動漫就是動漫,遊戲就是遊戲,電影就是電影,很多要素可以在不同的平台上利用。河馬動畫現在的玩具,出版,將來的遊戲,或者一些其他影視的一些東西,都可以跨平台利用。

數輪融資下來,河馬動畫前後累積資金一億多元人民幣。

動漫產業的燒錢不亞於互聯網的速度。記者所了解的一家無錫的動漫企業,在獲得無錫當地政府風險投資機構注資以及享受稅收減免後,後續資金缺口仍然高達2億-3億元。一年多的時間裡,該企業一直忙於到處尋求資金支持。

而投行出身的徐克對河馬動畫充滿自信,他表示目前公司資金儲備充足,不再需要後續的融資支持,只需要踏踏實實做好產品,併計劃在後年實現創業板上市。

“在國外,很多成功的動畫片都開發了相關遊戲”。徐克參照了很多國外成熟的商業模式,在海外版權,做衍生品和遊戲的人物和故事授權等方面有所突破。不同的是,動畫電影之外的衍生產品,他堅持自己做,或者組成合資公司做。據記者了解,他正在和國內某知名衛視進行合作,討論在聯合出片、推廣、發行、商品化運營等方面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為河馬動畫準備好未來糧草的同時,他還有餘力和業界一些相關人士成立了一個版權基金,類似於天使資金支持的形式,投資好的作品以及培養編劇、導演和有經營頭腦的動漫人才。

記者了解到,該基金從11月份開始正式運作,在未來幾個月,將參股2-3個相關項目。

徐克做這個基金的動力,在於他自己創業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他舉了個例子,國家批准的動漫支持資金經過層層轉手到自己手上已經“縮水”太多。

據記者了解,現在全國動漫產業基地共有70多個。但有一家動漫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告訴記者,其中存在著不少資源浪費,政府人員方面只關注“造房子”,並不關注對企業實際的幫助。

徐克舉了個例子,一個美院畢業的學生,在中西部地區工作每月只拿800元的薪水,在上海卻可拿到7000元,人才流動不會發生?所以有些地方根本不會形成人才聚集效應。

令徐克欣慰的是,還是有不少人視動畫電影為有成就感的事業。他的河馬動畫,就吸引了不少來自巨人、九城和盛大的人才,肯降薪一半來“陪自己玩幾年”。

人才和資金同時充足的徐克,對公司未來充滿想像。 《超蛙戰士》即將成功推出,後續產品也在順利的開發過程中。為此,明年他計劃將公司擴容至350人,將產量提高到年產兩部電影,投拍200集動畫連續劇。

截至目前,土豆網和優酷播放的《超蛙戰士》樣片下數百條評論中,動漫愛好者挑剔地指出其與國際一流大片差距的同時,也表示稍微看到了“國產動畫片的希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