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手遊市場上付費用戶和痛點在哪裡?

【據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據報道/ 這個地球上隻要是混手遊行業的人大抵都知道日本手遊用戶無論是在付費率還是付費金額上都冠絕全球,不過大多數的朋友都僅僅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近日,《你為何會癡迷智龍迷城》一書的作者、同時也是原某遊戲大廠手遊策劃的鈴屋二代目,從其多年行業經驗出發,介紹瞭他對日本手遊市場上付費用戶和他們身上的痛點的一些看法。

lingwu

文章來自AppMarketingLabo,以下是據對內容的整理:

手遊付費用戶都是些什麼人?

鈴屋二代目表示,日本手遊市場上付費最積極的就是“紅白機世代的大叔”。這些孩提時代接觸過紅白機、目前大多30~45歲的老爺們在收入方面較為充裕。不過這群大叔也分為“單身王老五”和“婚後妻管嚴”兩派,這兩派在金錢的使用自由度上有著很大的區別。



shouyou2

除開這些高付費用戶群體,不付費但是超有時間的10~29歲年輕人也是手遊市場上不容忽視的用戶勢力。“有錢的大叔”和“有閑的年輕人”這兩個群體相互對立,成就瞭手遊市場的輝煌。

就總體上來說,日本手遊付費用戶的比例大概在10~20%左右。

付費用戶有沒有職業傾向?

日本手遊市場上的付費用戶實際上是存在職業傾向的,通常來說律師、醫生、房東這些“高收入並且空閑時間較多的人”更容易在手遊上付費。

其他還有出租車司機、陪酒女郎等“和普通員工的休息時間錯開、工作中有1~2小時等待時間”職業裡,付費用戶的比例也更高。

超重度付費用戶究竟能付多少錢?

日本手遊市場上的用戶按照付費情況基本可以分為“非付費用戶”、“輕度付費用戶”、“重度付費用戶”、“超重度付費用戶”。按照國內的標準,超重度付費用戶相當於大R甚至是超大R。

日本手遊市場上月付費超過10萬日元(相當於5000人民幣)的高額付費用戶比例約為1%。很多產品中僅這部分用戶就撐其瞭50%以上的收入。

某偶像遊戲(鈴屋二代目這裡說的基本上就是《LoveLive》沒跑)中,有很多用戶在自己喜歡的角色身上投入的錢都夠買一輛車的瞭。

手遊的收入亦存在季節性?

手遊的收入、或者說用戶的付費行為確實存在高峰期和低谷期,高峰期自然也就是用戶最為空閑的時候。日本手遊收入最高的時期通常是正月(也就是1月),在功能機時代手遊“福袋”這個道具就賣過3萬日元(約1500人民幣)。

註:福袋(ふくぶくろ)是日本的商傢在新年前後,將多件商品裝入佈袋或紙盒中,進行隨機搭配銷售,這種袋子或者紙盒就稱為“福袋”。

除瞭正月之外,還有每個月的第一天、連續休息日的最後一天也是手遊收入容易走高的時間段。

用戶痛點在哪裡?

男女用戶的痛點實際上是有很大區別的,鈴屋二代目以手遊中人物造型為例進行解釋。日本男性手遊用戶願意在“天使之羽”、“鎧甲”等充滿幻想情結的道具上付費,而女性用戶則更傾向於“連衣裙 ”、“發型”,甚至是“睫毛”這些真實系道具。

日本手遊市場上有那麼幾傢公司專註於女性向手遊的開發(除瞭戀愛類遊戲之外,換裝類遊戲同樣屬於女性向),這些女性向手遊的收入或許比不上暢銷榜TOP10產品,但在利潤率方面可就難說瞭。

chayi2

以卡牌遊戲來說,一張稀有卡牌的原畫價格高一點的大概要幾十萬日元(5000人民幣以上),但像“睫毛”這種道具,設計師幾筆就能搞定。 目前手遊中單次抽卡的成本大約在500日元(相當於25人民幣)左右,而女性向手遊中售價200日元(約10元)的“睫毛”最為暢銷。

對於用戶來說,卡牌的原畫值多少錢、睫毛需要畫幾筆這些事情根本和他們一點關系沒有。而對於開發商來說,關系就大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