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主播面紗 私人時間都用來維護粉絲

網絡直播現在是90後、00後習以為常的一種娛樂方式,但關於網絡直播卻時常有聳人聽聞的消息曝出。“直播飆豪車導致車禍”“小偷一日三餐吃泡面,卻為網絡女主播一擲千金”等屢見不鮮,對於直播內容又始終存在不少非議。不久前,全國“掃黃打非”辦發佈通告,將嚴厲打擊頂風制作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的網絡直播平臺,更加引起瞭大傢對網絡主播這個職業的強烈好奇心。近日時報記者特意走訪瞭杭州一傢網絡遊戲主播工作室,采訪瞭其中4位“網絡主播”,為大傢揭開網絡主播這個群體的神秘面紗。

z

在這傢工作室的網絡主播經紀人章文韜看來,這個行業入行門檻很低,“重點是看臉。隻要你長得不錯,性格開朗,能和網友互動,粉絲就願意給你送禮物,收入自然不會低。”章文濤告訴記者,主播的主要收入就是網上粉絲送禮的分成,他們工作室的女主播月薪大多過萬,每個主播直播時間每天隻需要三四個小時。但是四個主播卻都告訴記者,自己“完全沒有私人時間”。

私人時間都用來維護粉絲

“直播之外,我每天要花費很大一段時間去維護粉絲。”Monica是典型的東北大妞,有著招牌式的大眼睛,性格大大咧咧的,深受粉絲的喜愛。雖然她的收入比普通白領高很多,但是,Monica還是抱怨工作太累,“其實我們工作的時間比白領長很多,我昨天直播遊戲下班就12點瞭,到傢洗洗睡覺就已經三四點瞭。今天早上起來吃個午飯,就趕到這邊做戶外直播,路上還上線和我的粉絲互動。直播完這場,吃個晚飯又要晚上的遊戲直播。”會如此維護粉絲,其實是因為他們的收入,主要是靠粉絲的禮物的抽成。

“除瞭睡覺就是做主播。”Monica覺得主播讓她的生活圈子變得很小,所以,長得標致、性格開朗的Monica至今依舊單身,“今年的願望就是能找到男朋友,不要再過光棍節啦!”



如果找到男朋友會換工作

國內的網絡主播主要分秀場類和遊戲類,秀場類主播方式千奇百怪,主要有唱歌、跳舞等方式,奇葩的就有人直播吃飯、睡覺……隻要你吸引瞭粉絲給你送禮就成功瞭。相對而言對遊戲比較瞭解的,才能做好遊戲主播。

雖然是遊戲主播,但SUKI更擅長唱歌,在做遊戲主播之前,做過一段秀場類主播,“遊戲主播輕松多啦,每天唱3個小時的歌,喉嚨很難受的。”SUKI有一對小酒窩,笑起來特別甜,所以粉絲對她都特別的友愛,“每次我身體不舒服他們都很關心我,跟傢人一樣。”

SUKI至今也單身,“你也知道現在的社會,大部分男人不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做網絡主播。”小B很羨慕韓國的知名網絡遊戲女主播李由美,“她找瞭個同行男主播結婚,婚後也不需要隱退。”但是,中國的網絡主播混出點名氣的,大多是找個好的老公就退出這個圈子瞭。SUKI說雖然希望能找一個支持自己事業的男朋友,但是如果男朋友不喜歡自己的工作,她還是會換工作的,“畢竟也怕男朋友的親戚朋友說閑話,就是很舍不得我的粉絲們。”

遇到“潛規則”要說不

網絡主播主要分兩種形式:直播和錄播。在國內90%的網絡主播是直播方式。通過直播和粉絲互動,而讓粉絲當場送禮,是主播最終的目的。同樣直播也有一些風險,此前YY平臺上一個主播就曾忘記關閉直播,直接播出瞭隱私鏡頭,引起爭議。

除此之外,與粉絲的互動也會和網上傳聞的一樣,Linda說自己遇到過想要“潛規則”的。很多“土豪”送的禮物多瞭,或者是和主播聊得熟瞭,主播也會把自己的聯系方式給他們,比如微信、手機號碼等,接下來自然是見面。“有遇到過直接約的,一個粉絲來杭州玩,就給我私信說要跟我約,送我豪禮,大約價值近萬元。”

Linda果斷地拒絕過幾個類似的邀約,“還是要有自己的原則,雖然拒絕瞭之後他們再也不會給我送禮物瞭,但是失去這樣的粉絲,會有更好的粉絲來支持我。”Linda也直言,還是有一些女主播抵擋不住誘惑會接受類似的邀約,但並不是多數。

最終目標是進娛樂圈

Queen雖然還隻是個學生,卻是幾個女主播裡各方面條件最好的,自己在杭州開瞭一傢整容醫院,出行都是豪車代步,對她而言,做網絡主播並不是為瞭賺錢,而是想要做網紅,然後混進娛樂圈。

“來做主播就是覺得好玩,而且現在看到很多主播紅瞭之後都去娛樂圈發展,拍電影、電視的很多。”當然Queen當主播出於“玩票”,收入就顯然不如另外幾位高,她也接受這個現象,想要更高的收入,肯定付出的要更多。

from:青年時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