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趣科技刷新今年手游交易紀錄手游瘋狂能持續多久

Facebook Fanpage

  手機遊戲儼然成為了2013年A股市場的一朵筋斗雲,不管是妖還是仙,踩上這個點都能夠騰雲駕霧。經歷了短暫的併購中場休息後,10月15日,創業板手游概念股掌趣科技(300315)從長達3個月的停牌中甦醒過來,宣布以25億的規模,一舉併購了玩蟹科技和上游信息兩家遊戲公司,加上之前併購動網先鋒的8億規模,今年以來,掌趣科技在手游市場資本運作規模已達到33億,市值也扶搖直上逼近200億。

  值得注意的是,在手游市場瘋狂的遠不止掌趣一家。今年以來,在國內市場,圍繞手游題材的併購和整合,已發生十幾起,規模近百億,除了相關的遊戲、傳媒、文化公司外,甚至一些做設備實業的傳統企業也紛紛介入,披上“手游的袈裟”。

  在越來越多的業外資本介入、手游行業製作團隊水平參差不齊,渠道成本推高的情況下,手游的瘋狂還能持續多久?

  掌趣復牌3個漲停

  3個月停牌、兩筆交易、25億規模加上复盤漲停,掌趣科技又重回手游概念股龍頭。

  根據掌趣科技15日晚間披露公告,此次累計25億元收購中,17.39億元收購玩蟹科技100%股權,8.14億元收購上游信息70%股權。交易採取業界流行的非公開發行股​​份加上現金支付方式,其中涉及現金支付部分12.32億元,非公開發行股​​份部分13.20億元。

  如果以交易單價計算,掌趣此番的收購不僅超過年初自己收購動網先鋒的8億規模,也創下今年以來游戲行業的交易新紀錄。

  此前,大唐電信對廣州要玩的交易價是16.99億元,博瑞傳播對漫遊谷的報價是10億元,而華誼兄弟控股銀漢科技50.88%股份的代價是6.72億元,若以全部估值計算,則約為13.21億元。

  儘管代價不菲,但掌趣科技管理層在15日下午的媒體溝通會上則一再強調,“移動遊戲機會時不我待”,掌趣不惜以停牌3個月的時間,一次做成兩筆併購交易,就是不想因為相關的流程而浪費交易時間窗口。

  “手機遊戲正處於一個爆發式的增長。”掌趣科技CEO姚文彬告訴記者,近兩年來國內3G的發展,智能手機的普及,都帶來了手游的巨大增長機會。隨著今年4G發牌,未來手游還會有進一步的利好刺激。 “馬路修寬了,上面跑的車也會越來越多。”

  易觀國際分析師薛永鋒認為,通過收購,掌趣基本把自己的業務線補全了。 “頁遊、手游、發行和平台都有了,未來還是有一定可預期的成長性。”

  這筆龐大的交易,也的確帶來了期待已久的股價狂歡。 10月16日,掌趣科技復牌首日股價大漲10.2%,觸發漲停,隨後兩個交易日又分別以9.98%和9.99%的幅度再度漲停,連續3個漲停,短短3天累計漲幅33 %。截至10月17日,掌趣科技市值突破200億元,達到213.54億元。

  一步登天只是少數

  與大手筆併購相隨的是,遊戲公司強大吸金能力也備受關注。

  掌趣科技收購的兩家公司,雖然都是年齡2-3歲的創業公司,其中規模稍大的玩蟹科技也不過150多人,但憑藉一兩款火爆遊戲,兩家公司的營收甚至都超過了掌趣科技本身。

  掌趣科技提供的信息顯示,玩蟹科技旗下擁有《大掌門》、《忍將》等暢銷手游作品,其中《大掌門》長期位於蘋果AppStore中國區遊戲暢銷榜前五名,單款遊戲單日充值紀錄兩次超過1000萬元。

  而另一家標的公司上游信息,其開發的網頁版《塔防三國志》遊戲,自2012年6月上線來累計充值金額已超過1.49億元。

  如果以單月流水計,這兩款遊戲月平均流水在千萬級,而截至目前,國內市場上月流水在千萬以上的已經有二十多款遊戲,騰訊上月推出的《天天酷跑》,僅一個月即創造了過億的流水收入,成為一個新的標杆。

  但業內人士坦言,手游行業看起來光鮮,其實掙錢的只是一小部分。

  深圳一名手游創業者表示,手機遊戲前期投入還是不低的,包括開發人員工資、設備、場地租用費以及推廣時的廣告成本等等,幾十萬、幾百萬的投入不等。從開發週期上看,單機遊戲需要1-6個月,而網游需要3-12個月上線。而在初期投入上,更多的人依靠的是自己的存款,然後少部分能拉來投資。

  “手游和其他遊戲一樣,死亡率都很高,前​​期投入多,後面等收錢的模式,很容易導致血本無虧。”該人士稱,目前大部分的手遊其實都不盈利,而一些成功的遊戲開發商,也多依賴於一兩款明星遊戲,連續多款火爆的很少,“這裡面運氣的成分也很多,用戶的喜好有時候很難把握。 ”

  泡沫明年可能破裂

  掘金手游市​​場的除了掌趣這樣的遊戲關聯企業外,一些業外公司和資本,包括文化、傳媒、影視甚至一些傳統的設備企業,也耐不住寂寞,在遊戲行情周圍游弋。

  6月27日,大唐電信宣布,以16.99億人民幣的交易價收購遊戲廠商廣州要玩娛樂100%股權。一家老牌國有電信設備商,瞬間“轉型”成了一家輕快的遊戲廠商。無獨有偶,另一家做機械設備製造的A股上市公司申科股份,也一度停牌考慮收購遊戲類資產,跨度之大令人咋舌,不過最終因為交易價格未達成一致而作罷。

  在薛永鋒看來,移動遊戲元年的效應催長了相關的資本運作。 “今年是移動遊戲爆發年,大家都開始瞄準移動遊戲這塊,賭移動遊戲的未來。另外一方面,移動遊戲的回報率很高,一款產品上線之後,很容易就能賺到錢。”

  不過,業內人士介紹,移動遊戲行業的成本也越來越高。 “去年,做一款遊戲可能只需要幾個人,但現在,需要的人更多、研發時間更長。更為重要的,現在手游這麼多,要把自己的產品有效推送給用戶,需要更高的推廣成本,少則幾十萬、幾百萬,多的能達到幾千萬。”

  薛永鋒也強調移動遊戲市場存在泡沫,並可能在明年破裂。 “從今年下半年開始,泡沫就越來越大了,估計到明年初,移動遊戲的泡沫就可能破裂,所以一些沒有上市能力、抗風險能力較低的公司,陸陸續續地急於出售,想賣掉自己。”

  而一旦泡沫期臨近,渠道開始集中、成本升高,大廠商進入,小團隊被淘汰,資本也會從其中撤離,手游或許將會迎來一個寒冬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