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20年:《獵鹿人》與它所經歷的時代


GameLook報道 / 2014年很巧,從1994年第一款手機遊戲出現,到今年其實是手機遊戲誕生整整20年有餘。

gamelook為什麼要提到《獵鹿人》?因為《獵鹿人》這個遊戲品牌的時間跨度長達18年,在Glu最近公佈的財報中,《獵鹿人》2014Q1收入高達1700萬美元,然而它卻是一款自2004年移植到手機平臺後,存在瞭長達10年的手機遊戲,並且還是一款FPS手機遊戲。在gamelook眼中,與《獵鹿人》同時代看到瞭太多先驅者的身影。

第一款手遊:俄羅斯方塊

歷史的起點往往帶著無盡的榮耀,但在時間的長河中,與無盡的榮耀相對應出現的是沒落、和嘆息。

遊戲史上,《俄羅斯方塊》是嚴格意義上的第一款手機遊戲,同時也能稱之為第一款移植到手機平臺的遊戲。



《俄羅斯方塊》之父: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

然而1986年發明《俄羅斯方塊》的俄羅斯程序員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當年並未因此而榮華富貴,當年29歲的他隨手就把《俄羅斯方塊》免費將版權給到他所在的蘇聯科學院計算機科學中心,使之成為國傢財產,誰知道這款遊戲日後成為瞭遊戲業無數年的經典。直到蘇聯解體之後,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移民美國才拿到瞭這款遊戲的權益。

Hagenuk MT-2000、與NOKIA 6110

1994年,德國Hagenuk公司推出瞭Hagenuk MT-2000手機,這是世界上第一個成功運行瞭遊戲的手機,遊戲就是上面所說的《俄羅斯方塊》,Hagenuk MT-2000提前3年成功擊敗NOKIA的6110型手機成為第一個運行遊戲的手機。而NOKIA 6110同樣載入瞭史冊,其1997年公佈時已內置瞭貪吃蛇、記憶力、邏輯猜圖三款遊戲,這三款手機遊戲同樣成為瞭手機遊戲歷史上的經典。

對於Hagenuk和NOKIA來說,還有宿怨,NOKIA的第一款GSM手機隻比Hagenuk公司的第一款GSM手機MT-900早瞭4周發佈,NOKIA在手機上贏瞭Hagenuk、但對Hagenuk來說它贏得瞭手機遊戲的歷史性開端。

但贏瞭又如何?20年後,Hagenuk和NOKIA都不再是眼前智能手機時代的明星。

2000年前後:第一次全球手遊公司大發展

在2000年前後,早於歐美市場數年,手機遊戲已在東亞的韓國、日本市場開始流行。

而植根手機遊戲的東亞地區公司中,就不得不提到韓國Com2us,Com2us於1998年7月於韓國成立、是最早進入手機遊戲領域的公司,創始人Jiyoung Park和Youngil Lee為韓國高麗大學學生。

到瞭1999年,Com2us已在韓國3個運營商上有超過80款手機遊戲產品。Com2us也是世界第一傢開發Java手機遊戲的公司。Com2us的老對手韓國手機遊戲公司Gamevil則成立於2000年1月。而到瞭2013年10月,Gamevil 出資 6500 萬美元收購Com2uS 大部分股權,成為 Com2uS 的最大股東。

在日本,3G網絡於2001年於領先全球率先開始建網、並逐步普及,2000年~2003年日本已出現的各種類型的手機遊戲,日本人按照自己的方式生產出硬件性能遠超歐美公司的強大功能手機,硬件和3G網絡的領先,加上日本本地遊戲業的強大,日本是那個時期手機遊戲最為發達的市場。

《獵鹿人》10年手機遊戲歷史

本文中,Glu公司的前身:Sorrent公司則於2001年誕生於美國舊金山、準確說是距離舊金山10分鐘車程的聖馬特奧縣縣,這個小城隻有5萬人。Glu公司是由Sorrent、及倫敦手遊公司Macrospace在2005年合並而來的,而 Macrospace是一傢開發java手機遊戲的創業公司。

Sorrent公司於2004年經由雅達利授權,發佈瞭第一款《獵鹿人》系列的手機遊戲,而這一經開始就再沒有停過,從2004年到2014年,GLU公司總共推出瞭8款《獵鹿人》系列手機遊戲。《獵鹿人》手遊實際比GLU公司合並後正式成立時間還要長,從2004年到2012年,7年中《獵鹿人》系列手遊一共為GLU公司帶來瞭2100萬美元的收入。這也無外乎,為何GLU要在2012年從破產的雅達利手中收購《獵鹿人》這個品牌,無論是出於多年對產品的感情、還是經濟利益考慮,GLU當然希望把《獵鹿人》收歸己有。

手遊《獵鹿人》在GLU手上歷經瞭各種手機硬件平臺,從早期的各種廠商的功能機、到黑莓、Palm WebOS、再到智能機時代的android、iOS、windows phone。

2006年,GLU在美國市場如日中天的黑莓手機(黑莓曾占據上一代“智能手機”美國48%的市場)推出瞭《獵鹿人2》,但回溯這十年的歷史,《獵鹿人》自身所歷經的平臺中,黑莓、NOKIA塞班系統已走向瞭末路。

而不斷風雲變換的硬件平臺背後,手機遊戲《獵鹿人》系列卻在品牌近20年的歷史中開始創造奇跡,去年11月GLU發佈的《獵鹿人2014》在2014年第一季度創造瞭歷史最高收入:單季度1700萬美元,而2014Q1 GLU公司營收是4700萬美元。

對於《獵鹿人》在手遊市場的未來,Glu公司CEO Niccolo de Masi表示,“目前的手機遊戲業占主導地位的都是收入5億美元以上的作品、以及很多收入正在接近1億美元的遊戲。”顯而易見,GLU希望《獵鹿人》成為一個年收入億級美金的手遊產品。另一款對GLU來說的重要產品是《永恒戰士》系列,於去年發佈的《永恒戰士3》在2014年Q1實現瞭1000萬美元的收入、相比2012年收入表現實現瞭翻番,而這款產品來自GLU中國團隊。

吃水不忘挖井人:追溯《獵鹿人》起源

就眼前的智能機遊戲時代來說,GLU重塑瞭《獵鹿人》這個品牌,在最近10年中提及《獵鹿人》等於就是在說GLU,但在這個遊戲品牌18年的歷史中,創造《獵鹿人》的並不是GLU、也不是曾經的品牌擁有者雅達利。

1997年,第一款《獵鹿人》(Deer Hunter: Interactive Hunting Experience)出現在PC電腦上、1998年在蘋果電腦發佈、1999年則移植到瞭Gameboy Color掌機,從誕生期就是一款射擊遊戲,而由移植掌機這個事來看,《獵鹿人》早早就有瞭移動遊戲的心。

第一款《獵鹿人》由美國遊戲公司WizardWorks發行、Sunstorm公司6個屌絲美國青年所開發,WizardWorks之後被GT Interactive Software所收購,但之後GT又被Infogrames收購,而Infogrames又通過收購雅達利股份成為雅達利母公司,最後WizardWorks則變成瞭雅達利的一部分。

從2007年開始,直到2008年在主機/PC平臺徹底歇菜交給GLU開發手遊之前,《獵鹿人》一共發佈瞭16款獨立的遊戲產品,但期間一直隨著品牌所有者的不斷變賣而變化東傢。結合上面手遊《獵鹿人》平臺不斷更迭和變遷,讓人不禁感嘆,物是人非、而品牌長存。

在過去18年中,《獵鹿人》雖然畫面品質在不斷的提升、所采用的技術也有前後巨大的差異,但本質上GLU所開發的《獵鹿人2014》、與18年前WizardWorks的《獵鹿人》靈魂是一樣的,都是一個角度狙擊獵物、核心玩法也相當相似,伴隨瞭一代又一代遊戲玩傢的成長。因此,從這點上可以更好的理解,為何在其他人搞不定FPS手遊的時候,《獵鹿人2014》卻能搞得定FPS,它系出同門、又有IP、且核心操作和玩法已經歷經瞭多少年各種平臺的檢驗。

同時值得一提的是,WizardWorks、和Sunstorm還開發過4款相似的獵鳥系列遊戲《Bird Hunter》、以及4款《Rocky Mountain Trophy Hunter》系列遊戲產品,《獵鹿人》的成功,讓他們成為瞭狩獵遊戲專業戶、但這樣的做法毫無疑問導致公司停滯不前,衰敗也在情理之中,這不禁讓人聯想到目前中國市場瘋狂的山寨、換皮開發方式,老美也並不弱於中國。

當然,WizardWorks和Sunstorm也不是說沒有閃光點,比如他們還參與過《毀滅公爵》系列的開發和發行,不過3D Realms公司才是玩傢和行業公認的《毀滅公爵》系列的主導者,但《毀滅公爵》在遊戲史上也是一個榮耀與衰落並存的品牌,他們連續跳票13年的《永遠的毀滅公爵》該記錄無人能破。

後記

在看到GLU《獵鹿人2014》今年的優異表現的時候,回顧《獵鹿人》的歷史,我們看到瞭歐美遊戲業過去20年所發生的各種變遷,《獵鹿人》或許並不能稱之為歐美遊戲業歷史中強大的遊戲品牌,但他從誕生到現在也歷經瞭20多部各類平臺作品,期間遊戲業發生瞭天翻地覆的巨大改變,雖然時代在變,但經由幾代遊戲人、多傢公司的前後努力,《獵鹿人》依舊存在於遊戲業、甚至在智能機時代煥發瞭青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