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監管不僅要從嚴 也要與時俱進

近段時間以來,手機遊戲產業的管理改革引起瞭公眾的關註。對剽竊盛行、亂象叢生的手機遊戲行業,進行有針對性的治理,有利於社會公眾與行業發展。與此同時,如何避免一放就亂、一抓就死的管理頑疾,是有關部門在一些新興領域的治理實踐中應該高度重視的問題。

16

首先,應該在加強管理的具體需求與簡政放權的時代大背景間取得平衡。簡政放權不意味著放任自流,但是加強管理也不應該嚴重制約創業創新。一方面,審核制增加瞭小企業的運營成本,由於主管部門資源有限,可能出現審核排隊、審核擁堵現象;另一方面,對企業資質的要求過高,提高瞭產業進入的門檻,有抑制競爭、保護大企業、促進寡頭壟斷的危險。如何在保障產業良性、有序發展的前提下,避免這兩方面的消極影響,應該成為有關部門下一步調整政策時所優先考慮的重點。

其次,社會公眾對此次治理整頓已產生涉嫌行政擴權的質疑,有關部門應該予以合理的解惑。手機遊戲的發行究竟是屬於網絡信息傳播還是出版行為,存在嚴重爭議。有觀點認為,有關部門的管理權來自於對出版的相關法律規定,但出版行為雖然包括電子類出版物,卻意指有形載體上的電子產品,包括優盤、光盤、軟盤等,而這種有形載體的電子類出版物卻與以無形物為載體的網絡作品差異巨大。有關部門將網絡中的傳播網絡作品定義為網絡出版,擴大瞭出版的定義。依法行政是不容忽視的原則性問題,對網絡遊戲的發行究竟屬於出版還是信息傳播行為,需要嚴格的法律解釋。行政管理部門的權力不應是自我設定的,更不應是自我釋明的。

雖然在資質準入與流程審核上,對手機遊戲的治理有所加強,但是實質審查卻仍然沒有改變長期存在的老問題。一方面,網絡遊戲不同於電影、文學作品,其核心生命力在於交互性,這對於防止遊戲沉迷、不良影響及其重要,而對於交互性的審核一直是中國網遊、手遊的薄弱之處。另一方面,在目前的遊戲審核乃至電影審核當中,標準模糊不清、審核者主觀任意性較大,仍然亟待解決。什麼叫暴露、色情、低級,什麼叫關卡繁復,往往都缺乏清晰明確的客觀標準。在實際操作中,經常出現讓業內人士、社會公眾難以理解的判斷。這讓中國遊戲產業的發展面臨不確定風險。

從嚴管理的關鍵是依法管理、科學管理,而不是越權管理、任意管理。從嚴不僅是對被管理者的行為提出更嚴格的要求,更是對管理者的執法提出更精細、更嚴苛的約束。管理者要站在社會發展的角度上去思考問題,去摸索新領域、新現象的管理規律,而不是簡單地套用其他領域的規則。



from:遊戲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