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新規養肥代理商:三證+總局審批7萬

2016年6月30日,蘋果發佈瞭一份“移動遊戲需要廣電總局審批才可以上架”的聲明,自7月1日起所有在中國上線的遊戲需要按照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簡稱總局),在6月2日發佈的《關於移動遊戲出版服務管理的通知》進行審批,並獲得版號。7月1日凌晨,有開發者測試發現“APP Store上提交遊戲審批已經必須輸入版號、批準時間,沒有就提交不瞭”。

5

審批需要準備什麼材料?一位廣東的開發者介紹,“得寄光盤,遊戲安裝包、公司各種資質掃描件,一共5張DVD;必須寄過去兩部裝好遊戲的手機,Andriod一部、蘋果一部,如果沒有Andriod,那麼就兩部蘋果。切記,是每個遊戲兩部。而且手機要買電話卡,充好流量。”

慶幸的是,7月1日中午,有遊戲公司稱“已收到總局文件,遊戲審批不需要提交手機瞭”。

不過,這隻是一個插曲。被嚴格執行的遊戲管理制度已經成為橫亙在遊戲開發者面前的一條鴻溝,隻有擁有較強資金、人力、資源支持的遊戲公司,才可能生存下去。

移動遊戲迎來高門檻



“一個月來,我經常半夜讀著作權的材料,隻為瞭能知道怎麼申請著作權。”一位上海遊戲開發者告訴記者,“除瞭要開這個著作權證明,還有一系列的資質、流程等門檻等著。”很多較小的遊戲開發團隊或者獨立開發者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門檻。“以前,手遊的監管是文化部做的,上線的時候留聯系方式,出瞭問題再查處,采用事後監管方式。”

但現在,手遊開發者首先需要具備文化部《網絡經營許可證》、工信部的ICP資質,除此之外,每款遊戲都需要申請軟件著作權,有瞭這三項證明之後,才可以進入總局的審批程序,如果涉及到軍事、歷史題材之類的遊戲,流程會無限復雜,同樣,如果申請之中想要更改遊戲名稱,或者材料出錯,都會延長審批時間。

2012年以來,移動遊戲爆發增長,每年上線新遊戲超過10000款。據保守統計,2014年,國內上線手遊14000款,2015年至少在10000款以上。根據遊戲工委發佈的《2015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2015年通過總局審批的遊戲隻有370件。

“這些審批流程一直有,大多是從端遊領域延伸過來的,在移動端並沒有嚴格執行而已。”某資深遊戲人士介紹,“比如刻盤審核材料,在以前網遊為主的時候,我一天刻過50多個盤去跑審批。”

不過,端遊與手遊存在較大差別。端遊公司普遍體量較大,企業資金、人員資源充足,且遊戲研發周期較長,流程審批消耗的資金、時間,在整個遊戲生命周期內可以消化掉。

但手遊卻以研發周期短、研發需求小、遊戲市場更新迭代速度快為特點,且有大量定義在小眾市場,微利或者虧損的小團隊以及個人開發者。

代理商全套收費5-7萬

需要指出,《網絡經營許可證》、ICP資質都需要以企業身份提交審批,並且對人員數量、企業註冊資金有較高要求,隻這一條,低於10人的團隊、獨立開發者就被擋在門外瞭。

此外,絕大多數遊戲開發者不瞭解軟件著作權,上述上海遊戲開發者表示,“你要根據你的遊戲寫一個20-30頁的說明書,但寫成什麼規則才能符合審批規則,隻能不停找人問。”

“隻能找代理去跑資質,自己去跑流程的話,隻有死路一條。”在一個北京創業微信群中,多位人士告訴記者,“淘寶上有各種資質代辦企業,他們都能搞定這些。”記者在淘寶搜索發現,《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ICP(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軟件著作權、遊戲版號均有代理商明碼標價,經過多傢詢價,三證+總局審批的總成本在5-7萬之間,《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ICP資質代辦均要價在6000-10000元左右,審核周期約3個月時間,而軟件著作權售價較低,基本都是1000元,審核周期3個月。記者聯系一名為“宏信”的著作權代理商,獲悉“可以辦理著作權加急,不過要2.8萬元,一天就可以拿證,我們派人幫你寫材料”。客服人員告訴記者,“加急隻有通過代理商辦,因為各地版權局隻跟代理商簽約,個人、企業不能申請加急。”此外,遊戲版號審批亦可代辦,要加1-2萬不等。

“整個流程下來,最快也要6個月,而一款卡牌類遊戲開發周期也就6個月,熱度也不持久,投錢開發個遊戲,還要等一個開發周期才能上線,小公司資金成本也扛不住。”前述資深遊戲人士介紹,“現在每年1萬多款遊戲要審批,即使扣除一些卡在門外的,審批工作也會大幅增加,流程周期會更長,這樣隻能肥瞭代理商。”

一位廣電系專傢告訴記者:“其實,有不少體系內的人想去跟代理商接觸,去賺‘加急費’。”不過,真正敢做的不多,“接下來總局肯定會處理一批‘加急費’的裙帶,不過,也要防止他們把‘加急費’改成‘培訓費’之類的名目。”

2015年,中國遊戲市場收入達到1409億元,同比增長20%。其中,手遊市場收入514億,增長87%。“一個越來越成熟的遊戲市場,肯定需要小眾、精品、休閑的遊戲,這裡有大傢的市場、有生存空間,而且我已經堅持4年瞭,不想在已經看到希望的時候被資質、流程卡在門外。”一位在2015年感受過“萬眾創新”熱潮的創業者在今天的資質門檻前開始困惑。

from:21世紀經濟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