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艦少女又對撕:現金流困擾中小研發發行

zjsn1

據報道 / 今日,消停半個多月的《戰艦少女》發行商派趣、與研發商幻萌再度對撕,讓這出行業關註頗多的糾紛進入瞭第二回合。

派趣方面:從發行商派趣給出的各種合同圖片來看,“新戲碼”主要是派趣認定自己有《戰艦少女》這款遊戲的客戶端代碼所有權、以及全球獨傢代理權,同時,派趣方面近期給研發商幻萌匯去瞭一筆40多萬元用於讓研發商開發票的墊資款(抵掉研發商發票的稅點),最後派趣方面曬瞭大量與研發商幻萌老板的私人聊天記錄,意思就是幻萌老板正計劃500萬元賣掉公司。

幻萌方面:在派趣曬完這輪證據之後,研發商幻萌一方的代表則在微博上進行瞭反駁,大致意思是聊天記錄中幻萌老板是故意逗派趣老板玩的,所以聊天記錄不作數。研發商幻萌認定派趣以未拿到渠道分成為理由、沒有履行合同義務支付前期多達700多萬元的研發商分成款,幻萌有意跟派趣和解,但派趣提出瞭若幹無法接受的新條件導致沒法談。

在gamelook看來,這新一輪的對撕與上一輪並未有多大的實質進展,派趣還是未能給研發商結款,唯一有進步的是,兩方都開始有律師介入,不再裸噴瞭。

行業之怪現象:產品收入數千萬卻無法及時拿到分成款



根據雙方抖出的各種收入數字來算筆賬,研發商有766.8萬分成款未結,以研發商分成比粗略算做15%來倒推,這款遊戲截至開撕前總流水約在5000萬元左右。

那麼,為什麼一款創造瞭5000萬流水、明顯盈利的手遊產品,卻出現瞭研發商沒錢、發行商也無錢結款的尷尬局面呢?

gamelook認為主要問題出在這款遊戲的研發商、發行商對整個產品的賬期、現金流的控制和預估中蘊含瞭重大的風險。

研發商方面的現金流的隱患,首先問題就出在代理金瞭,根據早先公佈的數字,《戰艦少女》的代理金隻有50萬元、而且簽給發行商的還是全球獨傢代理,為什麼是這樣一個低價全球賣身契?可能原因是研發商因為前期產品銷售遭遇瞭問題,采取瞭近乎於止損方式的拋售。原先預料產品將遭遇的“死刑立即執行”、最終卻實現瞭產品的大逆襲,出乎瞭很多人的預料,但也正是因為這個低價代理合同,導致研發商短期進賬太少、而進入運營期後開支卻進入瞭飆升的狀態。運營期後,因為發行商一直以渠道賬期為理由,導致研發商一直未能拿到分成款,而投資人繼續追加投資的意願又不強、或者說已無能力再追加,最終反映到研發商現金流上就是極度缺乏現金,包括開發票都對研發商來說造成瞭沉重的資金壓力。

發行商方面,派趣一方在《戰艦少女》危難之際買下產品代理權,可以說抄底非常成功,代理成本壓的也極低自身利益最大化,包括代碼權都簽瞭合同,從生意角度派趣做瞭一筆好生意。但進入運營期後,遭遇渠道結款慢、因此不給研發商結款,從合同角度也許無甚漏洞,從情理上來說讓研發商難以接受。派趣的蘇大大肯定明白這個道理,在《戰艦少女》上兩傢公司是“一條繩上的蚱蜢”,讓一方不好過、另一方也沒好日子過,如果派趣財大氣粗、賬上現金充足,相信蘇大大墊付若幹分成款應該不是問題,但現實來看,這766萬分成款可能對派趣來說造成瞭嚴重的現金流問題,拿出這筆錢可能對派趣影響太大,而派趣方面也並不太信任研發商幻萌的老板和團隊,所以派趣方面選擇等渠道分成到賬再付。

現金流的傷:行業規則並不利於中小發行商、研發商

從行業內融資行情來看,中小研發商融資多半在100萬-500萬之間,而中小發行商的融資額多半在1000萬-2000萬之間,相比之下,知名業內人士做研發能拿到1000萬以上融資,而做發行能拿到3000萬-5000萬的早期融資。在《戰艦少女》這個個案上,766萬的分成款對一個拿到很多融資的發行商來說也許不是問題、可以先付一部分,但對中小發行商來說,一筆下去公司現金就差不多瞭,回轉餘地寥寥。

從旁觀者的角度,很容易想明白這兩傢公司都不算土豪公司,可能賬上的現金都不夠擺平眼前這出糾紛,兩傢公司都不願意抗現金流的風險,所以導致瞭連續的對撕。而近期,派趣方面在微博上曾表示將轉讓《雛蜂》代理權給蓋亞網絡,也變相說明瞭派趣希望減少開支的意圖。

在激烈的交戰中,《戰艦少女》的百度日搜索量依然保持在2萬,一款賺錢的遊戲所遭遇的問題並不比失敗的產品少。

gamelook認為,圍繞《戰艦少女》的這起糾紛,十分有代表性,見光死的不賺錢、失敗的產品不存在現金流問題,反而是產生瞭收入的手遊產品卻會遭遇賬期、現金流問題的困擾。

中小開發商、發行商的融資能力有限,進入運營期的產品、無論產品成與敗,都會對公司的現金流帶來沖擊,而遭遇問題後,短期籌資手段有限,更會引發發行商、研發商之間的猜忌和矛盾。

數千萬流水的盈利產品,短期卻拿不到“足份”的分成收入,這已不是笑話而是現實,在行業眾多同學圍觀的時候,我們也需要吸取這次事件的教訓:千萬別滿打滿算,這個行業的規則遠比你想的復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