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遊戲]開發商與Kabam官司或隻是鬧劇

Gameofwara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本周早些時候,我們報道瞭【[戰爭遊戲]開發商起訴Kabam:因商業泄密】的消息之後,該案件再次傳出瞭新的進展。 當時,Machine Zone的證據主要基於當事人雙方在一次雞尾酒會上的爭吵以及旁觀者的證明,然而當時該公司並沒有找到任何的書面證據。不過,Machine Zone最近表示Kabam公佈的一份郵件提供瞭證據,這封郵件的發件人正是Kabam公司發展部總監Daniel Wiggins。

不過,從Machine Zone的指控、提供的證人證言以及法庭最近公開的Wiggins證言顯示,兩人在由於相互攻擊對方公司的做法而引起瞭爭執,並且期間說瞭比較多的敏感數字,但仍然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說明Kabam拿到瞭該公司的機密文件,很可能是兩人在酒後的爭吵中口不擇言而最終導致的鬧劇。

案件回放:一場酒會爭吵引來的官司

整個訴訟事件始於8月12日晚間的一次遊戲業內雞尾酒會,Machine Zone公司CEO Gabe Leydon與Kabam公司發展部總監Daniel Wiggins在討論中引起瞭爭執,在談論到《戰爭遊戲》的時候,Wiggins表示自己看到過該公司的機密信息,隨後Leydon火冒三丈,第二天Machine Zone就對Kabam公司提起瞭訴訟。在此期間,雙方都在尋找證人和證詞,最初Kabam稱這次起訴是荒唐可笑的,因為在Wiggins的電腦中沒有找到與Kabam公司相關的任何機密信息,到目前為止,Kabam仍然堅持表示沒有看到過Machine Zone的機密文件。



machinezone ceo

不過,最近一份郵件的出現讓Machine Zone認為自己抓到瞭把柄。Wiggins提供的這份郵件是發給頂頭上司、Kabam高級副總裁Chris Petrovic的,內容涉及Machine Zone試圖融資的消息,而這個消息Gamelook曾經在此前有過報道。這份郵件的發件時間是7月10日,題目為“回復:Machine Zone和日本(RE:Machine Zone and Japan)”,Wiggins在郵件中告訴他的上司稱自己和摩根斯坦利的銀行經理進行談話,後者抱怨“日本公司做決定和協商的速度太慢瞭”。

Petrovic在郵件中問誰是‘主要參與方’,歐美媒體的猜測是在問誰是潛在投資者。Wiggins的回復是,“不確定,我隻是聽他說他們還在咨詢,這還隻是傳言。我試探性瞭問瞭下是否是軟銀和GungHo,他笑瞭笑,然後尷尬的離開瞭。”

這份郵件的帳號與此前Wiggins提供的略有差別,當時他表示自己在另一個派對上見過摩根斯坦利的某個人,而且不能確定Machine Zone是否在嘗試融資,而他此前表示自己猜測摩根斯坦利的大客戶是Machine Zone。Kabam公司的發言人、公關部高級副總裁Steve Swasey則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這封郵件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而且並不能證實Machine Zone的任何控訴。

各執一詞的雙方:目前仍未有實質性的證據

Swasey說,“他們(Machine Zone)像是在追逐透明翅膀的蝴蝶,因為它根本不存在(也就是捕風捉影的意思)。我們公開這封郵件是因為我們知道根本沒有這回事,遺憾的是這件事已經過去瞭太久太久,我們不希望這件事影響公司,但我們也會保護公司的權益。”

可是,Machine Zone似乎認為這封郵件隻是一個煙幕彈,該公司的法務總顧問兼訴訟負責人Tracy Tosh Lane發表瞭針對該郵件的一份聲明,“Kabam的故事很難自圓其說,在一個月前的Casual Connect會議上,Daniel Wiggins給他的上司(高級副總裁Chris Petrovic)發郵件吹噓,說他成功從一名摩根斯坦利銀行經理那兒獲得瞭Machine Zone的機密信息。但Petrovic先生並沒有指責Wiggins這麼做,反而默認瞭這種做法並詢問更多的細節。Wiggins在酒會上的醉後言論可能隻是個替罪羊,我們認為這封郵件隻是冰山一角,並且顯示瞭Kabam的真正商業規則以及其高管的為人。”

5

隨後,Wiggins發送的第二封郵件顯示摩根斯坦利或許將投資Machine Zone,但這封郵件也沒有包含任何實質性的內容,隻是對於此次交易的一個傳言。另外,Wiggins此前未公佈的聲明也被提交到瞭法庭,比如Wiggins的工作職責是獲得‘競爭信息’,也就是瞭解其他公司在做什麼。

法庭公開的證據

在此前的報道中,外媒透露Machine Zone曾向法庭申請不要公開一些數字而被拒絕。最近,法庭公開瞭Daniel Wiggins的供詞。在Wiggins的陳述中,他表示與Leydon的談話是一步步吵起來的。“Leydon貶低Kabam隻依靠從好萊塢娛樂公司拿IP的做法,比如《指環王》以及漫威系列,並且說授權方隻是為瞭圈更多錢,拿這些授權的開發商是愚蠢的,因為這樣是被他們利用。我覺得Leydon先生有些過分,他在如此公開的場合攻擊Kabam讓人難以忍受。隨後Leydon還吹噓稱邀請名模Kate Upton做廣告僅支付瞭100萬美元,並且為Machine Zone帶來瞭較高的利潤,Upton也沒有要求該公司支付持續的分成費。Leydon還表示該公司的LTV和CPI的比例是1.2:1,這就是說該公司的收入是投入的1.2倍。”

Wiggins初步估算之後得出的推斷是市場營銷費用占據瞭Machine Zone成本的83%,並且懷疑該模式的可持續性。隨後,Leydon表示Machine Zone下一年的收入將達到10億美元。換句話說,Leydon說出的這個數據很可能也是機密文件中的一個秘密數字。Wiggins則當回擊說有傳言稱Machine Zone並不盈利,並且斷言如果Machine Zone如果停止大規模市場營銷覆蓋可以立即盈利。

然而,Wiggins表示在自己說瞭一個謊言之後,他們的爭辯停止瞭。他承認自己當場宣稱自己見過摩根斯坦利的機密文件,並且吹噓自己知道Machine Zone的具體數字,而且Wiggins在陳述中表示自己實際上根本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機密文件,並且承認Leydon當場沖自己大喊瞭一段時間,這一點和我們此前的報道一致。

在Wiggins陳述的最後,他表示,“事後來看,我真不應該吹噓自己見過摩根斯坦利的文件,實際上我當時多喝瞭點酒,對於Leydon的說辭感到憤怒,我認為應該回擊他幾句,讓他知道攻擊Kabam之前應該想想自己公司長期盈利的問題。”

對於兩傢公司來說這樣的官司都是不利的,但目前來看,仍然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能夠表明Kabam拿到瞭Machine Zone的機密文件,後者的法律顧問也沒有指出證人們是否看到瞭Leydon當場透露一些機密數字,而Wiggins自己也在陳述中表示自己當時喝多瞭,而且還撒瞭謊。所以目前來看,Gamelook猜測兩傢的爭執很可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