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謹慎遊戲化:馬化騰欽定遊戲商

微信正開始尋道商業化。一名與張小龍有過深度交流的創業人士向本報表示,微信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遊戲平臺的開放工作,不過開放平臺之路會分步走,第一批微信會非常謹慎地引入遊戲團隊,進行試水,具體引入哪些遊戲團隊,連張小龍都不能做主,“這個要馬化騰欽定,效果不錯,才會陸續開放第二批、第三批。”

截至目前,微信使用者數已達3億。“微信之父”張小龍也曾表示,微信團隊監測的資料顯示,微信朋友圈每天的發帖量已經大大超過了微博最鼎盛的時刻。

關於微信商業化,一些創業者似乎要比張小龍更著急。

劉鈱是一名做手機遊戲開發的創業者,他就向本報表示,最近一直在找微信團隊打聽遊戲平臺開放進展情況,“感覺他們思路也還是不清晰,只是對一些公共帳號有指引,微信該如何盈利,似乎他們也正在嘗試。”

運營著10余個路況系微信公共帳號的車托幫CEO呂春維就非常看好微信平臺的發展。他原本開發App,現在已經將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對微信公共帳號的管理上。他目前運營的“微路況”、“路況SiRi”等帳號,都有了幾萬的粉絲。數月前,他拜會過張小龍,“我就是希望微信對我們這些用心做公共帳號的團隊多多宣傳,微信現在連熱門大號排行榜都沒有,我們推廣的方式也只能口口相傳,這對於我們這種剛需的公眾帳號來說,發展太慢了。”

不只是公共帳號和遊戲創業者有疑問,一名做移動社交App的創業者,就當面請教過張小龍,看是否微信會開放更多的介面給創業者,得到的答案是“微信的商業化推廣將會非常謹慎”。



馬化騰“欽定”遊戲廠商

兩年的時間,微信從最初單純的語音訊息通訊工具,到後來加入朋友圈的社交功能,再推出公眾帳號,微信將被打造成一個開放平臺的思路越來越清晰,做遊戲平臺是騰訊老本行,但是微信將如何推,始終無法定奪。

“在沒有搞清楚微信的佈局之前,也不知道往哪個方向準備,做了也是白做。”劉鈱說。按照KaKaotalk的邏輯,微信剛開始或許也會主要推出休閒的小遊戲,這類遊戲對頁面的美工也有非常高的要求,小公司無法勝任,且微信開放平臺的費用對小的創業者來說會不會太高,也無法定奪。“我們目前還是跟傳統的91無線等移動遊戲平臺合作,要是真的和微信合作,我們小公司勝出最大可能就是創意,創意好了被騰訊看上了推一下,但也很容易被抄襲。”劉鈱稱。

上述接觸過張小龍的創業者向本報表示,微信遊戲開放平臺不會這麼快,而且會分步走,第一步只會開放幾個小遊戲,這幾個遊戲非常關鍵,連張小龍也決定不了,必須由馬化騰來決定。而挑選遊戲的邏輯,張小龍介紹,微信的關係鏈對遊戲有很大的促進,必須要做成一種社交遊戲,跟朋友一起玩,玩的時候能夠看到朋友的份,這樣產生一種攀比的心理,互動性強。“遊戲玩完之後,微信會生成一個定制化的榜單,掛在朋友圈,當你看到朋友分數比你要高,你就想要超過你的朋友,這個與Face-book、QQ的社交遊戲思路都是一樣的。”上述人士稱。

其實騰訊在韓國投資的類微信產品KaKaoTalk早就做出了榜樣,2012年,騰訊以4.03億元的價格收購了KaKaoTalk13.84%的股權,該平臺每月營收超過1億元。而同樣在日本、韓國以及亞洲其他地區非常風靡、註冊使用者已經超過7000萬的Line,不僅美工比微信做得精緻,在商業化的道路上也比微信走得更遠。“這兩個平臺上的遊戲都是非常簡單的,像連連看這種,使用者要玩遊戲,必須要有好友贈送‘紅心’,類似于YY上的給歌手贈送鮮花,通過這種方式,誘導使用者付費,玩家互動機制搭建起來之後,會有一些遊戲脫穎而出,風靡一時。”劉鈱稱。

目前,尚不知微信正在與哪些遊戲廠商進行合作。</p>

謹慎的“輕微信”構想

兩年,3億的使用者規模的成長速度,讓那些潛心做APP的創業者們望塵莫及。同時,一些原本很火的社交類App,如陌陌等,從增長速度和使用者的粘性方面也受到了極大的挑戰。更多的創業者正在放棄自己做App的方式,而是直接利用微信來做應用。

微信此前推出的公共帳號,就已經讓一些創業團隊獲益不少。呂春維認為,微信的成長速度將大於做APP的速度,如果微信能快速發展到5億使用者,路況應用做到覆蓋微信十分一使用者,那就是5000萬,這是比自己推廣App有更大的市場,“其實衡量微信做得是否成功,不僅要看它的使用者數,還要看它平臺上面重要帳號的粉絲數能否和它一起成長。”呂春維表示,張小龍非常看好其所運營的這些帳號,認為是微信上的剛需帳號,但讓呂感到非常鬱悶的是,目前謹慎的微信並沒有像之前的微博一樣,對大號進行宣傳和説明,呂只能通過口口相傳的方式來獲得新的粉絲,“我就希望微信能在最新的版本中,對我們這些踏踏實實做的公共帳號進行一些必要的宣傳,最起碼要搞一個推薦榜單。”

正如他所說,微信對這些公共帳號的管理確實非常嚴格。去年11月,兩大微信公共帳號蘑菇街和美麗說,以年齡和性格測試來引發朋友圈刷屏式的瘋狂轉發,讓張小龍動怒,他開始親自整治這些微信帳號行銷的行為,蘑菇街和美麗說也都被禁言了15天。張小龍想要向外界表示的是,微博上的那套行銷方式,在微信上是行不通的。

這並沒有阻止創業者對微信的熱情。北京卓眾傳媒總裁董江勇目前成立了一個金種子基金,融資1億元人民幣,主要投資微信上的創業專案,而基金投資專案會以50萬人民幣以下為主。董江勇認為,微信要打造生態鏈,會向兩個方向演進,一個是應用開放平臺,另一個則是資料開放平臺。“微信的想像空間很大,以後凡是在PC上走了一遍的商業構想,都可以移植到微信上來。”

不過,就微信會有多開放方面,上述與張小龍有過接觸的創業者向本報表示,張小龍的整個思路是,不會讓微信變成一個非常重的應用,會盡其所能做成一個輕的、交互非常簡單的應用。“之前大家說微信出現後,所有的App都不用自己做了,直接放在微信上就好。其實張小龍不會讓微信開放那麼多的介面和應用,他的原則是簡單清新,如果微信把所有的方面都涵蓋了,那微信就變成了一個幾百兆的應用了,這是張小龍不願意看到的,微信最終做的要比QQ輕。”

張小龍還向他舉例,比如微信的公共帳號,之後也不會做太多的深度開放,“就是使用者問一個東西,公共帳號就回饋一個東西,就這麼幾點,最多再加一個方便使用者選擇問題的功能表,不會再逾越這個模式,都會以輕量為主。”上述人士引述張小龍的話稱。

但也有創業者對於微信的合作前景並不會太樂觀。廈門一家從事雲技術App的創業公司向本報表示,根據以往的合作經驗,他們會對跟微信的可能合作存在懷疑,“我們一般不會跟騰訊合作,並且會防著騰訊,因為和他們的人接觸下來,覺得騰訊的合作邏輯是,一方面他們的人員會和創業者談,等到了解到我們的核心技術之後,他們自己的團隊已經在設計和我們一樣的產品了。”

本站文章均來自網絡,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編輯僅做翻譯,若有侵犯您權益,請聯繫編輯處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