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遊戲設計的角度談遊戲過後出現的空虛感

大傢更多是從遊戲沉迷的角度回答遊戲過後有巨大的空虛感,我從遊戲設計的角度談談。

1.“沒用”,不是空虛感的根本原因。

你看一場電影,看一本小說,有什麼“用”?至少看一部爛片,你看完絕對不會覺得有用,但是也不會覺得空虛。

你去玩足球籃球乒乓球,或者看這些體育項目的比賽,有什麼“用”?很多時候,你同樣找不到這件事的現實價值,或者說,你不是為瞭這個所謂的現實價值(比如鍛煉身體)而去做這件事的,你做完這件事也不會在腦子裡想著我鍛煉瞭身體所以我沒有浪費時間,我不空虛。

關於遊戲的“沒用”,荷蘭人類文化學傢 Johan Huizinga 在《遊戲的人:文化中遊戲成分的研究》中講:“遊戲和利益沒有直接的關系”“退出遊戲之後……遊戲裡的幻覺(illusion)蕩然無存”“遊戲的人具有明確不同於平常生活的自我意識”,但同時他也說,“真正而純粹的遊戲是人類文明的基礎之一”。



這裡講的正是遊戲的無用,而他寫下這些文字的時間(1938 年),比電子遊戲的誕生要早幾十年。但是他研究的那些遊戲,為什麼不會給人帶來空虛感?

2.對成就感的渴求,和對成就感的虛假滿足。

陳星漢在 GDC 講 Journey(《風之旅人》設計師分享團隊開發遊戲的過程)時講到,電影已經非常成熟,沉淀出瞭不同的情感。而大部分遊戲提供的是成就感,因為這是電影提供不瞭的感受(隻有自己付出後得到的反饋才會讓你有成就感,所以隻有交互體驗才能做到),可能正因為這樣,這是早期遊戲探索最多的情感方向。

因為你進入 LOL 這類遊戲時,追求的是成就感,這種渴求在遊戲中被滿足瞭,而退出遊戲後這種滿足消失瞭。

相比於做其他事情:

如果你玩 Journey,你有可能不喜歡而不玩下去,但是如果你玩完瞭,你不會覺得空虛,因為你在 Journey 中提供的不是成就感。

玩恐怖遊戲,除非你一點沒被嚇到覺得無聊,否則肯定不會空虛,而隻會覺得被嚇得不輕,需要來根辣條壓壓驚。

甚至你玩 MMORPG 這樣成長樂趣的遊戲,你的成長過程是漫長的,你在單次退出遊戲時,也不會有那麼強的空虛感,因為你今天做的事情,在明天,後天,一個月後,依然有你認可的價值。相比之下天梯分數的價值就小多瞭,它是這一場遊戲體驗的輔助,而 MMORPG 中你所追求的一個月後的價值才是核心,今天的體驗更多是輔助。

參加體育運動,雖然也有成就感,但是運動帶來的肢體感受可以超越成就感。同時運動本身,相比於坐在那裡一天,畢竟是更健康的交互方式,你的身體健康瞭,情緒自然會更好。哈佛商業評論中的一篇文章(The Power of Small Wins)講腦力工作者工作滿意度中最重要的一項是持續獲得進展:Of all the things that can boost inner work life, the most important is making progress in meaningful work.也許也因為他們一整天都坐著吧= =

和朋友一起打牌打麻將,甚至一起 DOTA, LOL,空虛感都會少很多,因為有社交,有人與人的情感連結。TED 脆弱的力量中講,當你做瞭十年的社會學工作,你會意識到 Connection is why we're here。和朋友一起 DOTA,你可能會贏瞭開心輸瞭怒罵豬隊友,但是你很少會覺得空虛。

而無聊時候刷知乎刷微博刷朋友圈,刷完可能也會有空虛感。因為社交網絡很難產生真的社交情感連接,社交網絡上的內容,零星的夾雜著一點點有意義的東西,他們讓你覺得你自己很聰明,因為你看這些內容的時候追求的是證明自己很聰明的成就感。你被這種反饋滿足,不斷重復刷。退出時,你心裡會感覺到,這些內容提供的成就感是假的。

空虛感是一種渴望被喂養的感受,你越喂養它,它越強壯。你不是退出遊戲後有空虛感,而是進入遊戲前就有空虛感瞭,你玩遊戲的過程是在喂養這種空虛感,換來那一段時間內它泛起來。

成就感的強烈度來自於結果的反饋強度,而真實度很大程度來自於過程中的付出多少。

所以你去賭博贏瞭一大票,你特別 high,因為這是個很強的結果。但這種 high 不持久,因為你知道你沒為這個結果付出過多少。而你做一份很有挑戰的工作,每天都全力以赴,做完後哪怕隻拿到瞭微薄的酬勞,你還是覺得這種感覺很實在。

一盤 LOL 可以給你強烈度,但很難給你真實度。但是把自己訓練成 LOL 世界冠軍,就是有真實度的成就感瞭。

3.LOL 這類遊戲的設計。

LOL 這類遊戲,可以定義為 replayable game,可重玩的遊戲。

包括棋牌,體育運動(尤其是競技性的),RTS,爐石傳說,Threes 和 2048,Flappy Bird,都算這種類型。這種類型的特點是,每次的單局遊戲是不一樣的,是可以重復玩的,其樂趣很大程度就建立在重復玩的過程中自己水平的提高。

我在花大把時間玩 Threes 之後,並不會有 LOL 那樣的空虛感。因為玩完後我在思考,玩這個遊戲的策略應該是什麼?我哪裡做錯瞭?哪裡做對瞭?

和上面講的恐怖遊戲一樣,如果你玩完一個遊戲,有一些情緒和思考在你的腦海中回蕩,那你就不容易覺得空虛。

對一個可重玩的遊戲,可以留下什麼在玩傢腦海中呢?

玩法的層面:對策略的思考,對技巧的反思

美國一位策略遊戲設計師 Keith Burgun 在 Gamasutra 上一篇文章“遊戲設計中的隨機性”(Gamasutra: Keith Burgun's Blog)講策略遊戲的遊戲體驗:

其中,recording skill,技能習得,即玩傢觀察自己行為和反饋之間的因果關系,記錄到自己大腦中,成為他在這個遊戲中的一項技能,並把它應用到之後的遊戲中。這是策略遊戲中最核心的樂趣。

如果這個技能習得的過程延長到遊戲結束後,那麼就會減少空虛感。

而 LOL 中的技能習得的困難在於:

一方面遊戲內反饋很強。

人是傾向於做簡單歸因的,有一個事情,找一個原因,事情帶來的刺激越強,越急於找一個原因,LOL 中拿個五殺之類的事情反饋很強,那麼就傾向於馬上找一個和這件事最近的原因,比如“我當時跳進去開大真是太英明瞭”。

反饋很強的原因,是 MOBA 遊戲在單局中引入瞭成長,以往的對抗性遊戲,可重玩的遊戲,在單局中你的能力基本都是恒定的,RTS 中的軍隊與科技的增長,和一個你能投入情感的個體角色的成長,相比之下還是弱瞭很多,而且 RTS 中的成長是可以打掉的,而 MOBA 中你的成長是不可逆的,盡管同樣的戰鬥力,相對價值會持續下降。這樣每一個反饋,除瞭遊戲本身的聲光效果,就還有一層成就感:我獲得瞭成長。

另一方面 LOL 中不確定因素太多。

一個遊戲中的不確定因素,可能有三種,隨機性(扔篩子,隨機數),執行(比如怎麼把一個球踢到你希望它到的地方,怎麼樣做到有效 APM300),以及對手的操作選擇。LOL 中的不確定因素,來自 4 個隊友 5 個對手的操作空間非常大,每一盤每個時間點的情況都可能非常不同,那麼你從一盤中總結經驗而在下一盤中運用的過程就變得非常的模糊,往往要經過非常大量的遊戲後才能找到一些感覺。

同樣,在這樣設計下,你能在一個當下改變的事情更少瞭。CS 中你槍法非常好,十次有九次你把別人幹掉瞭。LOL 你操作再好,時機不對沖進去也是死。但是把握時機的技能,更難得到準確的反饋而得以提高,同時在遊戲中很難得到強烈的正面反饋(五殺的下意識歸因一般都是我反應夠快走位夠好技能打中,而不是之前無數次對戰局的正確理解)。

“遊戲設計中的隨機性”那篇文章中也講到,隨機性遊戲和決定性遊戲中一個時刻的遊戲狀態和前後遊戲進展的關系,越隨機,和前後的關系越小。在 LOL 中,並沒有隨機性,但是有另一種形式的巨大不確定性,導致瞭類似的情況,即玩傢比較難對把一個時刻的情況和前後發生的事件很好的聯系起來,往往隻能聯系比較近的事件。

故事的層面:戲劇性的經歷

爐石傳說的設計師在 GDC 講,暴雪希望玩傢在遊戲中玩出自己的故事,他們甚至專門設計一些能夠創造故事的卡牌,比如米爾豪斯·法力風暴,一個便宜卻強大的隨從牌,允許你的對手沒有成本的使用技能卡牌,可以創造出非常混亂的場面變化,進而創造出很酷的故事。

想要在遊戲中玩出故事,就需要戲劇性的經歷,尤其是戲劇性的引爆點,“那一刻我用瞭這個技能,導致整個局面完全不一樣瞭”。很多可重玩遊戲中都有這種情況。我從來沒玩過萬智牌,但是一個萬智牌死忠朋友跟我講的萬智牌比賽的奇妙故事我還記憶猶新。

但是,在 MOBA 中,這樣的戲劇性時刻會更少。比如一個五殺並不算戲劇性的時刻,一方面因為五殺也並不是那麼稀少,另一方面因為五殺這個場景的出現,隻有在特殊的遊戲對局情況下才有足夠的戲劇效果,而戲劇性的時刻要求的是一個單點的戲劇性,如果對前後文太依賴,就會變成一個冗長無味的故事。同時,玩傢的獲勝,很大程度上依賴對全局的把握,而不是一個單點的超常操作(在水平之內的正常操作,會幫你贏下或輸掉比賽,但是不會成為留在你腦海中的戲劇性時刻),這樣,普通玩傢創造在遊戲中玩出故事,玩出戲劇性時刻的機會就更少瞭,能在一盤遊戲後留在腦海中的東西也就更少瞭。

4. 遊戲界的努力。

這個問題遊戲界也有人在關註和努力解決。比如《遊戲改變世界》的作者 Jane Mcgonical 在 2011 年的一次演講"Gamer regret" one of the biggest obstacles to industry growth中就提出瞭 gamer regret 這個概念,玩傢玩瞭遊戲之後會覺得自己浪費瞭時間,這一點阻礙瞭遊戲業的發展。

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

設計不同情感體驗的遊戲,如陳星漢在做的;

發現和放大遊戲中的積極效應,如 Jane Mcgonical 在做的;

設計更好的交互方式,比如 Wii 的體驗一定比鼠標鍵盤更健康;

創造更好的遊戲內環境,比如 LOL 一直在做的對遊戲內正面行為的鼓勵,對負面行為的懲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