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科幻小說到現實應用:現實增強流覽器Layar之前生今世

11.21日,在徹底秒殺QR二維碼的增強現實AR應用,Layar,iPhone版面世! 中,闡述過早已經創立很久的移動應用Layar,也是一個增強現實AR技術的流覽器。其實在使用 Android 手機的時候,我 @CharlesZuo 在很久之前就體驗過,當時還很低級。今天,在國內媒體看到一文,Layar 通過手機看見另一個世界,才瞭解了Layar的更多幕後故事。特呈現在techfrom上,本文不是原創。

現實增強流覽器Layar之前生今世!從科幻小說到現實應用!

 

從科幻小說 《彩虹盡頭》(Rainbows End)開啟創意之門——Layar

2006年,科幻小說作家弗諾•文奇(VernorVinge)出版了一本名為《彩虹盡頭》(Rainbows End)的新書。 作為硬科幻小說界的翹楚,文奇已經多次獲得科幻小說界的最高獎項——雨果獎。作為聖達戈州立大學的退休教授,文奇是一位數學家和電腦專家,在他的小說中不但有天馬行空的故事情節,同時也有無比真實、經得起推敲的細節,甚至很多讀者將其作品視為對未來世界的預見。

而在這本小說中,文奇就暢想了未來的人類將具有某種“特異功能”——通過穿戴智慧外衣和特殊的隱形眼鏡,小說中的人物能夠利用虛擬視網膜顯示技術看到除真實景物外的電腦圖表等附加資訊。而這種增強現實技術幾乎充斥著整本小說,主人公一直在與現實世界上附加的虛擬層面進行交互。

但,不知道文奇是否預想到,就是這樣一本小說,會成為三個年輕人創業的靈感來源,並真的將小說中的描述變成了現實。



2006年,Raimo van der Klein還在為荷蘭KPN通訊公司工作;Claire Boonstra還是聯合利華歐洲區的一名品牌經理;Maarten Lens-Fitz Gerald還是荷蘭行銷公司RapidSugar的客戶總監。但對於科技的共同熱愛讓這三個年輕人走到了一起,而他們幹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成立公司開發 Layar。

當時,移動通訊行業內的開發者和愛好者經常會在Mobile Monday(MoMo)—一個全球性的開放社區平臺上交流,並舉行線下活動。而Mobile Monday阿姆斯特丹分會的創始人即是上文提到的三位。

2008年,Mobile Monday阿姆斯特丹分會活動開展得風生水起,而三位創始人也決定打造一片屬於自己的“遊樂場”——SPRXmobile軟體公司,並真正致力於研發使用AR技術的Layar流覽 器。

現實增強流覽器Layar之前生今世!從科幻小說到現實應用!

 

來自《彩虹盡頭》的靈感,現實圖層

《彩虹盡頭》賦予了Layar最初的設計理念—為現實添加更多資訊圖層。從SPRXmobile軟體公司成立到Layar流覽器的推出,前後不過一年時間。而Layar的目標不僅是提供增強現實技術,還要向開發者開放平臺。《彩虹盡頭》只不過給出了故事的開頭,但增強現實技術的發展以及它對現實世界的改造與滲透,卻是沒有盡頭的彩 虹。

Layar 開始走向世界

“在Layar流覽器發佈之前,我們就計畫從荷蘭逐步走向其他國家。但我們立刻就意識到,如果想把公司做成一個小型組織並保持持續發展,就必須開放我們的平臺,為所有開發者提供API(應用程式設計發展介面)。”

Claire Boonstra目前主要負責Layar開發者生態環境的維護協調。

而正是這些意想不到的極具創意的開發者,為Layar貢獻了上千“層”資訊,並將AR技術的應用在生活與商用領域進行更多拓展。而此時,你不得不讚歎文奇的預見能力,他在《彩虹盡頭》中為我們想像了AR的四大應用—醫療、遊戲、社交以及工作管理。而這些,確實成為開發者攻克的主要領域。

但在Layar發佈之初,只有5個內容合作商願意與其合作,它們分別是一個房地產仲介、一家想要顯示ATM機所在位置的銀行、一個可以顯示工作需求的臨時工仲介以及一個類似于Facebook的荷蘭社交網站。

目前這些已經成為了AR技術的基本應用,而更具創意的資訊層和玩法正在湧 現。

Manifest.AR是一個國際藝術家協同組織,而其最大特點就是所有作品都是以AR技術進行創造與實現。這種將真實與虛擬相結合的媒介,正在改變著公共場所和機構對於每個人的意義,因為透過手機攝像頭,每個人看到的世界可能都會因為所選取的資訊層不同而不同,但真實景物卻是別無二樣,一如往常。這對於沒有使用增強現實技術應用的人來說也不會形成任何干擾,所以通過手機,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眼中的獨特世界。

在2010年,Manifest.AR舉辦了一次意義非凡的藝術展—We AR in MoMA。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並沒有宣佈該展覽的起止時間,甚至根本不知道有這樣一場藝術展正在進行。因為當美術館中突然出現了很多舉著手機、一直盯著螢幕看的參觀者時,工作人員才意識到這幫人可能在耍些鬼花樣。

的確,紐約現代美術館從一層到六層其實都被來自Manifest.AR的藝術家們“擺滿”了自己的作品,只不過是以虛擬的方式呈現。當參觀者開啟Layar手機流覽器,選擇名為“AR exhibition”的資訊層,映入眼簾的就已經不是紐約現代美術館為你準備的藝術展了,這幫AR藝術家自己DIY了一個!

這個創意恰恰是紐約現代美術館激發出的,因為隨著AR應用的日漸廣泛,一些開發者也開始在博物館、美術館內的展品上添加虛擬資訊。

為此,紐約現代美術館在館內擺放了一個大牌子,上面寫著“No augmented reality beyond this point please”(越過此點,請勿使用AR)。

在有人將這個指示牌的圖片發到Twitter之後,隨即引發了討論的熱潮。而We AR in MoMA的展覽則是對此的一次公開民意測驗。

之後這幫藝術家就被冠以了“Uninvited Guests”(不請自來的客人)之名號,而這種虛擬展覽仍在全球各地進行著。帶著探索,夾著隱喻,重新定義著公共空間的屬性。

現實增強流覽器Layar之前生今世!從科幻小說到現實應用!

Layar 發展迅猛,但盈利困難

無論多美好多夢幻的技術應用,到頭來都需面臨一個問題—賺錢,盈利模式問題。

2011年4月27日,在北京召開的第三屆全球互聯網大會上,Layar增強現實技術戰略官King Yiu Chu在演講時引用了這樣一組資料: Layar在開發界有1萬多個註冊開發者,包括幾十個來自中國的註冊開發者;全球範圍內,高級合作夥伴及合作開發者大約有45個;

Layar流覽器使用者有 140多萬個,據Layar稱,目前該平臺已經擁有超過2000個AR應用,最受歡迎的應用分類前三名是美食、娛樂和購物;而在中國版的Layar上本地應用少得可憐。

作為一個2009年發佈的產品,兩年時間內使用者數量的增長速度和積累成果差強人意。雖然在去年年底獲得了第二輪風險投資1000萬歐元,但前景仍然難稱美好。因為很多問題並非Layar靠一己之力可以解決,而是AR技術生長、應用的土壤仍不夠肥沃。

1、Layar做開放平臺依靠開發者的力量來填充內容,但單靠個人開發者的資訊搜索能力是否能夠做到所提供資料的準確、權威?

資料庫資源的缺乏使得大多開發者只能選擇一些不痛不癢、無關緊要的類遊戲應用,比如在街上“貼”張滾石樂隊的海報,再配上一段經典曲目的簡短音訊,但這些都無法產生大規模的商業價值。

2、智慧手機雖然日漸普及,但要想獲得優質的使用者體驗仍需要軟硬體設備的不斷更新。

對於AR應用來說,手機的影像處理與渲染功能,重力感應和羅盤都是極為關鍵的決定因素。因此AR技術的成熟還需等等手機技術更新的腳步。

Layar高層曾經表示要將自己未來的盈利寄託在一些付費的應用下載上,並花了很多心思構建它的Layar Partner Network (Layar合作夥伴聯盟)。Layar將開發者分為三大類,以使其便於交流分享,創造出更多吸引人的應用。

1、開發者是經過Layar測試認證的開發者,他們通過為品牌機構製作AR應用而獲利。

也就是說,即使你不會開發技術,但仍想製作一個AR應用,那麼你可以找到這些擁有Layar認證的開發者説明你實現;

2、具有開拓精神的個人開發者,他們自己設計製作AR的創新應用;

3、最後一類Layar的合作者是提供開發工具的協力廠商公司,它們為開發者提供簡單易用的工具,甚至不用編寫代碼也可以製作出AR應用。

這世界上有太多看上去很美的東西,AR技術也是其一。但作為一項技術本身,想要發揮出更大的商業潛能,就需要與其他應用場景和互聯網服務進行結合,畢竟SNS、LBS甚至微博都在尋找下一個能繼續黏住使用者的功能、能唬住投資者的故事,而AR或許就有這種潛質。最後特別聲明,該文不是原創。

來源:http://www.techfrom.com/19037.html

本文轉載網絡,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