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趨勢?VR遊戲是否該以輕度遊戲為主

21

即便是那些對VR略窺皮毛的跟風者,大概也聽過其“重度體驗”的夢幻魅力,去年年底時亮相的PSVR將這個概念推向瞭頂峰,一部分人開始認為——3A級的虛擬現實體驗正在慢慢成為主流。

然而,與眾多廠商入駐VR領域的風頭相反,VR方向的重度體驗實際上還沒能走出什麼名堂。生化危機VR最近一直在討論,不過從官方放出的統計數據來看,大概隻有不到16萬名玩傢通過VR體驗過這款遊戲。而社交平臺上的這波嘔吐風潮,看起來也即將趨於平靜。

隨著GDC的召開,IMGA(國際移動遊戲大獎)、GDCA(遊戲開發者選擇獎)紛紛拋出最受認同的VR內容,它們分別是更加偏向輕度體驗的《Wands》與《工作模擬器:2050檔案》,前者建立瞭短體驗(幾分鐘一局)的魔法對戰情境,而後者則是戲謔般的演示各種工作場景,遊戲時間也不會太長。

另一方面,長居SteamVR銷量前列的《The lab》(約為53萬份)除瞭天生免費的特質外,它營造的數種VR場景也是以輕度體驗為基準。

傲慢與偏見源於我們對VR設備機能,以及表現形式的盲目自信。放下這些來看,虛擬現實的輕度體驗實際上是VR產品中相當重要的一環,至少目前來說還是如此。

現實的狀況是:重度體驗並非主流

Sketchfab今年年初時發佈瞭一份VR行業趨勢報告,其中提到移動VR仍是市場主流。在1000名受訪者中,擁有谷歌Cardboard的人占比58.9%,而三星Gear VR的持有者也達到瞭29.5%。有趣的是,移動VR的內容具有明顯的輕度傾向,與之對應的數據是——用戶對於探索環境和觀看視頻的需求達到瞭61.3%和23.6%。

值得一提的是,Sketchfab平臺中有許多與VR相關的專業內容,這份報告中接受調查的用戶其實已經是較為核心的人群瞭。

我們也不妨看看近日發佈的《中國 VR 用戶行為研究報告》,其樣本來自於15個不同的省市,數據會要更加“親民”一些。

根據統計可以得知,中國目前大約有1700萬VR的輕度用戶,而重度用戶僅為96萬。撇開前者的使用習慣不提,就連重度用戶平均每天也隻會使用34分鐘VR,而八成的使用情境都集中在看電影上,根本談不上是重度體驗。

這些數據一方面是用戶自我選擇的結果,另一方面也是由於重度內容過少所致。以VR遊戲為例,PSVR平臺中的一幹大作也沒能贏過之前提到的《Job Simulator》,截止至去年年底時,輕量遊戲占據瞭PSVR銷量榜前10的半壁江山。

除此之外,Oculus Rift面臨著同樣的情況,而以SteamVR為主要分發平臺的HTC Vive就更加不用提瞭。

NS產品啟示,硬核載體中的輕度內核

從主流層面來看,遊戲主機偏向重度體驗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也有比較成熟的產業支持。然而,如此成熟的產業也需要輕度內容的幫助。

在2016年的PSX大會(Playstation Experience)上,索尼將輕度遊戲放在瞭一個較為重要的位置,宣告重置的《啪嗒嘭》和《樂克樂克》,以及SE的一款像素遊戲企劃都位列“播片”的名單中。

事實上,Playstation主機一直以諸多的3A內容而聞名,但索尼其實一直在努力支持獨立內容的開發,這其中也不乏一些精品的輕度體驗,比如早已聲名大振的《Journey》,其遊戲流程大致也就2個小時左右。

而從新主機Nintendo Switch的首發內容中,我們也能窺得一些苗頭。《1-2-Switch》作為適配手柄HD震動的新內容,在公佈之初其實是為人所鄙夷的,玩傢普遍認為它過於“合傢歡”。不過,遊戲隨同主機發售後,大部分媒體都給出瞭極高的評價,很多硬核玩傢也表示可以理解其中的樂趣。

除此之外,播片方面表現平平的《ARMS》在試玩出爐後,馬上成為瞭很多玩傢願望單中的新成員,它與此前提到的《Wands》有相似之處,也是以設計精妙的短體驗為亮點。

事實上,任天堂最近的策略十分有趣,無論是社交平臺上引發熱議的《Pokemon Go》,還是宮本茂與蘋果公司的化學反應,都成功吸引瞭一大波非核心玩傢。巖田聰在離世之前及時改變瞭公司的方向,也使老任整體的股價得到回升。

一旦有瞭大量輕度用戶的支持,在適時的推進下它們也會演變為重度用戶,這也許是老任現在的想法。從這一點來看,VR目前恰恰缺少的就是那些較為忠誠的輕度玩傢。

VR的重度體驗同樣重要,但從輕度內容入手並非壞事

那麼,重度內容是不是就應該摒棄呢?當然並非這樣,主機內容幾十年的發展歷程其實也能作為參考。

雅達利在1972年推出瞭一款名為《Pong》的投幣式街機遊戲,隨後這款產品以主機為載體,迅速席卷瞭北美和歐洲大大小小的傢庭。而無論是受限於機能,還是設計上的戰略,《Pong》都切切實實是非常輕度的內容。

而這種非核心的娛樂產物直到10年後才有瞭些許變化,待到重度體驗普及時,已經是20世紀90年代瞭。

當然,VR軟硬件所面臨的問題遠沒有主機時代那麼純粹,遊戲內容正在逆向行駛,越來越多的核心內容慢慢變得賺不到錢,這才有瞭Konami、Falcom,SE等大廠相繼投身於移動平臺的現象。另一方面,VR所涉及到的領域更為廣泛,科研、教育,泛娛樂都有著自我的核心癥結。

不過,換個角度來說這也是機遇,事實證明重度的遊戲內容還未燃盡自己的生命力,一款質量不錯的作品仍然會受到幾百萬玩傢的青睞,VR的硬件效能也許有著我們想不到的深度潛力。

而科研、設計等領域往往涉及到長時間的工作場景,不論是HoloLens與NASA的合作,還是UE和Unity構建的“浸入式”工作環境,已經證明瞭虛擬現實在這一塊有著自己的長足優勢。

因此對於VR來說,輕度體驗和重度體驗是兩個重要性並行的內容,缺一不可。隻不過重度內容的開發通常需要大量時間和資金的支持,而當前的VR開發者大多不具備這樣的能力。以輕度內容作為切入點,在積累儲備的同時慢慢深化自己的技術,這其實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

from:VR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