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Oculus市場方向 紮克伯格有不同意見

3

4月,大熱許久的消費者版本Oculus Rift終於進入瞭市場。今年人們對虛擬現實領域已經不再僅僅是觀望的狀態。

在這款產品的背後是一個年僅23歲的的大男孩——Palmer Luckey(到現在為止他甚至還沒有一個官網譯名),他在青少年時期就創辦瞭Oculus公司,三年前已被Facebook以20億美金收購。

如果你想成為矽谷傳奇式的人物,起碼得大學輟過學,外加車庫創業。19歲創辦Oculus的Luckey和科技界的知名造富者有著類似的出身。他中途從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退學。如果一定要說特殊的亮點的話,那就是Luckey在大學裡學的是新聞。一個文科生創辦瞭一傢被全世界青睞的科技公司。

這位大男兒16歲時,因為對電子遊戲、科幻電影十分著迷。他預感到虛擬現實絕對是遊戲體驗的最高境界。為瞭讓自己身臨其境他曾用六個顯示器擺在一起,但效果不如意,後來自己也做過基於手機的移動VR,智能手機一直在比拼分辨率,他發現或許可以從這些小屏幕入手。這也是他擅長的,Luckey賺的第一筆數量較為可觀的錢就來自於修理iphone。

從2009年到2012年,Luckey花費瞭無數的時間在不同的屏幕上,最後總算制成瞭一款VR頭盔。他將這款產品命名為Rift(裂縫),這個“裂縫”的兩端分別是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



然而Luckey回憶創業過程中印象最深的事是:早期自己註冊稅號的過程。雖然做這些事情很痛苦,好在有互聯網的幫助。在合夥人Brendan Iribe和Mike Antonov加入之後,他們幫助處理瞭很多業務上的事。我可以專註在虛擬現實頭盔上瞭。”

Luckey也是很有個性的人,喜歡穿T恤短褲,在Facebook投資之前就曾受到閥門的執行董事長的青睞。但最終閥門廠與Oculus決裂,與HTC合作成為瞭Oculus最大的競爭對手。

Oculus Rift在3月28進入市場後,評論有好有壞。紮克伯格多次表明,VR頭顯將是下一代的計算平臺。可是華爾街日報卻指出,這是第一臺完全身臨其境的傢用VR設備,它是昂貴的,尷尬的,孤立的。

Luckey自己也承認這一點:我不認為2016年必然是虛擬現實的一年,它不會大量普及,這需要時間。這個回答是出乎大傢意料的。幸運的是,23歲的Luckey有的是時間,或者至少是金錢。

即便被Facebook以20億美金收購。他對自己要做的事依舊很有主見。紮克伯格收購Oculus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覺得這是Facebook的下一代社交。3月29號Lucky借Oculus出貨之際,接受瞭一段正式的采訪,人們發現Luckey的想法竟然與Facebook是不一樣的。

紮克伯格不會讓Oculus涉及色情,Luckey有另外的意見

不要忘記的一點是,Facebook今天建立的龐大的社交網絡不一定是VR的未來。他說,將來我們在VR裡的主要活動和你在Facebook上做的不一樣。Facebook本質還是一個異步通訊工具,哪怕是旗下的WhatsApp也是,雖然WhatsApp有說自己是即時通訊,那隻是技術上最接近即時的方式。我不希望Oculus這個平臺過於單一和封閉。

Luckey委婉的語句中再次強調瞭他希望Oculus更加開放,而這或許是他近期與紮克伯格最大的分歧,尤其是在對待色情問題上。盡管小紮當初在收購時說Facebook主要是提供幫助,在公司發展上不會做幹涉。但小紮雖然為人矜持,對待Facebook內部以及對旗下的公司一直有著不輸於喬佈斯的強勢。清教精神十足的小紮堅決不允許Oculus平臺為色情行業敞開大門。但Luckey已經不止一次在采訪中表明色情行業與Oculus平臺結合他是不會拒絕的。

當然遊戲更是他想大力推進的一點。甚至很多業內人士認為Oculus是一傢遊戲公司而非硬件科技公司。Luckey認為如果VR技術僅僅局限在社交與新聞播報上是很局限的。Facebook則始終沒有把遊戲放在一個戰略的位置上,小紮幾年前的態度是:我們絕不會做遊戲。如今也隻是推出一些輕量級的遊戲。VR是顛覆人類未來的科技,因此在遊戲上紮克伯格是很謹慎的,為瞭讓他的女兒MAX活在比我們更好的世界。

Luckey在采訪中說:“紮克伯格混淆瞭虛擬現實兩種重要的體驗,一種是全景的視頻,你可以身在其中360度的看,但不能完成一些交互。另一種是完全由計算機生成的與現實不同的世界。

“Facebook上新聞的及時性已經做得很好,但這還不是終點。如果僅僅是全景視頻的話,他們現在完全有能力去做360度的視頻,相信很快也會推出全景視頻分享的功能,因為會有更多價格低廉的360民用全景相機。但VR的魅力更在於它與世界不一樣。我對VR的理解處在第二層次,要用計算機去構建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面對未來人們的終極娛樂體驗Luckey很樂觀 

“如果最終你能有一個完美的虛擬現實體驗,在那裡你可以模擬體驗你想體驗的一切的話,很難想象我們還能再有什麼新的追求”,Luckey說道,“如果你想要的完美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在虛擬世界中得到,現實生活中真實的完美也許會變少。”

“一個好的虛擬故事可以有你想要的沖突,你想要的情景。當你前一分鐘還腎上腺素激增,還在虛擬世界裡高強度的運動,忽然你就回到現實的客廳的話,這種場景的脫節也是很明顯的。今後現實世界的失落感未必是幾分鐘就可以緩解的。但沒有辦法這就是我們人類發展的方向。人們把更多的時間花在虛擬世界的遊戲裡沒什麼不好,不會像科幻小說寫的那樣糟糕。”

Lucky是一個非常會包裝概念的人,他更希望用更激進的方式去迎接這項技術。成為矽谷的傳奇人物或許他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因為無論是谷歌創始人拉裡·佩奇還是紮克伯格、凱文·凱利等等,他們想的更多的問題是——人類向何處去才會更好。

from:VR看天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