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傢:一些彈幕影響未成年人成長

低俗“彈幕”反映出來我國網絡文化的一種現狀:低俗化盛行。

互聯網文化要法治化,應通過加強文化立法,加強文化方面的引導,促使網友提升文化素養、法治素養,也促使網絡平臺管好自己。

4

最近,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走紅網絡。這部紀錄片成為“網紅”的平臺,是帶有“彈幕”功能的視頻網站BiliBlili。網站附帶的“彈幕”功能讓網友在感受工匠精神的同時,也能產生視聽同步感,獲得更多樂趣。

互動、娛樂、交友,“彈幕”如同其他互聯網新技術一樣,帶給用戶不一樣的體驗。然而,“彈幕”真如傳說般完美嗎?

記者調查發現,在瘋狂“彈幕”評論中,低俗乃至侵權內容時有出現,其背後則是網絡低俗文化恣意橫行。



低俗“彈幕”或涉侵權

“彈幕”,是一種源自日本ACG的評論方式,指評論像炮彈一樣在觀影畫面上飛速而過。

隨著互聯網行業飛速發展,這種最初在AcFun和BiliBlili等“彈幕”視頻網站上火熱的評論模式迅速蔓延,已經從小眾邁向大眾,目前很多視頻網站都引進“彈幕”功能,並給予用戶選擇開關“彈幕功能”的權利。“彈幕”評論方式將個人化的表達轉化為群體互動,構建起一個年輕的文化生態網絡,受到年輕人的追捧。

然而,在追捧聲中,“彈幕”的使用也出現瞭一些問題。

近日,一名女主播在某網絡平臺直播時,遭網友發“彈幕”調戲。這名網友要求女主播換真空裝跳舞。女主播換上一件黑色露肩裙在鏡頭前熱舞,但網友並不滿足,仍頻繁在用低俗“彈幕”刷屏,最後竟將女主播罵哭。

記者發現,在一些視頻網站,類似低俗的“彈幕”評論還有不少。

據業內人士介紹,目前“彈幕”的使用人群多為90後、00後。以BiliBlili網站為例,該網站實行會員制,隻有成為會員才能發送“彈幕”,但申請會員必須要在60分鐘內做完100道與動漫有關的題目,如果不是對動漫非常瞭解的人,很難完成這項任務,因此其主要用戶群集中在90後、00後。而90後、00後的一大特點就是質疑權威、懷疑規則,一句“憑什麼”常常讓人瞬間啞口無言,他們發起“彈幕”來也是肆無忌憚,想說什麼就發什麼。

“‘彈幕’的受眾和用戶主要是90後,特別集中在95後,他們願意與人交流,渴望得到別人的關註。在他們發送的‘彈幕’中,雖然大多數是理性的表述,但也不乏發泄情緒和過激言論。在現實生活中,他們可能沒有出格的語言表達,但在網絡空間中就不一定瞭。”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

低俗“彈幕”的危害也是顯而易見的。

“每個公民都享有言論自由,這是憲法賦予我們的基本權利。但‘彈幕’是發佈在公共空間的,每個人都可以看到,發佈在公共空間的言論需要遵守法律和公序良俗,低俗言論會影響到其他用戶的體驗。”中國傳媒大學政治與法律學院法律系副主任鄭寧說,對於“彈幕”指向的對象而言,可能侵犯到他們的人格尊嚴或名譽權等權益。

中國傳媒大學文法學部副部長王四新也認為,網友發佈的低俗內容如果屬於禁止傳播的范疇,那麼網友要承擔相應責任。用戶如果覺得自己的權益受到侵犯,也可以保存證據向相關部門舉報,比如向公安機關舉報或者到法院起訴。

發佈門檻有待提高

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目前在校大學生大多都瀏覽過“彈幕”網站,而且“彈幕”使用人群有低齡化趨勢,中學生甚至一些小學高年級學生也加入其中。以BiliBlili網站為例,該站常年的活躍用戶在20萬人左右,其中中小學生占很大比重。

對於“彈幕”使用人群低齡化的特點,鄭寧認為,這會形成另一個危害,低俗“彈幕”言論會影響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彈幕’需要一定的審查機制,一方面是出於凈化網絡環境的考慮;另一方面,對未成年人而言,看這些低俗評論是不合適的。是不是應該對‘彈幕’設置一定的門檻?這一問題需要討論”。

如何提高門檻、加強監管。鄭寧說:“第一,必須實名註冊,這樣便於及時發現那些發表低俗或者侵權言論的人,便於采取相關措施;第二,要簽署協議,就是在註冊時要讓用戶簽署一個協議,明確告訴用戶一些基本底線;第三,建立在線投訴機制,這樣便於網友發現問題後及時向網絡平臺舉報,網絡平臺也要及時做出處理。”

鄭寧表示,從目前來看,管理低俗“彈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加強網絡平臺的自律,加強自我管理。比如,對發表低俗言論的賬號,發表一次給予警告處分,兩次以上就取消其發言資格,如果超過一定次數可以給予封號處理等措施。另一方面,還要加強對網友的教育,這裡包括學校的教育、傢庭的教育、社會的教育,以此提高網友素質。

朱巍建議,應該對“彈幕”設置三個門檻:一是技術上的門檻,就是進行關鍵詞屏蔽。由於“彈幕”主要是和畫面配合,許多網絡平臺並沒有進行比較強的監管。平臺首先要對一些關鍵詞進行屏蔽,比如對廣告、淫穢、色情、暴力等關鍵詞予以屏蔽;二是制度上的門檻,網絡平臺應該有一個內控機制。比如,建立出現問題通知刪除、在線舉報等相應機制,這種機制應通過互聯網協會或者相關部門審核;第三就是文化層面,現在網絡低俗文化已經是一個普遍現象,比如在網絡上謾罵、人身攻擊已經變得特別普遍。

低俗化侵蝕網絡空間

社會學傢認為,每一種社會現象的背後都包含著兩個方面,即正功能和負功能。互聯網便是如此,其改變瞭人們的工作生活方式,同時也使得社會負面情緒、文化粗鄙現象經由網絡放大。

“低俗‘彈幕’反映出來我國網絡文化的一種現狀:低俗化盛行。”朱巍直言。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發佈的《網絡低俗語言調查報告》認為,網絡語言低俗不僅擾亂瞭交流的善意、崩塌討論的平臺,其與現實社會的粗鄙、戾氣彼此裹挾,也對社會整體情緒產生負效應。凈化網絡語言環境是要在文化、社會的層面上營造網民生活的舒適空間。我們既然拋棄瞭所謂“埋兒奉母、嘗糞憂心”的文化糟粕,自然也不應接受“逼格”“屌絲”成為時代的文化沉淀,更不能讓代指身體器官的攻訐謾罵侵蝕輿論主流。

低俗的網絡文化與傳遞正能量、弘揚真善美的時代要求背道而馳,將低俗當通俗,拿噱頭當賣點,其社會危害之深不可不防。在這種情況下,該如何預防網絡低俗文化的侵蝕和滋擾?

朱巍認為,如今充斥互聯網的“網紅”對低俗文化並沒有起到阻止作用,反而是相互促進的,因此,應加強文化方面的立法。

“互聯網文化要法治化。目前,關於文化方面的立法不多,或者說促進法太少。應通過加強文化立法,加強文化方面的引導,促使網友提升文化素養、法治素養,也促使網絡平臺管好自己。”朱巍說。

鏈接

“彈幕”視頻系統源自日本彈幕視頻分享網站(niconico動畫),國內首先引進為AcFun以及後來的bilibili。因大量吐槽評論從屏幕飄過時效果看上去像是飛行射擊遊戲裡的“彈幕”,所以網友將這種有大量的吐槽評論出現時的效果叫做“彈幕”。

“彈幕”可以給觀眾一種“實時互動”的錯覺,雖然不同“彈幕”的發送時間有所區別,但是其隻會在視頻中特定的一個時間點出現,因此在相同時刻發送的“彈幕”基本上也具有相同的主題,在參與評論時就會有與其他觀眾同時評論的錯覺。

from:法制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