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美德愷英五千萬反擔保 傳奇之爭才開始

日前針對韓國亞拓士(盛大遊戲子公司)在7月29日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提出訴前行為保全申請。娛美德和愷英網絡也同時提起正式復議和5000萬的反擔保。

g

首先,訴前財產保全,是在特殊情況下因一方利害關系人的行為或其他原因可能造成對方利害關系人財產的重大損失,以至於無法挽回和難以補救的,對方利害關系人在起訴以前先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財產保全。可以看出,財產保全並不代表知識產權的最終裁決,換言之傳奇IP的爭奪戰才剛剛開始。

根據娛美德和愷英向法院提起的復議內容來看,主要圍繞著亞拓士和盛大公司惡意訴訟和申訴保全進行。

k01 k02

復議的內容摘要如下:



針對亞拓士公司提起的保全申請直接指出:並非出於善意,隻是為瞭阻撓娛美德公司針對盛大公司侵犯Mir2遊戲著作權所采取的行動,在本質上屬於一種惡意訴訟伎倆。

(一)盛大公司在未經著作權人娛美德公司和亞拓士公司同意的情況下,實施瞭大量侵犯Mir2遊戲著作權的行為,對著作權人造成瞭極為嚴重的損害。

針對上述侵權行為,娛美德公司已經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盛大公司和相關侵權遊戲運營人提起訴訟追究盛大公司的法律責任,相關訴訟文書已經送達盛大公司,而被告為瞭拖延訴訟,在毫無理由情況下惡意提出管轄權異議,目前法院已經一審裁定管轄權異議不成立。

(二)亞拓士公司已經被盛大公司控股,保全的提出隻是為瞭阻礙娛美德公司對其母公司盛大公司的正當維權訴訟而采取的一種濫用訴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二、針對之前的保全裁定直接提出:該保全裁定的理由在實體上不能成立,應當駁回。

保全裁定中認定的“亞拓士公司與娛美德公司共同擁有Mir2遊戲的著作權,娛美德公司若未與亞拓士公司協商而與愷英公司簽訂上述遊戲的授權許可合同,涉嫌侵害申請人作為共同著作權人的權利”在事實和法律上均不能成立。

事先協商一致並不符合本案共同著作權人對於行使著作權的特別約定。共同著作權人事先協商一致也並非行使著作權的法定前提,不能協商一致並不導致侵犯著作權的結果。娛美德公司已經進行瞭善意協商,亞拓士公司惡意不予回復。

娛美德公司和愷英公司認為,此次民事保全裁定應予撤銷。亞拓士公司提出的保全請求在事實和法律上均缺乏依據,不應予以支持。同時,娛美德公司和愷英公司也正式向法院提出瞭5000萬元的反擔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