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設計如何誕生:關於好設計的100件事

文|楊櫻王清特約撰稿胡芸製圖|李婷婷

好設計有吸引人心的力量。你會發現那些甚至只是看上去好的設計,都可以讓人支付更多溢價。但真正好的設計,是用獨特的視角和智慧不斷修正生活裡各式各樣的漏洞,為生活提供美感,當然,也能幫助公司塑造品牌。設計師米奇·考波爾在那本1990年出版的《軟件設計宣言》裡說: “設計師之所以受人愛戴,是因為他們掌握了人們想要的某些東西。”

支付溢價的人不僅僅是普通消費者,越來越多的公司願意把設計費用加入自己的財務報表,他們聘用專業的設計諮詢公司,購買創意團隊們的幾十個工作時,甚至願意達成銷售利潤分成的戰略合作。儘管青蛙設計(Frog)、Continuum這樣的公司告訴《第一財經周刊》,他們的中國客戶依然更希望獲得即時見效的設計方案,但的確有越來越多的公司不僅僅把設計看作產品的附加屬性─他們更希望從源頭解決問題,讓自己的產品與眾不同。

第一財經周刊:好設計如何誕生

創造與眾不同的東西的人,有時候需要有一些“事情為什麼是這樣”的直覺:為什麼取暖器加熱非得散發出灰塵燒焦的味道?為什麼耳機線總是穿來繞去亂做一團? 1980年代,英國政府研究員簡·富爾頓·蘇瑞(Jane Fulton Suri)因為幫助改良割草機而減少消費者使用事故而名聲在外(很多人因為分不清把手和開關把腳趾割傷),但她依然覺得遺憾:我總是在東西被設計完成之後才去研究,但問題已經發生了。後來蘇瑞結識了剛剛開辦IDEO設計公司的戴維·凱利(David K​​elley),並把她的洞察力加入到設計前期研究和模型製作中去─這是人類學家思維進入IDEO的起點。

詮釋直覺的最好例子是史蒂夫·喬布斯。 IDEO另一個創始人、戴維·凱利的弟弟湯姆·凱利(Tom Kelley)對《第一財經周刊》說:“有些人追隨他們的直覺。如果你是另一個史蒂夫,Just go ahead;但如果你不是,你就需要一些流程和方法。”1990年代,三星曾經在IDEO位於矽谷帕羅奧圖(Palo Alto)的總部旁設立研發中心,一起改進創新流程。



其實即便是喬布斯也遵循設計流程,他的卓越之處在於他不聽信於消費者的要求,而是滿足他們的潛在需求。並且他從來不是技術的最先研發者,相反,他知道如何把現有的技術轉化為界面友好的產品。他相信好東西的力量。

我們也試圖發現好東西,以及好東西背後的邏輯─這是《第一財經周刊》每年舉辦“這個設計了不起”評選的原因。但今年和去年相比,有兩件事不太一樣。

首先我們改變了評選的規則。為了盡可能擴大好設計的入選範圍,我們請獨立的和專業設計公司裡的設計師們每人提交兩件他們認為了不起的設計產品,上市時間在兩年之內,不限中國市場;最後,我們獲得了80件產品(正如你在前圖所見,種類之龐雜的確令人驚訝),然後邀請與市場和用戶關聯度較高的公司管理層擔任評委篩選出三個最佳設計。我們同時還在新浪微博發起投票,最後微博用戶選出的最佳設計─Wacom Inkling數字繪圖筆,和管理層評委的投票結果是重合的。

這個規則有趣的地方在於,產品的推薦者有可能並非設計師本人。 “全球的設計比賽都是為了給予設計師認可,但你們不是。”Continuum中國區CEO Chris Hosmer一直心有疑慮:“你知道,這很奇怪。”但看到諸如波音787這樣的產品入圍的時候,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這要比循規蹈矩的獎項好玩得多。

另一件事是11月30日我們和Frog合辦了探討中國創新趨勢的封閉式Workshop,參與者是此次評獎的評委們。我們試圖找出有效的頭腦風暴的方法─相比得出的結果,正確的思考過程可能更有價值─Frog的創意總監Brandon Edwards提出了五個問題,然後牆上的白板上列滿了可能與問題相關的關鍵詞,評委人手一沓N次貼。我們把想說的話寫在不同顏色N次貼上,粘上白板。在闡述過程中,相同或者相反意見的紙條被粘在核心觀點紙條周圍─最後我們發現,以往開會時觀點像流水一樣走過就算,如今湊在一起卻有激發更多想像力的效果。

一些觀點從以往模糊的認知裡跳出來,比如“企業不僅應該創新,還應該提供與消費者密切相關的創新”、“讓產品引發議論,否則會被迅速淹沒”以及“如何接近更年輕的消費者”。在這些觀點的背後,還有一些具有普遍意義的法則,我們把這些一起整理成100條,它們有關品味、美感、do & don't以及自然規律。

你還會從中發現一些出乎意料的東西,比如優秀的設計不必來自專業的設計師。同樣,我們在矽谷風險投資人保羅·格雷厄姆的《黑客與畫家》裡發現了不少他對好設計的定義─其中不少還會在後面被專業人士提及。看完他的總結,你會發現從一個“外行人”,尤其一個這麼聰明的外行人的視角看待好設計如何誕生這件事其實是個不賴的主意。

就讓我們從這裡開始吧。

100 THINGS ABOUT GOOD DESIGN

001

好設計是簡單的設計。從數學的角度而言,少即是多,證據是每一個數學公理。從設計師角度而言,美依賴於一些精心選擇的結構性元素,而不是依賴於裝飾品點綴和堆砌。裝飾品本身並不是壞事,只有當它被用來掩蓋結構的蒼白時,才變成了一件壞事。

002

好設計是好看的設計。數學家哈代說,醜陋的數學在世界上無法生存。飛機設計師凱利·約翰遜說:如果解決方法是醜陋的,那就肯定還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只是還沒有發現而已。

003

好設計是啟發性的設計。想一下樂高積木,它允許用戶按照自己的意願去使用。

004

好設計通常是有點趣味的設計。

005

好設計是艱苦的設計。人們為什麼會覺得野生動物非常優美?原因就是它們的生活非常艱苦,在外形上不可能有多餘的部分了。

006

好設計是看似容易的設計。

007

好設計是對稱的設計。

008

好設計是模仿大自然的設計。不過這一條用來回答“為什麼飛機沒有做得跟鳥一樣”這種問題的時候,可以參考第二條:人類有更有趣更優美的解決方式。

009

好設計是一種再設計。

010

好設計是能夠再复制的設計。你可以理解成允許山寨,但不是鼓勵你去複制別人。

011

好設計常常是奇特的設計。但這句話要緊接著這句─“可能是因為我不夠聰明,才會覺得它們看上去很奇特。一條狗看到開罐器也會認為那是一個奇蹟。如果我是天才的話,可能會覺得歐拉公式(87頁)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它又沒有說錯,有什麼好奇怪的。”

012

好設計是成批出現的。為什麼文藝復興會出現在1450年的佛羅倫薩?如果達芬奇出生在米蘭,歷史會怎樣?另一個例子是,即便當代人口流動如此劇烈,天才項目還是出現在那麼幾個中心:德國包豪斯建築學院、曼哈頓計劃、《紐約客》雜誌、洛克希德公司的臭鼬工作室和1980年代的施樂帕洛阿圖研發中心─格雷厄姆在這裡註解:如果你遠離這些中心,你也很難出頭。

013

好設計常常是大膽的設計。 “我覺得發現醜陋的東西要比你想像出一個優美的東西更容易。大多數做出優美成果的人好像只是為了修正他們眼中醜陋的東西。”

014

好設計的秘訣:非常嚴格的品味,再加上實現這種品味的能力。單單無法容忍醜陋還不夠。只有對這個領域非常熟悉,你才可能發現哪些地方可以動手改進。你必須鍛煉自己。只有在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之後,你才會聽到心裡有一個細微的聲音說:“這樣解決太糟糕了,一定有更好的選擇。”不要忽視這種聲音,要培育它們。

015

反對惡趣味。比如SUV。即便它採用可再生的清潔能源也改變不了格雷厄姆對它的看法,因為SUV來自一個令人厭惡的想法:如何使得小貨車看上去更有男子漢氣概。

016

支持簡潔。有一個笑話說,黑客動手寫程序之前,至少會在心裡盤算一下哪種語言的打字工作量最小,然後就選擇使用該語言。

017

做用戶需要的設計,而不是“用戶要求的設計”。任何一個領域的最佳作品都不可能是由對用戶言聽計從的人做出來的。

(001~017:保羅·格雷厄姆對設計的總結)

018

有一個笑話。有人問:“要改進一個燈泡,需要多少設計師?”設計師說:“等一下,我們要改進的必須是燈泡嗎?”這樣的問題有時候會讓提問者看起來很幼稚,但事實情況剛好相反:他們是在用一種非常規的方式界定思考問題的方式。設計往往從這裡開始。但大公司裡問問題的人可能不多─這是他們需要外腦的原因。燈泡的後續故事是,最後那個設計師在不改變燈泡本身的條件下增加室內光照量,他在天花板頂部加了一扇窗讓陽光射入。

019

大多數大公司不會問自己的“蠢問題”包括:我們為什麼在生產這些東西?人們為什麼需要這些產品?假如我們徹底改變目前的產品會怎樣?要不要做點別的東西?也許應該停下來為現在的產品提供不一樣的體驗?什麼會讓我的消費者快樂?

020

害怕顯得幼稚。想像在一個大會議室裡,每個人都對議題點頭稱是,你可能是唯一一個舉手說“請等一下,這樣做沒什麼意義”的人。大多數人在這個想像面前會選擇放棄舉手,在這種情況下,點頭更容易一些,但好設計可能就此消失了。

021

忽略了弱勢群體。老年人可能因為看不清藥瓶上的小字而吃錯藥,關節炎患者可能根本握不住削胡蘿蔔和土豆皮的刨子,而世界上大多數設計都不會考慮左撇子。其實好的設計應該不需要特別的適應和學習,就可以給能力不同的人使用。這是創新諮詢公司IDEO在做一個牙膏項目的時候去拜訪同時用7種牙膏的人,和根本沒有牙的人的原因。

022

認為設計應該用來推動公司製造更多產品,或者將更多新功能用到產品上去。其實你在不斷擴大產品系列的同時,也在離你的消費者越來越遠。相比“滿足市場不同需求”這種好聽的說法,大公司其實在用複雜且重複的產品線掩蓋自己對消費者的一無所知。

023

焦點小組。這一條與上一條目相輔相成,焦點小組是指大公司為了了解消費者在想什麼,把目標消費群體找來討論,試圖找出設計的方向。但情況往往是,他們做出來的往往是“用戶要求的設計”,而不是“用戶需要的設計”。要避免這一點,大公司需要一個真正能解讀消費者的人,而不是一堆消費者調查問卷。

024

聯想的設計師曾經為某一系列的一體機設計了一個非常漂亮的支架。但在運輸過程中他們發現,這個東西讓運輸成本從4美元變成了20美元一台。在設計新的一體式台式機支架的時候,設計師告訴聯想副總裁姚映佳:“這次我會考慮節約運輸成本。”

025

調查問卷。和焦點小組一樣,調查問卷的問題並不在於其本身,而是人們把問卷結果等同於設計。調查問卷存在的問題是,調查者很可能把被調查者的意見理解成了自己希望聽到的樣子。保守大公司還有一個習慣是,他們對複雜的專業詞彙、行話和武裝過的設計流程感覺更踏實。

026

經驗。來自五星設計的平面設計師保拉·謝爾(Paula Scher)曾說:“當我對一項工作一竅不通的時候,就是我工作最出色的時候。”她曾在餐巾紙上為花旗銀行勾勒出那個著名的雨傘圖標。謝爾這樣解釋自己的觀點:如果你想尋找讓事情變得更好的方法,那些特定領域裡的豐富經驗會阻礙你的成功,因為你太清楚結果會怎樣了,你知道哪些方法不會奏效。

027

害怕重來。大公司是效率的代名詞,這不僅往往意味著環環相扣的流程讓微小的創新想法難以出頭,還意味著一旦某個產品進入流程,沒有人願意或者有能力讓它回爐再造,“就這樣算了吧”會讓一個產品堆滿糟糕的設計。換個說法是,如果喬布斯不夠龜毛,蘋果不會成為蘋果。

028

技術決定設計。 1980年代後期計算機芯片的應用讓石英表風頭減弱。但卡西歐這樣的大公司設計出來的芯片手錶是使用者的災難:那些集成了收音機、鬧鐘、計算器等功能的手錶往往需要使用者不斷按壓調控迷你鍵盤─工程師設計的時候非常簡單,但用起來卻一點也不友好。

(018~028:大公司設計部門注意!)

029

好看的設計首先有很高的機率被使用。好用但不美的設計,接受度會不高,於是好不好用也變得不重要了。這可能是認知偏見,但也是事實。

030

瑕不掩瑜。人們會對好看的設計上的缺失更有容忍力。

031

判斷好設計的方法之一是人們會對這個產品產生感情,比如起名或者給現有名稱起綽號。

032

美國認知心理學家唐納德·諾曼在《情感化設計》裡從三個層面解釋了這個問題:每個人對設計的認知都是從感性反應(我想擁有它)開始的,而後才是實際操作層面(它不難用嘛)和品牌效應層面(啊,那關乎我的個人形象)。一旦到達品牌效應層面,人們就會願意為這個產品或者服務付更多錢。

033

設計師伊夫·貝阿爾說:“如果你可以讓人們想摸摸你的產品,你的設計就成功一半了。”

034

日本設計師坂井直樹在評價Mini Cooper時這樣說:“車子果然還是要長得痞痞的才有人愛啊!”他判斷汽車設計是否受市場歡迎的另一個指標是:女孩子是不是會喜歡它。

035

家居品牌Alessi風靡的原因並不在於它們應用先進技術或者昂貴材料,而是讓自己的產品看起來很有趣,比如有時候是天真,有時候是惡作劇。 CEO Alberto Alessi曾經總結說:“一件好的設計作品必須能打動人,傳遞情感,在人們的腦海中形成畫面並帶來愉悅的體驗。而設計師的工作就是用富於表現力的語言展現這些具有表達潛力的東西。”

036

設計師巴克明斯特·富勒曾經說過:“當我開始研究一個問題時,我從不刻意去想它漂亮不漂亮;但一旦我完成這項工作,若它不好看,我就知道我失敗了。”

(029~036:“好看”的價值)

037

表面上看來,設計是為了解決某個問題而進行的創造性活動,需要大量的思考;“直觀”是一種無意識的過程,是人們的直覺在起作用。但事實上,很多設計或發明之所以偉大,恰恰是因為它們符合人們的直覺,源於並融入人們的生活。門和櫥櫃把手從來不是人們思考的對象,人們很自然地通過它們進行開啟的動作,從來不需要額外的說明。

038

一個有說服力的案例:Tuburet M牌可堆疊木椅(Stacking Stool)。紮實、舒適、線條流暢優雅、可以堆疊,且只用一塊木板塑形而成,沒有任何多餘元素。

039

但好設計並不意味著一味的減法。 《簡化的法則》的作者、羅得島設計學院的院長約翰梅達認為設計簡約的重要原則是去掉無用的,增加有意義的。另一個發現是:“好設計的每一個部分都是人們熟悉和陌生事物的組合。熟悉的事物吸引人們使用,而陌生的事物讓他們停留其中。”

040

另一種簡單的設計。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曾經為無印良品設計過一款掛壁CD機。它的外觀酷似一個掛在牆上的老式排風扇,正方型的底座中間嵌入圓形的CD碟片,只有一根拉繩從底座中間悠悠垂下。所有看到這個CD機的人都會下意識地去拉動那根細繩,轉動的CD盒裡就會傳來悠揚的音樂。這個設計源自於人們對於童年時期老式風扇和電燈的回憶。 “我的理想就是不需要說明書去告訴人們怎麼使用,它必須能讓人們憑直覺自然地去操作。”

041

遙控器設計、路標設計和武術之間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可選擇的東西越多,回應的時間也越長。遙控器的按鍵不用多說,路標數目越多越複雜,司機難以判斷的可能性就越大。

相應的,武師知道的搏擊技巧越多,出拳的時間可能就越長。

042

谷歌的搜索框是簡潔交互設計的最佳代表之一。雖然創始人謝爾蓋·布林說這個設計的來源只是因為公司成立之初請不起正經的設計師,但時至今日,谷歌也沒有改變那個小框。

043

“你這輩子做了什麼事?”

日本時裝設計師三宅一生:“裁了一塊布。”

044

樂高的另一個特點:這大概是全世界最不需要說明書的組合玩具。那些相對凹凸的表面,以及平滑的側面,讓人自然地想將一塊積木嵌在另一塊積木上。

045

一流餐廳的桌布總是白色的。這是店方向顧客傳達優質服務水平的媒介─那些深色或者花哨的台佈更容易隱藏污漬。

046

交互設計師Steve Krug關於網頁設計發現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人們其實是在掃描網頁,而不是閱讀。當大多數網頁設計師都以為要精心安排文字和圖片的版塊以便用戶閱讀的時候,大多數用戶其實只是匆匆掃過,抓住關鍵信息之後就略過了─所以網頁設計第一要素不是增加繽紛的功能,而是去除乾擾。

047

一個好的Logo設計最核心的原則是:只需要有一個元素被記住。最好的例子是FedEx標識裡面隱藏的那個箭頭。一旦你看明白了,你永遠都不會忘記它。

(037~047:越簡潔,越聰明)

048

設計不一定服務小眾市場。

設計師伊夫·貝阿爾與麻省理工大學教授Nicholas Negreponte希望可以為貧困地區的兒童設計一款價格100美元的電腦,但並不想設計一個廉價的產品。於是Nicholas Negreponte有兩個等式來描述自己的選擇:廉價的組件+廉價勞動+廉價設計=廉價筆記本電腦;一體化技術+先進製造+大量生產+酷設計=價格不貴的筆記本電腦。

最後他找了矽谷一些一流的工程師,並聘請設計公司Continuum做了早期計劃和產品原型。這些人湊在一起,排除技術不看的話,他們最重要的發現其實是“什麼是筆記本上我們不需要的東西”,比如貝阿爾討厭的Numlock鍵,又比如風扇,甚至是電源─他們最後用了溜溜球一樣的老式手搖充電方式來給筆記本供電,當然還有太陽能電池板作為第二能源。

最終這款產品轟動了2007年CES(消費電子展),雖然英特爾和微軟依然嘲笑它長得好奇怪,但它們也開始研發低成本電腦。筆記本界的現實一下子就改變了。

049

好設計不一定針對新東西,恰恰相反,按照日本設計師原研哉的說法:“創意並不是要讓人驚詫它嶄新的形式和素材,而應該讓人驚異於它居然來自於看似平凡的生活。不斷開發出這些創意才是真正的設計。”

050

好設計不一定來自設計師。

如今為了防止外帶熱飲燙手而設的紙套其實來自一個叫Jay Sorensen的人。 1991年他用餐巾紙包著咖啡紙杯,但太滑沒有抓住,滾燙的咖啡灑在了膝蓋上。於是他設計了Java Jacket的咖啡杯套,歷經多年沿革變成了你所見的紙套模樣。 (順便說一句,Costa咖啡外賣紙杯利用瓦楞紙表面起伏的褶皺隔熱是一個不錯的設計。)

051

設計師也不必只是一個設計師,事實上,他們應該是T型人才。這是來自設計公司IDEO的理論,他們認為設計師一方面要有所長,就像字母T裡的那一豎;另一方面應該廣泛接觸各種知識和領域,正如那一橫。一個有成長性的設計師應該可以從8號字體的T變成32號字體的T,而一家優秀的設計公司,應該是“TTTTTTTTTTTTT”。

052

幫助人們達到最理想表現的設計,不一定是人們最喜歡的設計。你可能根本不知道Dvorak鍵盤的存在,這種鍵盤發明已經超過50年了,並且被測出可以將人打字速度增進30%以上,因為它就是以此目的設計的:按照字鍵的常用程度分組,然後根據雙手交換打字的情況將字鍵定位。但是它從來沒有受歡迎過,供應商依然一律使用Qwerty鍵盤。

053

即便你有所準備,消費者還是不一定說實話(他們不是故意的)。 1994年,寶潔公司希望Continuum設計公司能協助其找到一種更加省時省力的清潔地板的方式。 Continuum的設計師通過實地調研發現,大多人拖地板前先用抹布擦地板,而且人們花在清洗拖把上的時間跟清理地板的時間幾乎一樣多。另外,清潔的過程充滿灰塵污垢,因此人們會在做清潔的時候穿上舊衣服─但有趣的地方在於,因為知道Continuum要來調研,他們事先都擦過一遍地板以示待客之道。以上結果是Continuum發現了這個習慣之後才挖掘出來的。

054

好設計不一定讓人一見鍾情

主要原因是人類對陌生事物有本能的質疑心理。 Herman Miller的Aeron座椅自1994年問世以來一直牢牢佔據著“人類有史以來最健康舒適的工作座椅”的地位。但在Aeron座椅上你找不到一條直線,它看起來就像是巨大的史前昆蟲的外骨骼。消費者當初的普遍反應是“坐著舒服,但是太難看了”。但Herman Miller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專欄作家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對此的思考是:“我們無法通過消費者反饋知道一個產品的確很糟糕,還是只是與人們既定印像不符所以才受差評。”

055

關於社交交互設計的邏輯:不要以為人們到了網上就完全變成另一種生物。

Google+的群組模式(Group)的故事是這樣的:Paul Adams現在是Facebook的全球品牌經理,在加入Facebook之前,他曾經是谷歌社交業務部門的用戶體驗研究員之一。在過去的5年時間裡,他在英國、美國、印度、中國,然後他發現,人們事實上重建了虛擬世界。他們幾乎按照現實當中的社交行為模式構建了他們的虛擬社交網絡。而這些網絡很多時候甚至遵從於遠古村落時期的法則。

“我們習慣把周圍的人分成不同的獨立圈子。”其中有一個關係特別緊密的核心圈,人數一般少於10人,上限還有一個150人的弱關係圈。 “一個人能記住名字並且對上臉的朋友最多只有150個。”Paul說,“在遠古村落裡,人口一旦達到150人,族長就會把村子分成兩個。”更神奇的是,他發現在Facebook上,人們基本複制了這個規律。在Facebook裡,每個群組一般有8人,弱關係圈的人數基本在130至170左右。而連接各個關係圈的不是娛樂明星也不是意見領袖,而是我們自己。 “明星可以提高一個事物的關注度,但真正影響我們最終決定的是核心圈的那幾個人。”Paul說,“這意味著所有社交網站,或者所有同社交行為有關的業務,包括廣告、營銷等等,都必須圍繞人的社交圈子進行設計。”

056

好設計不一定節省你的時間。

如果說最近的熱門應用Pinterest的好設計還有一部分依賴於它呈現的精美圖片,剛剛回歸的閉合社交應用Path2.0則完全靠交互設計(想想那一下子就甩出來的顫抖的小圖標)征服了一群用戶,包括之前拋棄他們的那些。好的UI導航明確,不會讓用戶把時間​​浪費在弄明白“這是什麼”上,但它的確讓用戶沉迷其中,比如Pinterest瀑布式的自動載入菜單,就讓人產生想看看“下面還有什麼好東西”的衝動。

(048~056:設計沒有一定之規)

057

費布那契(Fibonacci)數列。即一個數列中每個數都是前兩個數的總和。設計師經常使用的一個數學原則,這種數列在自然界經常被發現,比如花瓣的數目,銀河系渦狀星雲和人類手掌的骨頭數量。正因如此,很多人認為應用這個數列的設計本質上就富有美感。

058

黃金分割定律。跟費布那契數列緊密相關的一個法則。費布那契數列中的任何一個數字,用旁邊的一個數字除之,其結果跟黃金比例差不多。符合黃金分割定律的東西包括:帕台農神廟、鸚鵡螺、達·芬奇著名的《維特魯威人》、可口可樂易拉罐和蘋果iPod播放器。

059

三分定律。即九宮格,把設計中的主要元素放在網格中的一個交叉點上,其結果常常被認為是有趣的,或者俱有美感。值得一提的是,這個位置關係依然跟黃金分割定律有相近之處(如2/3=0.666,而黃金比例是0.618)

060

對稱法則。大腦會認為外觀平滑、曲線狀或對稱的設計是美的設計。哈佛醫學院的認知神經科學家Moshe Bar的研究證明了這一點,如果人們看到邊緣粗糙、輪廓尖銳的設計,大腦皮層會加速運動,導致焦慮,這是那些看起來雜亂無章的設計讓人覺得不安的原因,因為“大腦不喜歡不確定因素”。

061

範·雷斯托夫效應(von Restorff Effect)。相對於普通物體,這個效應是要增加物體的特殊記憶。那個著名的“我愛紐約”圖案,是設計師米爾頓·格拉澤在1970年代美國經濟蕭條時候做的。他將心形圖案穿插在字母之中,然後這個圖案至今依然風靡全球。這個設計的秘訣在於大腦在一堆常見事物中捕捉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057~061:師法自然)

062

1992年輝瑞公司在臨床試驗一種治療心絞痛新藥的時候,發現這種藥不僅對心絞痛沒什麼用處,還會導致腸胃問題、背痛和男性勃起。如果輝瑞就此停滯,那麼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藥物之一萬艾可(偉哥)就不會問世了。

063

大多數人可能都無法想像,我們慣用的黃色便利貼實際源自於3M公司實驗室裡失敗的膠水產品。 1960年代,科學家Spencer Silver博士,偶然發現了一種有不尋常特性的膠水,其粘性無法長久持續,粘好的東西稍後可以撕下來。這一發明隨後被擱置了近10年。直到1974年,3M的工程師富萊(Art Fry)在參加禮拜時發現,夾在歌本里作為標記的紙條經常在翻頁時脫落,如果有一種膠水,有點黏卻不太黏,可以反复撕貼又不損壞紙張就太完美了。於是,斯賓塞的黏合劑派上了用場。 1980年,便利貼誕生。這張黃色的小貼紙讓人類信息交流的方式發生了革命性變化。而身價10億美元的便利貼隨後也成為3M公司最有價值的資產。

064

LOMO相機最早是蘇聯間諜用的迷你相機。在膠片機時代,LOMO還勉強能湊合著用,進入數碼時代後,LOMO已接近被淘汰的命運。

1991年,兩名維也納的美術學生無意中發現使用這種相機拍出的照片,色彩比一般相機的要鮮豔,而且四周會顯得比中間暗很多,形成一種特殊的“隧道效果” ,他們立刻被這種風格所吸引。之後,他們促成了LOMO攝影愛好者協會,聚集喜歡“隧道效果”的攝影愛好者。隨後,攝影協會甚至說服了列寧格勒光學儀器廠繼續生產這種相機。 “LOMO”的含義也從列寧格勒光學儀器廠的英文簡稱變成了“Let Our Life be Magic and Open”(讓我們的生活變得魔幻和開放)。

065

早在1916年,可口可樂為了讓自己脫穎而出,在發起瓶身設計招標的時候提出了一條苛刻的規則:不僅要和市場上其他飲料瓶相區分,並且無論白天還是黑夜,甚至被打破了也要讓消費者馬上辨認出這是可口可樂。最終,一家名叫Root Glass Company的公司滿足了這個要求,並讓可口可樂公司在1920年的銷量衝到了每天700萬瓶。

066

你曾經見過多少次人們不理會已經鋪好的小路,另闢蹊徑?建築設計師Louis Kahn受此啟發,在為一家學院設計綠地的時候並沒有做任何人為標記,它只是讓人們在上面自由穿過,最後按照行人的步行習慣增加了一條小路。

067

手錶​​設計另一個有趣的故事是:當手錶因為各種技術已經把精准定時當作稀鬆平常的事情的時候,石英表市場陷入了低利潤的惡性循環裡。但Swatch換了一個角度看待問題,它沒有把手錶當作計時工具,而是時尚配件。和各種時裝、印花設計師的合作讓Swatch大放異彩,手錶也自此進入了快速消費品領域。

068

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認為好的汽車設計跟建築一樣,是外在靜態形式與內在動力之間的平衡。對於建築而言,外觀很好,內在也要傳達出讓人動起來的體驗才行。而汽車的內在,則是駕駛時體驗到的移動動力。兩者因為平衡而蓬勃興盛。

069

故事板(Storyboard)曾經是皮克斯動畫工作室用來創作動畫影片的方法之一。在開會時,他們會將一個故事的初步構思用連環畫的形式展現在故事板上,講給其他人聽。 Kevin Grignon是IBM高級用戶體驗設計師,他和他的團隊正把這種形式運用在用戶​​調研報告當中,把那些枯燥的技術術語和數字變成一個有人物有細節的故事。 “柏拉圖曾經說過,那些會講故事的人會統治世界,”Kevin說,“把列表和數據轉化成故事,可以更生動地傳遞信息,尤其是能表現用戶的情感和他們所處的情境,對於設計很有幫助。”荷蘭TU Delft大學的教授PJ Stapper 也是這一方法的推崇者。 “故事板結合了文字和圖片,讓人們可以對抽象的東西有一個身臨其境的感受,你甚至可以用手指著其中任何一幅畫面發表意見。”

070

《連線》雜誌創刊時的創意總監John Plunkett說:“我們希望刻意避開許多當代雜誌會使用的設計技巧,我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什麼多數雜誌看起來都一個樣。我們尤其想忽略那種約定俗稱的規矩:好設計=細緻、有品位、優雅、拘謹。我覺得好設計的定義應該視設計的內容而定,對《連線》雜誌來說,鮮活的感覺比細緻更重要。”

071

施樂設計師David Liddle認為科技發展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狂熱者”(靠代碼控制電腦)、“專業人士”(說得出三種CPU區別)和“普通消費者”(只在乎能不能玩憤怒小鳥)。但這些階段的最佳觀測物不是電腦,而是遙控器。 “那些製造商推出按鍵超過30個的遙控器,這種複雜設計沒有任何優點。”未來的設計一定是簡單的,因為他們把複雜的東西藏在了身後。

(062~071:思考的另一個角度)

072

IDEO公司的設計邏輯:好設計應該是商業價值、人類需求和技術應用的結合點。

073

信息可視化。 Information is cheap,the point values​​。用友好的圖形界面梳理信息的Inforgraphic為普通人提供了另一種看待世界的視角。 “信息可視化其實是講述數據背後的故事,揭示被遮蔽的事實。”可視化信息設計師David McCandless說。

074

隱形的交互界面。最新發布的概念相機Air Clicker由兩個環圈組成,一個戴在拇指上,一個戴在食指上,拇指上戴的小環有開關按鈕和照相機鏡頭,食指上戴的雙節環有一個張力傳感器。 Air Clicker再通過藍牙與智能手機相連,因此無需相機和各種不必要的組件,動動手指就能實現隨意拍照了。機器的界面消失了,你需要動的只有你的手指。

075

設計體驗而不僅僅是產品。美國德布林公司的總裁拉里·凱利認為膚淺的產品設計更注重吸引和購買,但一般很少顧及使用和其他擴展行為。但其實後面的步驟才是讓消費者產生忠誠度的關鍵。

(072~075:好設計,多維度)

076

從用戶需求出發製定整個產品戰略。蘋果一度也是工程技術導向的公司,多數產品是配合技術可行性開發出來的,這樣可以保證時效;但喬布斯回歸之後的Think Different原則讓這家公司產品發展步驟改為設計、開發和批量生產,如果不能支持消費需求,則無開發的必要。

077

將復雜性藏在用戶不為所知的地方。 Macbook Air屏幕和鍵盤之間隔開了一條細縫,為了打開時不至於遮擋住散熱槽,影響散熱效率;鋁合金外殼上粘貼了由石墨製成的散熱薄膜,以便使熱量擴散出去;四塊巨大的電池板被放在了遠離觸控板的一端,以防熱度燙手。

078

First to do it 與First to do it right之間的區別。觸摸屏技術、滑動解鎖以及Siri都非蘋果首創。這些技術在蘋果採納它們之前多半已經經歷了漫長的發展過程,但仍然被人們認為是某個機密實驗室裡的研究項目或者科幻電影裡的場景。直到蘋果把它們裝進了iPhone這樣一個可以被揣在任何人口袋裡的東西上。而蘋果之所以能成功的關鍵在於它們懂得把高深的技術隱藏在日常化的設計背後,讓人們可以幾乎不用學習就能上手。

079

好工匠不會在櫥櫃背面使用爛木頭。蘋果產品的真正進化需要拆開來才看得到。 Mac Mini新款內外融合,而舊款的外殼看起來僅僅是個罩子。同樣的還有iPhone3代和4代之間的區別。 Jonathan Ive說:“我總能理解那些用手製作而成的東西的美,真正重要的是你在其上所花的心思,我看不上的是一個產品中的草率。”

080

材料引導形式。 Macbook採用一體成型工藝,這得益於蘋果對鋁材的再加工;iPhone4機身側邊有3道黑色分割線,它們同時也是手機的天線,因為直接在金屬條上註塑而成,和金屬條保持了近乎天衣無縫的貼合。這些都是需要觸摸才能感覺到設計之優秀的產品。 “最好的設計不會將形式同材料分裂,我們體驗和探索材料,學習特性和工藝,這是我們工作中極為重要的。”Jonathan Ive在接受Core77採訪時說。

081

把不妥協推向極致。大約5年前,蘋果打算在新一代Macbook上增加一個提示攝像頭工作狀態的小綠燈。因為光無法穿透金屬,這看起來匪夷所思。後來蘋果發現可以用一種激光器在Macbook的鋁殼上打一個小孔,讓光線透出,而肉​​眼根本無法發現。但這樣的激光器當時售價約25萬美元一部。結局你猜得出來,蘋果最終說服了賣家簽署了一份排他性協議併購買了數百台。

082

Should be fun!你很難解釋iPod出錯的時候出現的那個哭喪著臉的表情到底有什麼用意:嘴角耷拉著,眼睛還變成了兩個小叉。他們還在自帶的那個記事本App上添加了幾條細線,讓記事本看上去像撕掉了幾頁紙一樣,儘管你可能沒注意到。

083

喬布斯最討厭蘋果產品中的鍵盤設計,“F鍵到底有什麼用!”喬布斯曾經在一次交流會上一邊咆哮一邊拿鑰匙撬走每一個F鍵,直到撬完才心平氣和。蘋果一直是奧卡姆剃刀理論的擁躉,“如無必要,勿增實體”。

084

創造體驗。 iPod+iTunes讓用戶擺脫了劣質盜版音樂,iPhone+App Store讓用戶得到的遠遠超過一台手機,其實即便不考慮商業模式這麼宏大的問題,蘋果產品的體驗也能從一個充電器接口上看出來。 Macbook的充電接口是一塊磁鐵,這樣即便電線被障礙物絆住,也不會把整個筆記本牽帶下來。這個靈感據說來自日本某款電飯煲。

085

A leader, a vision。我們紀念喬布斯。

086

Wacom Inkling數字繪圖筆(商業價值獎、大眾價值獎第一名)

你做設計時再也不用在草稿紙和電腦之間來回切換,它可以將筆跡同步轉換成數字信號,因此紙筆所繪圖像會被自動存儲為數字格式,一根USB線就可以傳輸到電腦同步修改。隨時隨地記錄靈感成為可能,同時還幫用戶找回了真實紙筆的舒適觸感。

087

Dyson Hot加熱器(商業價值獎第三名)

它用類似小朋友玩的吹泡棒的造型加上申請專利的空氣倍增技術,可以讓產生的熱空氣增加5倍,發出的熱氣不會超過灰塵的燃點。整個機器沒有任何活動組件,撞翻之後自動關閉,機身的圓環頂部有磁鐵,可以把遙控器和機器本身連接起來(這個遙控設計被認為是繼iPad2 Smart Cover之後最好的磁鐵使用設計)。

088

波音787夢想飛機(商業價值獎並列第一名)

該機型的基本設計思路是為非樞紐城市提供經濟可行的直航服務,為乘客提供更多便利。大量採用碳纖維合成材料代替鋁合金,使用商用機型中最大尺寸的舷窗、改進的空氣過濾系統、更自然的客艙增壓系統以及優越的客艙隔音系統等。能源方面,與其他同尺寸噴氣客機相比,油耗要低20%。 (你在前面的環保欄目裡應該已經看到更詳細的內容。)

089

飛利浦Convenience閱讀燈(大眾價值獎第二名)

這個產品把LED照明整合到了一塊亞克力材質的板上,開啟時只會照亮書頁,而不是周圍環境,哪怕再貼近也不會影響其他人。同樣因為材質的原因,攜帶非常輕便,但唯一的問題是尚沒有解決因為重物壓迫或者摔打帶來的損壞問題。

090

Sinch耳機線收納器(大眾價值獎第三名)

Sinch是一個用來保護耳機的創意產品,能收納耳機線並防止纏繞打結。膠質材料的綁帶內部封裝了磁鐵,而綁帶可以藉助耳機插頭等安裝在手機等設備上。用戶可以把耳機線繞在綁帶上加以保護。如果暫時用不到耳機,不用拔出插頭,只要用Sinch收納一下即可。想用耳機的時候,只要輕輕一拉,耳機線就會自動解開。

《第一財經周刊》對話各家設計諮詢公司,話題包括“你認為什麼是好設計”、“如何看待中國設計的現狀及發展”以及“2012年的創新趨勢”。

Continuum中國CEO 柯睿思(Chris Hosmer)

091

中國消費者非常重視性價比。這不僅僅是為了省錢,而是他們覺得這錢花得“值”。聰明的公司懂得如何運用創新和設計來迎合這種理念,讓產品增“值”,而不是打價格戰或者犧牲質量。這是中國設計將崛起的原因。

092

很多公司機構都把設計看作業務的一部分,大家都在鼓勵創新、試驗以及承擔風險。只有一點需要注意,那就是了解設計的方法論和在實際情況下運用好設計是兩碼事。成功的公司往往在兩方面都下工夫。而很多人以為知道了流程和工具就大功告成了。

093

讓我們的數字生活變得更加便捷的設計將在2012年發揮巨大影響力。這些設計能讓技術變得更加簡單、容易上手、操控性好,並且有趣。 NFC(近場通訊)技術可能取代常用設備之間的有線連接。這種技術讓我們得以重新定義未來人類和周遭世界互動的方式。

094

好設計讓現有的世界變得更有人情味。對我來說,人情味是最簡單的用來描述一樣東西是有意義的、帶來滿足的、好用的、好看的、能快速解決問題的並且是能賺錢的詞兒。

青蛙設計創意總監馬偉豪(Mario van der Meulen)

095

中國的設計行業目前面臨人才結構的問題,目前許多本土設計師還在步他們西方前輩的後塵,模仿或者繼承他們崇拜的西方設計師的風格進行設計。這並非“中國設計”的真正意義所在。

青蛙設計創意副總監李子俊(Ian Lee)& 亞太區總經理張穎

096

很多從業者和客戶都很快接受設計研究和創新實踐,但並沒有形成一個長期可持續的商業模式。許多國際化品牌都把自己過去的價值鏈直接搬到中國來。因此困難在於如何讓全球總部了解在中國要在全新的平台和技術背景下發展創新是和其他國家或者地區完全不同的一件事。

097

中國公司里海爾是有很多潛力的。這家公司很善於利用它們龐大的分銷和服務網絡提供零距離客戶體驗。這在一些三四線城市是非常有競爭力的。另一家是中國移動(微博)。這家運營商現在正站在一個拐點上。它們需要變成一家不僅僅提供數據和語音服務的公司。事實上它們已經被逼到了牆角,不得不開始創新。

指南設計創始人兼設計總監週佚

098

不同的設計專業之間的界線開始模糊,出現融合的趨勢。這是需求所驅。現在企業希望尋找綜合性的設計手段,解決品牌、市場、用戶等各個方面的問題,這一需求驅使不同設計專業加快融合速度,廣義的設計諮詢更能體現價值。

099

2011年在狹義的產品層面值得稱道的設計與創新的確不多,不過在服務模式和商業模式方面的創新倒是層出不窮,比如微信。它們是為這個時代而生的事物。

100

一本書和一部紀錄片

《關鍵設計報告》(Designing Interactions), 比爾·莫格里奇(Bill Moggridge)著,中信出版社。

《設計天賦》(The Genius of Design),BBC出品,共5集,每集長1小時。

前者梳理了從鼠標到手勢操控等各種影響過往與未來的人類交互設計,後者則概述了產品設計的點點歷史,從能把阿森納球隊Logo烤在吐司上的麵包機開始。

來源:第一財經周刊

特別注意:本站所有轉載文章言論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所提供的攝影照片,插畫,設計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繫,文章轉自alibuybu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