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之城的創業心酸:成本低 資源少

當沿海城市的互聯網創業泡沫肆無忌憚地膨脹,當北上廣深的創業者為辦公房租、員工工資、同質化競爭焦頭爛額,成都的互聯網創業者偏安一隅,以沿海城市一半的成本,追逐著同樣精彩的創業夢。

01

一直以來,四川是中國的勞務輸出大省,輸出的多是從事服務、加工行業的藍領和農民工。而隨著互聯網浪潮步伐的到來,王小川、陳歐等越來越多的川籍企業傢嶄露頭角,四川成都本土的創業企業也像雨後春筍一樣出現在這座內陸城市。

土生土長的成都企業正在發力。5月27日,四川迅遊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正式掛牌交易,開盤價為44.55元,開盤後即刻上漲44%,達到首日上限。5月8日,成都手遊公司尼畢魯科技(Tap4fun)正式公開招股書,擬登陸上交所,其2014年收入約5億元。而手機運動軟件咕咚最近獲得瞭第三輪共三千萬美金的投資,他們的目標是:去納斯達克上市。

成都的創業氛圍也日益漸濃,僅天府軟件園創業場一傢孵化器就累計有項目630餘個,在孵項目160餘個。創業場每年為創業場團隊引導投資1億元,每年協助創業場企業成功取得創新基金500萬元。而成都高新區專門針對移動互聯網領域的創業設立瞭8000萬的天使投資基金。

國內外的知名企業也接踵而至。IBM、EMC、Dell、騰訊、阿裡巴巴、華為等均在成都設點。而就在最近,四川省人民政府與騰訊公司在成都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就“互聯網+”達成全面深層合作。這座歷史上易守難攻的城池勢必成為互聯網大佬們的必爭之地。究竟成都的創業有哪些特點?為何近幾年出現瞭川人回鄉創業的風潮?未來的發展又有哪些瓶頸?



創業成本低

“回成都這一步走對瞭。”曾擔任華為無線GSM研發總裁的李偉告訴記者。兩年前,他舍棄瞭華為的數百萬年薪,回到成都創辦手遊測試公司TestBird。除瞭父母在成都,李偉坦言,成都的創業成本是北上廣的一半。他以自己公司為例,總部在成都,並在北京四環外的望京設有辦事點。他說:“北京的房租是成都的8-10倍。”

兩年時間,公司從原來李偉帶來的幾個技術骨幹擴張到瞭88人。原以為在成都很難找到技術人才的李偉卻在成都的電子科大、川大找到瞭好些得力幹將。“同樣的工程師,在北京可就不是這個價。”的確,內陸地區一直都是外包、來料加工等勞動密集型產業聚集的地方。得益於前幾年大公司的入駐潮,以及本土高校,成都的人才質量正在逐步提高。這是李偉回傢創業前未曾料到的。

“我們公司員工大部分是四川人,人們總是覺得成都是休閑的地方,但其實人們並不懶,我們公司加班到晚上12點是很正常的事情。隻是大傢在休息的時候耍得更嗨。”李偉又做瞭補充。他翹著二郎腿,露出很自豪得笑容:“預計明年一季度我們要沖擊新三板。”和李偉一樣在外打拼多年的王茂選擇瞭回成都創業。王茂畢業於四川大學,之後在位於北京CBD的萬達工作,成功跳槽到同樣從事房地產、土地投資開發的蔚藍卡地亞,擔任營銷副總。王茂在天府軟件園創辦的泡泡洗衣在2014年7月初上線,7月底便獲得蔡文勝的數百萬人民幣天使投資。

在她眼中,成都的創業者很團結。她告訴記者,她們有個不到50人的微信群,還會不定期組織活動,約飯。“成都不像北京那麼大,大傢半個小時左右就都能聚起來。”聚會時,創業者們會相互分享自己遇到的“坑”。“沿海城市創業公司太多,他們會相互爭搶資源,我們則沒有。”

在得知李偉以8元每平米每天的價格在望京租房的消息後,王茂稍顯得意:“李總租貴瞭,我在CBD國貿租的辦公室比他便宜點兒。”但隨後,王茂又神色黯淡下來:“北京的房租簡直是給的我很心痛啊。”

創業成本低是眾多成都創業者們的共識。剛剛拿到天使投資的薛松是成都騰訊系的創業者,他創辦的遊戲公司回響科技目前入駐於成都天府軟件園創業場。在這裡,他享受著第一年全免的優惠。上文中提到的尼畢魯、品果也都是創業場孵化出的項目。

當創業項目年滿一歲,它們將進入加速器,享受遠低於市場價 的房租,年終還將獲得極有力度的補貼。山西人張哲來到成都創業與“傢鄉情結”無關,作為垂直科技有限公司的CEO,張哲告訴記者:“我們在這裡,一年房租加物業費的開銷是14萬元。”這相當於一年在望京租3.5張辦公桌的價格(望京soho單租辦公桌:800元每周)。而在camera360首席運營官顧銳眼中,內陸地區最難能可貴的是人員很穩定,“這邊的人沒有那麼浮躁,在我們公司有很多5年以上的老員工。”

資本及營銷是痛點

雖然眾多成都創業者在談到創業成本時如數傢珍,但他們也向記者坦言在成都創業亟待解決的問題。

第一,資本方面。

重量級的風投、私募幾乎都在北上廣深。泡泡洗衣CEO王茂表示,成都本土的資金喜歡快進快出,在長遠規劃和戰略方向上和沿海相比仍有一定差距,而且成都沒有FA(Financial Advisor,財務顧問)。

先融資而後才註冊公司的回響科技創始人薛松說:“其實應該先註冊公司,把結構弄成一個適合拉投資的狀態。投資商對股權結構要求各不相同,這個之前沒有經驗。”他在確定融資之前也考慮過成都本土的投資人,但因為融資速度和時間的關系,最終選擇瞭來自沿海城市的一傢風投。

不過好在正如咕咚運動CEO申波所說,現在全國的優秀基金都把成都作為一個重點的城市,每天的路演、看項目的都很多。 天府軟件園也開始為園區裡的創業企業開設各種課程,從如何拉到第一筆投資到手把手教你登陸新三板,創業者因為“不懂”而掉入“坑”裡的情況越來越少。

第二,商務及營銷方面。

即便成都有“手遊之城”的美譽,但諸多成都手遊公司向記者表示,手遊在成都的優勢在於研發,發行商也有,但基本沒有渠道商。“商務還是要在北京做。”回響科技薛松也表示,成都的展會相對少,條件許可的話,會在北京設個辦事處。這樣的情況也在倒逼成都企業做出突破。尼比魯推出手遊“銀河帝國”,曾超過“憤怒的小鳥”沖到蘋果iOS美國區付費榜第一名,而尼比魯就是靠自建渠道。

成都的非手遊企業在商務拓展上面臨同樣的問題,他們采取瞭定期前往北上廣出差,密集拜訪的辦法。Camera360顧銳表示,在成都媒體報道的渠道還是較窄,能夠輻射全國的門戶網站都在北京。Camera360會定期派人過去交流,也準備在北京招聘專門負責媒介公關的員工。就在記者來到天府軟件園采訪的當天,咕咚運動CEO申波飛到瞭北京,或許通過頻繁的出差可以彌補地理上的距離。

第三,尖端人才方面。

雖說成都的人才正日漸充足,但平心而論,對於最尖端人才的需求還比較大。顧銳向記者坦言,目前行業競爭非常激烈,但新人培養周期太過漫長。創業公司不像大公司,一個新人來瞭,就要求他迅速熟悉業務。而通常情況下,一個新人就算很努力也要大約半年的時間才能獨當一面。“最優秀的一幫人,一定是被大公司挖走瞭,那些大公司居然大三就開始挖人瞭!”

不過,也許是受蜀國文化的影響,“三顧茅廬”對於成都創業者的影響正幫助他們獲得更多的尖端人才。李偉曾為瞭請人才,跑到那位“候選人”傢裡住下。顧銳也曾借投資人的辦公室在北京挖人。而專註於智能投影電視的極米科技CEO鐘波則認為,成都的尖端人才問題很快會得到解決。因為受迫於北上廣對於外來人口的控制,房價超常規上漲、戶口門檻所導致的歸屬感落差問題,很多有實力的人才正在考慮轉向生活性價比更高的省會城市,而省會城市的發展也逐漸能夠承載尖端的人才。

俗話說“少不入川”,在看來,是改變這句老話的時候瞭。

from:騰訊科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