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稱安卓手機因廉價平民化而打敗iPhone

在2012年的智慧手機市場中,谷歌和蘋果的競爭態勢正在發生微妙的轉變。全球範圍內已經有多次市場資料分析顯示,Android設備正在逐漸超越iOS。去年年末,谷歌CEO施密特也曾宣稱他們已經獲得了平臺級別的勝利。就此,國外著名科技博客Gizmodo發表分析文章認為,Android生態系統所採取的平民化策略是其中最為重要的原因,以下是文章全文:

當iPhone面世時,它是萬眾矚目的焦點,也是智慧手機的代名詞,從來沒有一款手機能如它一般,成為千萬人的夢想。然而,隨著時間推移,起碼在智慧手機純銷量上,蘋果在和谷歌的競爭中開始逐漸處於劣勢。那麼,到底是什麼改變了一切?

窮人改變了一切。

與其他智慧手機相比,iPhone走在完全不同的一個極端:它性感、優雅、追求極致,但價格也高不可攀。而許多Android智慧手機則只能說剛剛及格,對得起觀眾,直白一點就是對得起售價。如此一來,谷歌儼然成了一位造福大眾的民主鬥士,而蘋果則是屬於那些貴族們錦衣玉食的玩物。

不知是否有人記得,當第一代iPhone離開約伯斯高高舉起的雙手,成為待價而沽的商品時,它是多麼的昂貴。當時,即使捆綁了兩年的服務合約,一部4GB版的初代iPhone也要500美元(約合3108元人民幣),8GB版則要600美元(約合3730元人民幣)。但即使如此,面對潮水般的設備啟動請求,AT&T的伺服器也幾乎癱瘓。演員、模特、歌星、學者、設計師等對它趨之若鶩,iPhone成了富人的象徵,中產階級炫耀把玩的奢侈品。隨後,谷歌以200美元(約合1244元人民幣)的售價發佈了第一款Android手機。當時除開小眾極客以外,幾乎所有人都對那部“玩具”嗤之以鼻。

但如今,情況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Android已從星星之火變成了燎原之勢,在全球的各個市場,谷歌都已超越蘋果,佔據了主導地位。本月早些時候,三藩市紀事報做了如下報導:



“來自IDC的分析資料顯示,包括蘋果、三星、HTC、RIM在內,2012年第三季度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為1.81億部,其中75%採用谷歌Android系統,蘋果iOS設備僅占15%左右。與2011年同期比較,Android系統的市場份額增長高達91%。”

這無疑是一場壓倒性的勝利。然而,在大獲全勝的同時,Android系統也已經成長為一款成熟、複雜、精緻的移動作業系統。在它的旗下,也終於出現了Nexus 4和Galaxy S3這樣軟硬體出色、使用者體驗上乘的設備。不過,它們還不是Android的殺手鐧。

中興Warp、LG Motion、三星Captivate等才是真正為android贏得勝利的功臣,它們售價都在50美元至100美元(約合311至622元人民幣)左右,甚至更低。雖然它們都是速食麵一般的廉價二流產品,但面對以價格為第一考慮的老百姓們,它們擁有真正的競爭力。

皮尤研究中心互聯網與美國生活專案的最新報告顯示,Android手機屬於中低收入的民眾們。在調查物件中,年收入3萬美元(約合18.7萬元人民幣)的人群約有22%個體擁有Android設備,僅有12%的選擇iPhone;在年收入5萬美元(約合31.1萬元人民幣)的人群中,Android和iPhone的比例則分別為23%和18%。顯然,收入越低人們選擇Android手機的幾率越大,昂貴的iPhone也越難得到青睞。

收入水準並非造成這一現象的唯一原因,包括種族、學歷等其他許多社會經濟因素也在其中發揮作用。普查資料顯示,美國境內黑人和拉美裔中等收入家庭中,主婦所能支配的資金遠遠少於同樣階層白人家庭的婦女。因此,黑人和拉美裔家庭主婦選擇Android手機的可能性也更高。調查顯示,在黑人和拉美裔人群中,Android使用者的比例較蘋果使用者高出整整12個百分點。學歷方面,無論哪個種族,高中及以下學歷人群裡38%的個體為Android使用者,而選擇iPhone的僅有31%。

由此一來,在美國通信運營商Boost Mobile和MetroPCS的宣傳資料及店面中,只能看到Android手機就不足為怪了,他們都以低收入人群為消費群體。如同NBC去年報導所言,就連三星這樣來自亞洲的業界巨頭也在努力爭取低收入人群的信任。報導中NBC談到,三星宣傳其Galaxy Note II的一則廣告以“拍全家福”為主題,凸顯這款手機照相應用的優勢,但所有家庭成員均為非洲裔美國人。並且,早在“全家福”以前,三星就多次聘請黑人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在其產品廣告中出鏡。美國智慧手機市場中,非洲裔消費者是增長最快的幾個人群之一,三星的廣告宣傳無疑具有相當的針對性。

回頭再看蘋果的廣告,其中雖然不乏撒母耳·傑克遜和大小威廉姆斯姐妹這樣的黑人,但他們都是極為富有的黑人。除此之外,我們只能看到白人影星佐伊·丹斯切爾手握iPhone的表演了。

當然,蘋果絕對不會採取與三星類似的行銷策略。蘋果絕對不會為了打擊HTC或者摩托羅拉,而去討好那些價格優先的消費者。也許,這樣做是為了保持iPhone的神秘感;也許,這樣做是為了保證盈利性;也許,二者兼而有之。不管怎樣,與Android設備比較,iPhone永遠高高在上,蘋果應該也會一直保持它這樣的形象與定位。

但Android手機生產商們不會像蘋果一樣頑固。借助Android系統的開放性,他們不用向谷歌繳納任何費用。成本大幅降低最終受益的還是消費者:雖然在廉價的同時,大多數Android手機速度緩慢、做工粗糙,但它們仍然“及格”。無論是播放音樂、閱讀郵件、分享照片還是發送微博,它們都能勝任。雖然矽谷的精英們可能對其不屑一顧,但大多數人還是不願甚至無法購買一款售價高達200美元甚至300美元(約合1244元至1866元人民幣)的智慧手機。他們不關心視網膜屏還是LTE 4G網路,他們真正需要的是擁有基礎功能的實用產品,對得起自己的荷包的產品。

在智慧手機市場中,培育出無孔不入的Android產品,讓它們變得唾手可得,這才是谷歌真正的精明之處、狡詐之處。去他的改變世界,去他的極致經典,能讓消費者買帳就好。蘋果也許會是歷史上最具價值的企業,但只要Android能一直為手機生產商們提供動力,老百姓們能一直買到廉價的產品,谷歌就牢牢的佔據著主動。也許終有一天,那些個富人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形單影隻。

本站文章均來自網絡,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編輯僅做翻譯,若有侵犯您權益,請聯繫編輯處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