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機器人會有“性”福生活嗎?

同意性開放這件事似乎讓很多人非常痛苦,當人們正兒八經談論性的時候,大多都是這些話題:體位、丁丁的保養等。這些話題都讓成人有很大興趣,但是這樣話題其實是不健康而且過於保守的。很多人不喜歡兩個男人做一些浪漫的事,有些人也不喜歡兩個女人做浪漫的事。即使,他們可以有一個“合適”的方式將這件事公開,社會也給與瞭很多規則:一夫一妻制、金錢、婚姻等,而且是全球通用的規則。你要違反,就隻能接受輿論。

如果你想享受性福生活,又不想有孩子或者輿論壓力,你會不會考慮一種新的性玩具:機器人。當然我們想在這裡討論的並不是機器人成為性工作者的可能性,因為它一定會發生,我們想利用性機器人討論人對機器人倫理的看法。

1

機器人會主導未來“性”世界嗎?

我們生活裡的很多東西都變成數據瞭,書、音樂甚至錢,這5年裡我們完全把CD拋棄,最終變成你播放器裡的一段數據。人與人的關系可以通過社交網路完成,我們從網上定食物,因為我們的冰箱告訴我們:沒東西吃瞭。我們的生活在這幾年內發生瞭巨大的變化。

但是我們的性生活似乎愛在原地打轉,我們最多用一些軟件找新的伴侶。但是維多利亞大學的一個研究表示:2050年以前,機器人會代替大部分性工作者。現在的性玩具太先進瞭,甚至有可以和iPad搭配的玩具,所以這個難道不是接受性機器人的基礎嗎?你可以覺得丟臉、嘲笑甚至唾棄使用這些東西的人,但改變不瞭的是:人們已經準備好接受性機器人的到來瞭。



道德界限在哪裡?

就拿iPad性玩具來說,它分為和人體接觸、模仿人類的部分,和視覺、聽覺的輔助從而達到刺激用戶的目的。所以真的機器人可能也隻是這樣而已:隻是個玩具。2010年第一個性機器人Roxxxy被開發出來, 它具有人工智能、語音識別功能,所以它可以和用戶簡單的交流。

我想說的是,這樣的功能和iPad帶來的刺激是相同的,你甚至可以更新Roxxxy的軟件!iPad玩具和Roxxxy都屬於我們不想讓爸媽看到的東西,所以在使用的時候心理上的感覺並不會有什麼不同。所以機器人在道德界限上和真人的性工作者完全不同,你不會接受“去東莞”的那種法律制裁和道德輿論。

就算你不用,你也應該關註

Roxxxy的開發者告訴Discovery:“我們當初開發Roxxxy的時候並不是想要將它變成性玩具,而是想讓它變成智能保姆,它可以照顧阿茲海默癥的病人,交流的能力可以幫助病人恢復溝通的能力。”但開發者同樣看到瞭另外一個產業:性產業。

其實有些人覺得,Roxxxy根本沒有離開“醫療健康產業”。健康的性行為可以帶給人們更好的生活,有很多因為自身條件不能享受性行為的人,可以通過機器人滿足自己:從某方面來看,機器人還是照顧瞭“病人”。

至於其他性機器人的好處就不需要多說瞭,沒有性病的煩惱。使用性機器人以後,很多性病可能會在幾十年內完全離開人類的社會。

那麼性機器人的問題在哪裡?

好吧,就算我們大力追捧性機器人,我們在情感方面一樣面臨瞭很大的道德沖擊。就像在筆者日前的文章所說,如果我們愛上機器人怎麼辦?

這樣的性玩具可以完全代表一個真人,如果他們能夠模擬人類的情感表達方式,我們會不會愛上它們。最糟糕的情況是,一群性機器人的反對派和一群愛上機器人的人開始鬧革命:這真的有可能發生!但我們可以放心的是,現在的人工智能還太膚淺,要代替真人情感是不可能的。

性機器人應該有的概念是:按下按鍵,得到結果。你開啟任何功能它就開啟,而並不是自動的,這個就無時無刻提醒人們:它隻是個機器人,在感性爆棚的時候要求你做理性的事情,人就不容易迷失。而這就是工具的概念,我們使用它們得到我們想要的結果。

Via:theguardia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