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著作侵權 涉案標的額飆升數百倍

18

第四屆中國互聯網新型版權問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行,主題為“數字內容產業發展與網絡版權環境治理”,由中國版權協會主辦,騰訊研究院版權研究中心和《中國版權》雜志社共同承辦。

北京市石景山區法院知識產權庭庭長易珍春在會上披露,調研發現,石景山區法院2013和2014年審理的涉動漫遊戲案件共計29件,但2015年和截止2016年10月份就共計達到254件,同比上升8倍之多。從案由分佈上看,大部分還是著作權,其中主要是涉網絡的,比如,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件就占225件。從標的額上看,特別是遊戲增長得特別快,2013、2014年標的額平均隻有3萬元,今年受理瞭多起標的額超過500萬甚至是超千萬的案件。

那麼,涉動漫遊戲案件出現的新特點及成因分析有哪些呢?

易珍春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案件數量增速明顯且案件爆發點與遊戲產業新的增長點密切相關,案由從單一到幾乎涵蓋瞭基層法院所能受理的全部知產案件類型,案件審理難度明顯增大。

易珍春介紹說,隨著網絡遊戲的開發熱點由電腦端轉向手機端,案件涉及的遊戲從客戶端網絡遊戲轉變為以手機遊戲為主,遊戲中使用未經授權的動漫形象的案件明顯增多;侵權形式不再局限於簡單的抄襲源代碼、模仿人物形象等,出現瞭原告指控遊戲競爭對手在其遊戲產品推廣及公司上市等重要時間節點發佈涉嫌侵權聲明、涉嫌虛假宣傳、冒用知名遊戲名稱等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案件明顯增多;虛擬現實及增強現實等新技術的成熟和應用亦會催生新的遊戲形態、經營模式,必將導致新類型訴訟糾紛不斷發生。



談及案件審理難度明顯增大,易珍春分析說,涉遊戲案件中新技術的運用層出不窮,新遊戲產品的出現、新技術的運用增加瞭法律適用、法官釋法的難度;合並案由案件明顯增多,出現瞭權利人同時起訴著作權侵權或者商標權侵權“加”不正當競爭,甚至是著作權侵權、商標權侵權、不正當競爭三個案由一並訴訟的情況;案件受社會關註度高,涉外案件和涉外因素增多。

值得註意的是,遊戲產業鏈條的專業化、精細化導致當事人的主體范圍不斷擴大。比如,權利人起訴小網站上傳的小遊戲侵權,遊戲研發商起訴另一遊戲研發商抄襲、模仿,遊戲研發商訴另一遊戲的研發商、發行商、渠道商。

據首都版權產業聯盟秘書長韓志宇介紹,近些年來,網絡上長期活躍著大量侵權活動的中小網站。比較典型的是一批視頻、音樂、圖片、文字、遊戲和軟件下載網站。根據網絡監測過程中搜集到的數據,至少在10萬傢以上。這些網站雖然規模很小,但數量眾多。隱蔽性強,流動性大,監管難度高。

中國版權協會12426版權監測中心副主任吳冠勇進一步指出,從維權角度來說基本上是行政執法網絡,比如國傢版權局、地方版權局、文化執法大隊、律師事務所、法院和公證處,90%以上的侵權鏈接都是通過下線處理完成的,隻有5%左右是通過民事訴訟,就連這百分之幾,各個法院的案子也已經是排到2017、2018年。

騰訊研究院版權研究中心秘書長劉政操認為,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和演變,侵權手段和模式不斷花樣翻新,從盜版網站,到P2P分享和下載,再到盜鏈、深度鏈接。盜版網站從網絡盜版侵權中獲益豐厚,在利益驅使下不斷鋌而走險。同時,侵權損害法定賠償標準偏低,侵權損害賠償缺乏明確的計算標準,並且沒有引入懲罰性賠償標準等因素進一步助長瞭侵權盜版者的囂張氣焰。為此,應該構建以權利人以“維權源頭”、以法律法規為“維權基準”、以司法行政為“維權兩翼”的立體維權體系。

在易珍春看來,不同主體之間責任如何劃分,渠道商承擔連帶責任的判斷標準等問題亟待明確規范。她建議,行政機關加強遊戲市場的準入審查、內容審核與主體備案,定期發佈重點保護遊戲名錄、典型侵權遊戲與企業黑名單等,暢通權利人行政投訴與救濟渠道。法院對惡意侵權或重復侵權行為加大判賠力度,大膽嘗試運用行為禁令、及時發佈典型案例、組織公開庭審、與遊戲企業座談調研、開展專題普法授課等措施,促進動漫遊戲產業健康發展。

易珍春還提出,研發商和渠道商及時排查侵權風險,及時進行著作權登記及商標註冊、盡力舉證;渠道商對軟件著作權登記證、商標註冊證、遊戲名稱、主要人物等加強審核把關並及時采取下線侵權遊戲、刪除遊戲中侵權內容等措施。遊戲產業協會制定行業自律規則與行業標準,定期發佈行業風險評估報告,並可嘗試與司法機關建立合作調解機制。

“12426版權監測中心將致力於為社會各界提供公平公正的版權監測和一站式維權的服務,我們也呼籲能夠和社會各界展開合作,尤其是上遊的權利人,包括內容方、全國各地的律師事務所、司法部門、行政執法網絡,一起打造一個全球性的版權的監測中心,隻有這樣我們整個版權的秩序才會更加的健康,更加的透明。”吳冠勇如是說。

from:法制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