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菜”遊戲鮮有人玩 社交網絡企業何去何從

12

現象

“偷菜”“搶車位”已成追憶

七八年前,無數網友都有過這麼一段經歷:凌晨1點還不睡覺,掐準時間去“偷菜”;上班時間無法專心工作,就為瞭“搶車位”。開心網和人人網也因開發出此類型的社交小遊戲而一度成為當時的“網紅”。但不知從何時起,這些曾經讓人欲罷不能的社交小遊戲連同開心網、人人網一起逐漸被大傢所遺忘。

前一段時間,上市公司賽為智能的一則公告,讓曾經紅極一時的開心網再度進入大眾視線,不過,這次它是以“手遊”公司的身份被收購。

“當公司從谷底回升,逐步走向正軌的時候,就到瞭和大傢說再見的時間瞭。”7月21日,開心網創始人程炳皓通過內部郵件宣佈瞭自己的離職決定。



程炳皓於2008年創建開心網。同年,開心網讓全民陷入瞭“偷菜”的熱潮,位居中國SNS(社交網絡服務)網站第一名。開心網曾在2008年9月份獲得北極光300萬美元的投資,2009年4月份接受新浪及啟明創投2000萬美元的投資。2010年7月份,高速發展的開心網曾計劃赴美上市,但無疾而終。此後,開心網便徹底走上下坡路,社交小遊戲的引流作用不再明顯,一年時間裡,用戶流失率高達65%。

另一傢公司人人網,雖然現今還在納斯達克有個位置,但早已不是當年的人人網瞭。公開信息顯示,2011年人人上市時市值為55.3億美元,如今公司市值僅剩下個位數。2015年下半年的時候,人人網CEO陳一舟曾向媒體表示,“今天的人人已經是一傢互聯網金融公司。目前人人公司大部分員工都在做互聯網金融業務,做社交的團隊隻剩下200人左右”。

“泡論壇”“寫博客”者寥寥

“最讓你懷念的互聯網社交產品是哪個?”不少人在回答記者這個問題的時候,不約而同地給出瞭同一個答案——天涯。

天涯社區的出現要比開心網、人人網早得多,可以說是中國第一批互聯網公司。天涯成立於1999年,曾是一個在全球極具影響力的網絡社區,不過隨著BBS社交產品的日益沒落,如今的天涯顯然是有些落寞的。2015年8月底,天涯社區掛牌新三板,很多互聯網老用戶驚呼,原來天涯還頑強地活著。但上市後的天涯路依舊走得坎坎坷坷,先後遭遇瞭暫停轉讓、戴帽ST的風波,三年總計虧損超9600萬元。

在BBS火爆的年代,有一句話叫“南天涯北貓撲”,用戶將天涯和貓撲比作是BBS界的雙子星。貓撲當時定位於年輕社區,天涯則定位於華人社區。2004年,貓撲被千橡互動集團並購。2006年底,貓撲轉型門戶,沖刺海外上市未果。隨後在千橡互動集團收購校內網之後,其核心地位被校內網所取代,發展戰略也左右搖擺不定,後於2012年4月將公司總部從北京搬遷至廣西南寧。

不得不提的是,博客也曾在國內風靡一時。2000年博客開始進入中國,並取得迅速發展,但業績平平;2004年木子美事件,讓中國民眾瞭解到瞭博客,並運用博客;2005年,國內各門戶網站如新浪、搜狐,原本並不看好博客業務,當時也加入博客陣營,開始進入博客的春秋戰國時代。

不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2013年3月31日,於2002年創建的中國博客網正式關閉所有免費博客並清除免費用戶全部數據,從此博客逐漸走下舞臺。

分析

錯過移動互聯網轉型機遇

如果說在2012年之前,移動互聯網的顛覆隻是一個預言和隱憂,那麼到瞭2012年,這一預言正在變成現實,並開始迅速地吞噬PC互聯網。2012年7月,CNNIC發佈的報告顯示,手機超過PC已成為瞭我國網民的第一大上網終端。

“為什麼說微博的出現讓用戶拋棄瞭開心網、人人網?他們在用戶群上很相近,但是微博在移動互聯網到來之際,完美地完成瞭轉型,將用戶從PC端無縫地導入瞭移動端”,互聯網分析師洪波說。

開心網雖然較早地意識到移動端是必爭之地,除瞭將社交平臺本身遷移到移動端之外,公司也開發瞭一些純粹基於移動端的獨立產品。比如,一個很近似微信的產品飛豆,卻最終因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和支持而不瞭瞭之。

有業內人士指出,回頭想想,不僅飛豆這些純粹基於移動端的產品沒做起來,開心網作為一個社交網站本身也沒有在移動端帶給我們驚喜,大多數人對開心網的手機客戶端幾乎沒什麼印象。

產品創新乏力未建立壁壘

有不少觀點認為,論壇和博客的衰敗緣於開心網和人人網的出現,而開心網與人人網則死於微博的興起。但程炳皓和他的團隊認為,開心網不是被新浪微博取代,而是自身產品創新乏力,才被用戶冷落拋棄。

“微博、微信的用戶群和我們的用戶群很相近,對我們有很大的影響。但是我們的用戶活躍度下滑,是產品自身的特性和生命周期導致。微博、微信的出現加速瞭這個過程,但這不是根本原因”,程炳皓說。

在互聯網分析師洪波看來,開心網一出現便抓住瞭好時機搶占瞭好位置,為瞭拴住客戶並讓一切盡在掌握中便沒有開放平臺,而且高估瞭自己的開發創新能力,導致後期沒有好的遊戲產品跟上。“開心網以前是靠遊戲吸引用戶迅速崛起,當用戶玩膩一個遊戲,如果沒有一個新的有黏性的遊戲出現,用戶就會離開。”洪波說。

實際上,微博在如日中天之後也一度迅速衰落,不少第三方機構發佈的分析數據顯示微博的用戶活躍度在下降。互聯網從業者王新喜認為,微博在前期積累的用戶隻能是潛在用戶,而不是實際用戶。從宏觀層面來分析,就是用戶踏進瞭生態圈,但是平臺並沒有做好挽留策略或者建立轉換壁壘,讓用戶駐留在生態圈之中。

有觀點認為,如果要總結開心網、人人網的得失,那麼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都沒有利用優勢反向建立起熟人社交軟件。正是因為沒有這種絕對優勢性壁壘,最終導致瞭QQ可以覆蓋你,但是你卻無法成為QQ。

人才流失商業模式跟不上

電影《天下無賊》中有一句很經典的對白:“21世紀最重要的是什麼——人才!”往往一傢公司衰敗的前兆就是人才在大量流失。

有分析人士指出,“開心網發展得太快,根本沒有時間去積累人才。自主開發的遊戲都難以保證水準,最後還是返回瞭模仿的老路(開心城市)”,而人人網更是被爆出過“公司內耗嚴重,一個月內4位高管出走”的消息。

洪波認為,互聯網企業人才是關鍵,因為在互聯網時代可憑借的資源並不多,主要的資源就是人。此外,互聯網本身技術進步更新非常快,包括社交軟件在內,任何一款產品稍有懈怠就會被後來者替代。如果沒有人才資源,企業創新更是談不上,自然很難擺脫被淘汰的命運。

社交應用的商業模式一直以來都是互聯網圈熱衷探討的話題,程炳皓曾說過,社交網絡的價值是厚積薄發,欲速而不達。而就在開心網的商業模式尚處探索階段的時候,積累起來的用戶卻在不斷流失,也便沒有瞭後話。

有觀點認為,一個論壇能夠長期穩定發展的核心就是盈利,一個沒有盈利的論壇很難長期堅持下去,搭建一個論壇意味著每年需要支付域名、服務器、維護等費用以及時間精力去維持。但是,天涯等論壇的商業模式似乎一直是簡單而粗暴的,狗皮膏藥似的小廣告,這或許也與論壇展現形式的局限性有很大關系。

但是,互聯網市場化程度非常高,成功的社交軟件必將走向商業化,這時,用戶體驗就會給資本讓路,二者處理不平衡,就容易使軟件走向沒落。

出路

抓住影響力刷新品牌形象

易觀新媒體分析師馬世聰認為,專註於PC端的社交網站的時代已經過去瞭。目前來看,整個社交市場競爭激烈,但在細分領域廠商仍有機會。例如針對特殊人群、二次元人群的社交軟件,具備不同內容承載形式的社交工具,例如最近火爆的視頻、直播、短視頻等,再有就是一些垂直化、媒體化、前沿科技化的內容社交,都存在機會。

記者註意到,社交軟件陌陌營收一度增長乏力,但自打2015年年底涉足直播後營收逆勢增長。今年5月,陌陌首次對外公開瞭直播服務的單項營收,直播服務為陌陌在今年一季度貢獻瞭1560萬美元,占比30.7%,是第一大營收來源。

對於那些掙紮在死亡邊緣的老一代社交產品,馬世聰建議,一方面,企業還是應利用品牌曾經在用戶群體中的影響力,因為作為老牌的社交網站積淀瞭一批已經成長並具有一定付費能力的忠實用戶。另一方面,要嘗試做一些品牌的刷新,比如說一提到天涯,應該讓大傢聯想到的不僅僅是以前那個很多人可以自由發表意見,並且有好的內容產生的一個天涯,而應該讓大傢聯想到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同樣能有所作為的天涯。

但在洪波看來,讓已經沒落的社交產品起死回生可行性並不大,“互聯網是個變化飛快的行業,不允許犯瞭錯誤再重新開始,就連雅虎也逃脫不瞭被賣掉的命運。”

from:京華時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