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盛大給現在的上海創業帶來很多

sdwl

2009 年夏天,彼時的盛大做瞭一件讓整個遊戲圈都震驚的事——在毗鄰東方明珠的金茂大廈上打出瞭“永恒之塔”四字,號稱世界上最大的網遊廣告。在沒有 LOL,WOW 還處於換代理的尷尬時期,盛大打得這一手好牌,足以載入中國遊戲史上。不過好景不長,沒過多久,中國第一遊戲公司的名頭被騰訊所奪,再後來的事,大多數人也都沒瞭印象。

去年,因工作的機會,我見到並采訪瞭當年盛大遊戲首任 CEO 李瑜女士,談起當年推廣 Aion 的盛況時,從她的眼神中我依然能看到做這樣一件影響遠大的事的激情,而如今,她已是母嬰社區優談寶寶的創始人。

可以說,當年盛大以及他的那些員工們創造瞭一是時代,那時的端遊哉國內還處於發展的頂峰,而盛大正是整個市場上的領先者。

所以,當我得悉有機會參加盛大離職員工的活動時,我毫不猶豫的答應瞭,我想看看這群曾經對中國遊戲產業影響深遠的人如今都在幹嘛。

和很多大公司一樣,前幾年經由幾個前盛大員工組織後,有瞭“盛鬥士”這樣一個圈子,成員都是以前盛大各部門的員工,而這次“黃金盛鬥士”聚會則是在前者基礎上更進一步,想要整合起盛大系創業人員,在創業、投資方面對接起“內部”資源。 組織者戴宏婧表示:“黃金盛鬥士”作為盛鬥士的一小部分,俱樂部中的每一位對曾經服務過的盛大都擁有著深厚的感情,希望通過這樣的平臺追逐新的夢想的同時,也能找到同在創業路上的夥伴,找到大傢需要的資源,再造更多的盛大。



在活動現場不大的場地上幾乎坐滿瞭人,顯然,不單是很多人都想看看老同事,組織者所倡導的資源對接也是吸引人的原因之一。盛大離職員工聚會活動並不是第一次,之前多以老友聚會形式為主,而如今,創業大潮下,盛大系很多員工都已經走在創業的路上。像 Ucloud 創始人季昕華,洋碼頭聯合創始人兼 CTO 章飛鵬,包括陳大年如今在做的 WiFi 萬能鑰匙,都是各自領域內的領先者。而活躍在創投界的如豐厚資本創始合夥人譚群釗,有成資本創始合夥人朱海發,紅杉資本中國合夥人鄭慶生。

如果能將這群盛大系創業者和投資方面的資源對接起來,幫助更多的盛大系人創業,顯然是一件頗有意義的事,而盛大這麼多年在上海積累下的人員和資源也可以得到更好的應用。某種程度上,可以認為是盛大的延伸吧。

如今輿論說起上海創新創業環境時,總是詬病其做得不如北京深圳好,也沒有一傢巨頭公司,大傢都選擇性的忽略瞭盛大,這傢曾造就出中國首富的公司。

2008 年,彼時已經將網遊業務做到頂點的盛大準備將觸角伸到更多領域中,由此創立瞭盛大創新院,如今你依舊可以在浦東看到以此命名的大樓。按前盛大創新院的霍炬先生說,當時盛大以業內一流的薪水從全國各地招聘來瞭數百個一流的互聯網人才,之後,這群人大多紮根上海,如今上海互聯網的局面多少都受著這群人的影響。盛大給上海留下的遠不止是回憶。

可惜的是,高手聚集的創新院並沒有給盛大挽回大勢,資金和時間上的消耗使管理層不斷調整方向。此外,一些內部創新項目也得不到公司層面太多的支持,例如當時盛大內部有一款類似今天陌陌的社交軟件,時間上甚至早於陌陌,而就是因為得不到支持最終也不瞭瞭之。

今天我們再來看盛大,可能張江的那幾座建築裡留下的痕跡已經遠不能和鼎盛時相必,創始人陳天橋也功成身退,遠赴新加坡開始瞭新的投資人角色,原有的業務賣的賣,散的散,也令人感慨。

而在下個十年延續盛大使命的則是被盛鬥士們稱作“年總”的陳大年,連尚網絡創始人兼 CEO,在陪伴其哥哥創業十年從不站到臺前,而現在連尚旗下的 WiFi 萬能鑰匙也已經開啟新一輪以估值 30 億美元在融資中。在福佈斯最近發佈的國內成長最快創業公司中,萬能鑰匙也是滬上諸多公司之一。而其本人也以幽默平易的性格在盛大系的人心中擁有著一席之地。

無論如何,一傢公司顛蕩起伏的發展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可是盛大對於上海創業創新的影響我們依然能夠在他曾經的員工身上看到。

from:動點科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