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點原因告訴你 為何“遊改影”很難成功

也許我們早該意識到,就連鮑勃·霍斯金斯(金球獎戲劇類電影男主角)參演也沒辦法讓一部遊戲變成一部好電影,其他人哪裡還有機會成功?就好比讓一位獲得過奧斯卡提名的男星幫英國電話公司拍攝一部可入圍金棕櫚獎的社會現實主義的溫馨短片,用於商業廣告,荒謬?知名水管工戰勝一大群著魔的大蜥蜴,最終拯救瞭一位公主,這個題材確實不易做。

霍斯金斯在1993年主演瞭《超級馬裡奧兄弟》的馬裡奧,當然那是好萊塢史上第一部電子遊戲改編的電影,一部糟糕的電影,但它的影響力不可小覷。它為此後種種定下瞭基調,幾乎沒有例外:每部遊戲改編電影都無一例外地糟糕,甚至包括去年推出的影片《刺客信條》。

不僅僅是運氣不好。自從霍斯金斯勇敢擔綱扮演馬裡奧,電子遊戲界已經滄桑巨變,情節不同,內容更深刻瞭,而且為數龐大的玩傢也邊玩邊長大瞭。然而,談到好萊塢在遊戲改編電影方面的諸多努力,最好的褒揚也就是“還不算太糟糕”。然而,這也無法阻止他們繼續嘗試。最近,好萊塢電影公司的高層正籌劃漫威遊戲題材的有關改編,與此同時,好幾部遊戲改編影片目前已進入拍攝或前期制作階段,包括《神秘海域》、《最後生還者》和《古墓麗影》。顯然,他們的腳步不會停,估計暫時也不大有機會危害到奧斯卡獎。那麼,遊戲改編為啥都這麼爛?怎麼改才能好起來?

22

下面五個方面解釋瞭遊戲改編電影失敗的原因。

1. 改編目的不明確

制作一部影片耗資巨大,而市場為王。因此好萊塢才會充斥著續集病、翻拍病和電影書籍出版。他們用瞭一個詞匯——“暢銷前例”,意指觀眾對題材或甚至片名越有熟悉感,影片越有可能成功吸引觀眾。所以,《速激》連出瞭8部,《變形金剛》一到夏季就回歸,《超級戰艦》出瞭改編版,而它的原型連遊戲都算不上,隻是一些戰艦對戰的桌遊而已,反正改編的電影裡有戰艦,有戰鬥,算數。

遊戲代表著文化潮流的方向。大型遊戲就屬於“暢銷前例”一類。但遊戲改編電影的毛病在於,與電影院產生的獨特關系,評價反饋的連環影響、觀眾對影評的接受等都使得遊戲不同於玩具、漫畫書、電視劇。導演保羅·安德森告訴作者,當他謝絕一位制片人邀約他執導《死亡空間》電影版時說,“你看過《撕裂地平線》(又名《黑洞表面》)嗎?我看過瞭。”應該學學保羅的態度。如果你有意將遊戲改編為值得一看的影片,先問問自己,是否那部遊戲當中有什麼獨特的東西是你希望表現的?如果答案為否,那麼你拍出的電影很可能會淹沒在一大堆中性評價的海洋中而不被關註。

就說說2014年改編的影片《極品飛車》吧。據推測,該片的投拍的動因為,街頭賽車系列主題是EA最熱銷的產品,而且影片《速激》的大賣證明,一幫酷哥駕車疾馳的電影為觀眾所喜聞樂見。但是,在影片《極品飛車》中,哪些是最新《速激》系列片所不具備的呢?很難列舉。遊戲的獨到之處有哪些被改編電影展現出來瞭?也沒有。那麼《極品飛車》是否難免淪為90分鐘引擎轟鳴加上裝傻扮癡的平庸之作?看過的人們知道該怎樣回答上面問題,不樂觀。

幾十年來,遊戲一直從影院吸取靈感,體裁、敘述風格、動作造型,這些圍繞遊戲互動機制而建立起來的講故事基本元素,原本都是從好萊塢的後院偷來的。當你去掉互動媒介將遊戲搬回影院,你需要確認,在遊戲中存在著某些即使剝去遊戲體驗仍然值得保存的東西,因為電影首先失去的就是遊戲體驗。

還有,別以為電影能擺脫“遊戲改編”的標簽。遊戲一直以來從電影中獲得啟發,現在電影要反向索取。反饋是相互的,對於遊戲回歸電影既有規則可循也有隱藏的陷阱,有的時候會比較明顯,例如《歪小子斯科特》以及《無敵破壞王》。在《源代碼》和《明日邊緣》中則更為不易察覺。再次例舉《速激》,它當中包含一種十分方便,易於略作改動再重復運用的寫實風格,這種投粉絲所好的流暢邏輯肯定也存在於遊戲。比如,你喜歡上反派的“巖石強森”嗎?他現在變好瞭。你喜歡蜜雪兒·羅德裡格斯的角色?她永遠不會死。你喜歡保羅·沃克?他其實也不會就此消亡。

最後歸結為:從模糊的遊戲美學出發制作的電影沒有意義。一部遊戲的特質若遇到其他媒介就瓦解,改編電影就沒有意義。遊戲改編要有充分的理由。

2.過於忠實原作

這方面涉及是品質的把控。若你認為一款遊戲具有獨特性,那很好。這一獨特性會不會讓熟知奧妙的人們感到羞於當眾觀賞,從而成為一個弱點?都必須好好推敲。

《刺客信條》在許多方面代表瞭遊戲改編的新血統。演員陣容強大,知名度高,邁克爾·法斯賓德擔綱男一號,令人贊嘆地說著連篇廢話,三角形logo和裝飾富有高度簡約主義的視覺設計,這在具有出色創造力的遊戲行業中有助於遊戲創意的推廣。但是,這款遊戲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是一個建立在遺傳學時間旅行和遊戲中的“阿尼姆斯”(以閱讀其使用者的基因記憶且將其投影成一個三維世界的虛擬現實機器)關於陰謀理論的科幻故事。

事實上,大銀幕上的“阿尼姆斯”呈現的非常好,牙醫式魔椅改為適合電影院的超級VR模擬器。但是,在其他方面影片被教條化的忠實原著所損害。眾所周知,《刺客信條》遊戲的現代部分自身沒什麼意義,隻是起到一個填充時間的作用,將歷史流血故事前後加上隔斷。然而,影片卻采用瞭完全相同的結構,模糊的白屋子場景,隻偶爾呈現有力的刺入情景。更糟的是,當電影中法鯊扮演的通過遺傳學時間穿越的現代小人物從高處跳下來時,人們從白屋子內觀看到這一幕,驚呼“信仰之躍”!這本是遊戲的標志性概念,但在電影中此刻概念尚未形成,顯然,編導此舉是為瞭取悅遊戲的粉絲,仿佛他們隻想通過大銀幕看到一個具體機械、顯而易見的征象,卻不關心情節或動機。實在的敗筆。

這一錯誤來源於改編者從根本上誤讀瞭電子遊戲所展現出的現實感。遊戲常常利用隱喻體現經歷和行動,遊戲的一個情景常常帶來多維度的參與感。不止電子遊戲如此,在我玩星球大戰棋盤遊戲“帝國狙擊”時,當任務機制展開,冒險和匯報比率變得清晰,我意識到這些機制十分精彩,令玩傢參與詮釋一個比喻或場景。英雄能命令其朋友發起最後一擊的特殊能力,是通過遊戲規則對大銀幕故事進行重新敘述。

換言之,如果透過一般的現實眼光看遊戲,往往顯得生硬做作甚至荒誕不經。玩傢可以讓角色任意倒行、跳舞,“空氣墻”可以擋住道路、即使人物身中數彈,也可以瞬間愈合等等,這些特征成為一種“遊戲邏輯”,但玩傢也是寬容感性的,理解並接受重復出現的機制,並仍然能夠享受遊戲快樂。

所以你改編的遊戲可能是玩傢鐘愛的一系列荒謬和做作,但這些不應該被照搬進電影。讓“信仰之躍”留在遊戲機上吧。精心調制屬於你的一個電影現實,隻在邏輯合理的前提下才去忠實於原作,要更加可靠。

3. 從漫威學不到啥

這一點顯而易見。

漫威系列在許多方面是個捷徑。漫畫書籍比遊戲離電影更遠。他們不能實時地動起來,沒音樂沒視覺特效沒表演,所以與改變電影完全無法比。實際上漫畫更像電影的情節串連圖板,好比電影的藍圖或素材。

但是,簡單比較一下DC和漫威,後者仍是改編類電影的標桿。主要因為他們構建起來一個可信的現實感,能大幅度包容承載作品的力量和人設。遊戲改編電影,從言語尖刻傲、傲慢自大的《馬克思·佩恩》到故事厚重的《魔獸》無一例外都太嚴肅太自說自話,他們需要好好跟漫威學學,讓影片格調變得更輕松靈活些。

幽默感將漫威影片串連在一起。在影片《復聯》中,喬斯·韋登一句臺詞就把現代間諜和剛解凍的美國隊長和北歐神族三者的世界巧妙地連結起來:“世上隻有一個上帝,女士,我敢肯定他不會穿這樣的服裝。”被搬上大銀幕的電遊要的正是這種機智、活潑的風格,輕松詼諧的小冒犯,可以提醒觀眾,電影並不隻是把遊戲角色的世界展現出來,它是另外一個同樣有樂子的版本。

4. 你還沒能瞭解改編電影的落差

電子遊戲已是一類成熟的媒介,具有形式多樣、技術深邃的特點,能夠能承載從震撼驚悚到兩性隱私抽象解密等各類題材。可是,一旦進入電影通道,這些差異都消失瞭,在大銀幕上,不論遊戲屬於哪個類別,都會被重新分配——軍事動作片、科幻片還有諸如此類,它們基本被視為垃圾片。

咱們找幾個替罪羊吧。可愛的鮑勃·霍斯金斯要負有一定責任,因為《超級馬裡奧兄弟》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後軌跡一直沒變。還有德國導演烏維·鮑爾,將好遊戲改編成勉強及格的兇殺驚悚片,獲得反響平淡,他該被吐槽,因為他無情地將電子遊戲與醜惡形象和低成本DVD聯系起來。我們也不會原諒他造成瞭無中生有的假設,即認為遊戲都是些暴力動作、噪音刺耳的東西,沒有寧靜的領悟和富有意義的內容。

這僅僅是一部分遊戲的問題。我們看看基於頑皮狗工作室兩部遊戲的改編計劃:《神秘海域》和《最後生還者》。這兩部都是制作周期較長,說不定拍不出來,如果真的投拍的話,《神秘海域》的結構比較簡單,內容上不忌鬼神,動作戲份重,它的風格可以歸為《奪寶奇兵》所開創的周末大片。但《最後生還者》則不同,如果按優秀遊戲的水準來謹慎制作,才有可能成功。《最後生還者》的開發者頑皮狗工作室在遊戲界相當於米拉麥克斯影業或科恩兄弟的地位和風格,而影片《最後生還者》由山姆·雷米執導,索尼影業出品。

實話實說,《最後生還者》的改編在探索高手雷米監管下進行,背後還有拍攝制作《生化危機》系列、《地下世界》以及《傲慢與偏見》、《僵屍》的大公司。如果按某位評論者的說法將《最後生還者》誇張而簡單地譽為遊戲界的《公民凱恩》,當它最後被拍成《生化2》式的改編電影,誰又能彌補跨越媒介的改編所造成的巨大聲望落差?

我不清楚頑皮狗是否認真考慮過這一點。當改編的消息被公佈,我曾采訪他們的聯合主席埃文·威爾斯,問他為何要把《最》改編電影,他提瞭兩點。第一,遊戲目前僅在PlayStation獨占,登上電影則可以讓更多觀眾接觸到它。第二,YouTube上觀看遊戲視頻的數據證明,存在著未發掘的市場。這兩條可謂充分的商業理由,但不能說明改編它會成為一部好看的電影。那麼我們就要談下面的第五點。

5. 改編電影你可不行

好萊塢也許正在緩慢地得出決定性的證明:任何遊戲都能被拍成爛片。很清楚任何遊戲都沒有可以改編成好影片的遺傳基因。所以,也許還是放棄吧。如果執意拍電影,那麼結果好壞與選擇什麼素材無關,一切都與你自身有關,與你拍電影的能力有關。

from:界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