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巨頭來襲 中國影視產業如何招架?

上海電影節

繼新聞傳播行業、商品零售行業、出租車行業之後,BAT(即中國互聯網公司百度、阿裡、騰訊的首字母縮寫)再次“出手”影視產業。

過去的一年裡,百度成立瞭“百度文學”專攻“粉絲經濟”和“泛娛樂化”,其子公司愛奇藝又成立瞭“愛奇藝影業”專攻內容開發;阿裡則收購文 化中國60%股份成立阿裡影業,簽下陳可辛、王傢衛、周星馳等導演,其美團網旗下的貓眼電影占據在線票務市場35.9%的份額,淘寶電影則分走瞭另外 5.74%的在線票務份額,擁有月活躍用戶6792萬人的優酷土豆也被阿裡入股;騰訊在2014年9月成立“騰訊電影+”宣佈介入以IP為核心的影視業務 平臺,這成為繼騰訊遊戲、騰訊動漫、騰訊文學之後,騰訊互動娛樂推出的第四個業務平臺,同時出現的還有微影時代APP微票兒,覆蓋3000多傢影院票務。

在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以下簡稱上影節)上,阿裡讓濃妝艷抹的“娛樂寶”粉絲隆重地走瞭一回紅毯,騰訊則把穿著T恤、短褲和運動鞋的網絡作傢推上“高大上”的論壇。

可以發現,因為幾傢“外行”互聯網巨頭的介入,今年的上影節變得有些不一樣——動畫電影、紀錄片等專題論壇門可羅雀,主辦方為 瞭“場面好看”不得不臨時撤走事先準備好的後方近10排座椅。互聯網電影論壇人頭攢動、星光熠熠,李連傑、徐崢、王中磊、王長田、於冬等圈內大腕兒出席, 安保嚴密,入場者除瞭要有電影節官方證件外還要有邀請函、門票等。

眾人關心的重大話題隻有一個——“熱錢”如洪水般湧入後,中國電影到底還能不能產生好的作品?現狀並不算太樂觀,“粉絲經濟”大浪之下,包括編劇在內的整個電影制作團隊不得不放下身段迎合大眾口味,但大眾喜歡的,卻往往是“拿不出手”的作品。



差評網劇反成“吸金”寶典

時下最熱的三部“粉絲經濟”大劇,在創下瞭超高收視率、點擊率的同時,正成為粉絲吐槽的焦點,“原著粉都在悲傷,我在哀悼《盜墓筆記》時,看見隔壁的人在哭《兩生花》,想想正被毀的《花千骨》……”。

各個渠道發佈的成績顯示,剛剛上線不久的《盜墓筆記》正在刷新網絡劇的收視奇跡,這部被粉絲們斥為“超級爛片”的網絡劇,上線兩分鐘點擊量 2400萬、十分鐘點擊量2608萬、一小時點擊量3045萬,上線22小時點擊量破億……此後,這部IP巨制被冠以“現象級網劇”的大名。

與傳統電影“悶聲不響”制作、大張旗鼓發行不同,這是一部在發行前就早已名聲大躁的巨制IP。IP (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意為知識產權),在互聯網電影領域,它被看做是一個原創的Idea。騰訊集團副總裁程武把IP解讀為經過市場檢驗的用戶情感的共鳴和用戶需求,一個好的IP,能延伸至遊戲、動漫、影視、衍生品、文學等多個領域。

《盜墓筆記》這部網絡小說,曾創下微博話題閱讀量超21億的奇跡。而根據小說改編的網劇,其“票房”主要依靠的,就是粉絲。但出乎粉絲意料的是,這部網劇的特效畫面效果、劇情與原著小說相差太大,引發全民吐槽。就連原著作者南派三叔也坦陳:“和我看到的劇本完全不一樣,把我都看傻瞭。”

粉絲的特點是一邊追劇,一邊罵劇。他們的這一特點,在上海市作傢協會副主席、上海網絡作傢協會會長陳村看來,正在把中國文學、電影、電視引上一條“前途未卜”之路:“如果片子拍得不怎麼樣,錢卻不少掙,那還要好片子幹嗎?”

娛樂工廠總裁張巍在參加上影節“互聯網+電影產業投資跨界峰會”時介紹,自己投資的網絡電影《道士出山》成本才28萬元,現在已經得到300萬元的分賬,“預計第二部能有1500萬元,第三部能有2000萬元到3000萬元。”

陳村說,“粉絲經濟”對文學創作來說就像是迷幻藥,“網絡文學擅長寫仙俠、魔幻,但中國電影不擅長做這些。人傢好萊塢拍星際,盡管是胡扯,但能拍得很美。”

炙手可熱的IP給市場帶去瞭什麼

IP資源,是近年來資本瘋搶的熱點。

網絡小說《鬼吹燈》系列作者天下霸唱近日在阿裡影業舉行的發佈會上稱,自己所有的作品幾乎都已賣掉,隻剩下《死亡循壞》系列一直在等待好買 傢,“這部劇一年裡被簽瞭3次合同,3次都因為中間出現問題,不得不撕瞭合同。”日前,阿裡影業聯合剛剛成立一個多月的向上影業,準備把《死亡循環》拍成 電影。

天下霸唱在2007年時,以280萬元網絡小說版稅收入獲得第二屆中國作傢富豪榜第十九名;2010年,又以420萬元版稅收入成為中國排名第十的富豪作傢。霸唱工作室負責人孔德勝說,“中國的互聯網電影看上去很火爆,其實一直缺少好的內容,市場尤其空缺奇幻探險類題材。”

騰訊互娛影視與版權業務部助理總經理陳英傑更是直言,自己每天都在看編輯們推薦的小說,“隻要自己情感能融入進去的,就能買。”他說,自己每次看網絡熱門小說,都會感覺自己歲數大瞭、看晚瞭。

據瞭解,當前一部電影在網絡上播放的版稅價格,已經比原先翻瞭三四倍。隨之而來的,是網絡小說版稅的提高。陳英傑說,”現在有 大量公司在收購網絡文學作品的改編權,首選’特別受歡迎的’,以《致青春》、《左耳》為代表的情感類長銷品種,還有以《鬼吹燈》為代表的盜墓品種,以《花 千骨》為代表的仙俠品種,很多作品是提前五六年就買瞭的,到版權快到期時,趕緊拍片。”

“買買買”帶來的後果是,一大波網絡作傢朝著“被買”的方向創作作品。編劇張挺表示,“我唯一擔心的是,(互聯網資本)一隻大手進來瞭,它說仙俠好賣,大傢都寫仙俠,寫到讓人看得要吐瞭,就完瞭。”

“粉絲”優先? 創作優先?

一部電影要賣座,“粉絲需求”不容小覷。但隨著互聯網的深度介入,粉絲們能在電影拍成、甚至劇本形成前,就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提前收集的粉絲意見,在互聯網電影時代,甚至可以左右一部小說、一部電影的走向和結局。

陳村覺得,網絡作傢是最慘的人,“從來沒見過作傢被這麼虐待的,一邊寫一邊被罵。大眾出過錢瞭,那罵你、罵你的作品好像就成瞭讀者的權力。”陳村說,這與傳統意義上的創作已經大相徑庭,“我們以前搞創作,比較自我,現在是大眾化、商業化。”在“一邊寫一邊被罵”的同時,網絡作傢還得有一副好脾氣。不僅不能回嘴,還要總結“罵聲”修改自己的作品。而這些“罵聲”的含金量究竟有多少?誰也說不清。

易觀智庫董事長於揚發佈瞭一組有關《鬼吹燈》目標受眾的大數據調查,結果顯示,喜愛《鬼吹燈》系列作品的觀眾平均年齡30.6歲,其中男性占67%,本科以上學歷者占47%,他們人均月收入5604元,《魔獸世界》玩傢居多,喜歡《星際穿越》這樣的科幻類影片。

今年3月,易觀智庫聯合1905電影網調研瞭4622人,結果顯示,75.27%的受訪者有較強或者非常強的觀看小說、遊戲、動漫改編電影 的意願。但這些人對網絡院線影片付費的意願卻不強烈,有40.21%的人表示,隻要收錢就不購買。能接受3~5元付費的人,僅為18.68%。

中國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說,現在網絡劇有瞭可以“糙一點、奇葩一點”的趨勢,但這種趨勢恰恰與電影的本質背道而馳。“對創作而言,不論電 影、電視還是網劇,標準都是一樣的。”李少紅認為,現在觀眾對網絡劇的要求已經越來越高,評價尖銳、發聲速度快,作品質量如果不行,很快會被吐槽,“這對 電影制作方來說,是一種督促,要拿出高質量的作品才行。”

騰訊副總裁程武也對此表示瞭擔憂,他介紹,騰訊已經啟動Nextidea項目,今年與團中央合作將培育一部分優秀的青年編劇和導演。他認為,網絡電影也應該有一群專業的人用專業的方法給受眾講故事,“不能說糙一點無所謂。”

阿裡影業也在這方面投入巨大,就在不久前,阿裡24億元入股傳統電影制作公司光線傳媒,並與華誼兄弟洽談合作。阿裡巴巴數字娛樂事業群總裁劉春寧在今年的上影節期間多次表示,阿裡進入影視行業,是為瞭推動這一行業升級,而不是把影視創作水準拉低。

From:中國青年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