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競從上遊就落後 無研發缺核心競爭

2

為期3天的2015年全國電競總決賽(NEST)在廈門結束,這是國內首個國傢級綜合電競杯賽,創辦3年來漸成氣候。作為互聯網時代下的新興項目,盡管存在爭議和誤解,但電競在中國發展很快,今年該行業總產值有望超過500億元。不過這條路並非一帆風順,在國傢體育總局體育信息中心主任丁東看來,中國電競缺失研發和原創能力,因而沒有核心競爭力,也影響瞭整體賽事佈局。

市場:2015年總產值或超500億

RIOT(拳頭遊戲,美國遊戲公司,代表產品英雄聯盟)官方確認,上海香蕉文化公司將承辦2016年LPL(英雄聯盟職業聯賽)。明年起,香蕉文化將負責LPL在中國地區的賽事執行、賽事直播和現場管理等工作。上海香蕉文化的老板正是圈內人稱“王校長”的王思聰,這是他佈局電競行業的重要一環。正在進行的NEST,王思聰的IG戰隊也有參賽,不過首日就被淘汰。

LPL是國內頂級LOL賽事體系,是通往全球總決賽的唯一途徑,匯集瞭國內最強12支職業戰隊。本年度,LPL最高同時在線觀戰人數為400萬人,整個賽季累計觀戰時超過3.5億小時。

此前一天,九城旗下公司拿下瞭《穿越火線2》未來5年在中國內地的獨傢發行權和運營權。為此,九城耗資5億美元從韓國遊戲開發商手中拿到這一權益。



臨近年關,中國電競市場仍處在活躍階段。據負責運營NEST的上海華奧電競信息公司負責人介紹,2014年,中國電競市場總產值為226.3億元。今年在轉播版權、廣告贊助、用戶付費、體彩競彩等四大因素推動下,電競整體規模有望超過500億元。2014年英雄聯盟S4總決賽的直播觀看人數達到瞭2700萬人,超過瞭當年NBA總決賽第7場觀看人數1700萬人。

“這個數字統計的口徑不太一樣,我們也沒有一個具體的官方數字,但總體來說是一個向上的趨勢,因為整個產業鏈逐步形成瞭,從產品的研發到賽事,從直播平臺再到相關的產品,這跟以往有很大不同。”丁東稱。

電競市場的發展也加劇瞭直播平臺的擴展和競爭,虎牙直播、鬥魚TV、戰旗TV等直播平臺迅速崛起。與之對應的是電競主播的身價飆升,月薪多在百萬元,最高者達到瞭200萬。“市場決定一切,既然市場有這個需求,反映出來的情況也是應當的。”丁東稱。

個體:一支戰隊年花費千萬元

NEST開賽首日,LGD戰隊便在8強賽中輸給瞭VG戰隊,剛復出的“宣告”幫助VG完成逆轉。LGD是國內一支老牌戰隊,圈內粉絲稱之為“老幹爹”,今年代表中國參加瞭S5全球總決賽。當然,維持一支戰隊並不容易,LGD經理小莫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稱一年的花費在千萬元以上,選手的薪水較前兩個賽季翻瞭數番。

LGD有過輝煌的戰績,不過本賽季成績並不算好,相繼在S5、NESO和IEM上早早出局。但這並不影響LGD在粉絲心中的地位,他們上周還發起瞭與戰隊成員共進晚餐的拍賣。小莫也介紹每次大賽都會安排選手與粉絲見面互動,在這個圈子裡,他們是絕對的明星和偶像。

目前,LGD戰隊有3名韓國外援,選手工資也成瞭俱樂部的一大支出,“國內電競市場的確有瞭長足發展,這從俱樂部運營和選手工資上就能看出來,比前兩個賽季翻瞭好幾番。”小莫表示,“比如拿到全球總冠軍的韓國選手,身價動輒幾百萬的。國內一線隊員也有一兩百萬的。”

小莫介紹LGD戰隊一年的支出在千萬以上,單靠獎金是無法維系的。此前在S5全球總決賽中,LGD早早出局,錯失瞭爭奪百萬美元獎金的機會。“我們有相對完善的資金鏈,有廠商和贊助商,這就跟上市股份公司一樣,會有很多人給俱樂部來集資,淘寶、聯想、華為都是我們的贊助商。”

不過像LGD這樣的大俱樂部並不多,很多二、三級俱樂部入不敷出,“電競這個行業,還是得以成績說話,打不出成績,就沒人願意投錢。”小莫稱LGD是為數不多擁有自己青訓隊的戰隊,“大眾還沒有完全接受電競,很多傢長還是有誤解,我們在隊員選拔上也存在很大困難。希望大傢能認識電競跟遊戲的區別,以後可能會有更多人參與進來。”

憂患:很多項目受廠商的制約

創辦於2013年的NEST是首個國傢級的電競綜合性杯賽,3年來漸成規模,今年的單日票為100元,最高檔的是目前電競中少見的2000元門票。此外,以省市為單位采用全運會模式的NESO,以及全國高校聯賽相繼誕生,這些都是中國電競賽事佈局的一部分。接受新京報專訪時,丁東數次提及正在“構建賽事體系”,但他直言這並不容易,因為現有主流項目的研發都不是中國的,“中國電競缺乏核心競爭力。”

談及中國電競與韓國、美國的差距,丁東第一個談到的就是產品研發,“從上遊我們就落後瞭,我們沒有研發和原創,沒有核心競爭力。”

沒有研發就沒有話語權。本周,九城旗下公司耗資5億美元從韓國遊戲廠商手中買下瞭《穿越火線2》在中國內地的發行和運營權。

與其他體育項目不同,電競有完善的產業鏈,核心競爭力的缺失直接呈現在賽事上。“電競一定要圍繞賽事展開,這是它作為體育項目和職業體育的最大特點。賽事完善瞭,與之相關的直播、俱樂部建設和隊員培養,才會在這樣的平臺穩定發展。”丁東稱大傢都知道要從賽事入手,但很多項目又受廠商的制約,這是一個很大的難點。在LGD戰隊經理小莫看來,國傢層面的介入會讓電競得到更好的推廣。

除瞭賽事,不完善的行業管理也會制約電競的發展,“我們對職業俱樂部和職業隊員的規范做得還很不夠,行業的自律還沒達到應有的水準,相關制度的制定也很落後。”丁東稱如今的電競行業多是自發性質,這需要管理部門去引導,“作為一項互聯網時代衍生出來的項目,電子競技從誕生起就不是在體育管理部門下成長的,它的社會化、市場化和職業化程度很高。這個時候再去規范和管理,確實難度很大。”

“我們也在摸索,一方面是構建賽事體系,另一方面是加強基礎建設,正在研究對俱樂部、隊員以及裁判員管理的制度和辦法。”丁東說。

from:新京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