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什麼樣的創客時代?

克裡斯安德森說他不懂中國的創客。其實原因很簡單,中國還沒有本土生長出來,適應本國國情的創客文化,大部分創客群體,仍然在學習海外創客社區的發展模式,緩慢的在國內推廣著。而大部分對創客感興趣的公司或個人,仍處於觀望階段。或者更有甚者,利用這個概念來包裝炒作而已。像我以前說得那樣“創客運動在中國,僅僅是剛剛開始”。

SONY DSC

山寨與創新

中國制造業一直處於供應鏈末端,官方所謂“手工密集型”。中國的創業者,更多的是利用從互聯網上獲得的知識(技術論壇,專利),結合本國制造業能力,“山寨”快速消費類電子。可以看一下國內多個領域的制造型企業,如汽車,醫療,通訊,IT等等,都是通過做低端設備起傢,完成的原始積累。這些企業之後的路,要麼圖薄利繼續做低端市場,要麼收購海外公司以彌補創新上的不足。

低端市場的做法就是打價格戰,或者本身定位就在市場空白價格區間,以滿足本國或其他亞非拉第二、三世界國傢的市場需求。由於技術門檻低,本國和本行業內的競爭之激烈,常常會使一個行業的低端市場迅速飽和,而公司也就缺乏瞭發展的後勁。

千元手機的競爭歷史是最好的例子:MTK提供瞭低成本多核手機芯片,並簡化瞭開發流程;華強北在2012年出現瞭大量千元手機企業,市場養成;小米華為等大牌手機公司進軍該領域,市場趨於飽和;該區間市場趨於飽和,大量華強北公司倒閉或轉型做智能手表or智能傢電。

做這樣的公司,利潤低,競爭激烈,前途未卜,對於員工和老板來說,都是在拿生命在創業。做著就一個字,“累”。因此當智能硬件之風吹起以後,大量華強北和傳統制造業的人,紛紛開始轉型試水硬件創業和創新。大傢逐漸在形成一個共識:創新,可能是未來深圳公司的一個發展趨勢。



從Seeedstudio,DFRobot這類做“創客軍火”供應商的成功,到Kickstarter平臺上成功的創新產品,動輒500k美金的預售。讓土豪們心動,以為做小眾和“不靠譜”的產品,也能夠有市場,甚至能引來資本(風投、VC)以及資源(富士康、PCH International)。但其實,這種小眾創新與傳統企業的創新完全不同。

傳統創新,註重的是對市場的分析,對技術的評估,以及對未來盈利能力的計算。這種方式更像是風險評估。對有市場前景的那些創新,那是錦上添花;對於目前市場前景不明確定那些創新,這是釜底抽薪。

創客文化所引發的創新不同。這些作品或產品的著力於“趣味性”,發源於社區不同行業人士跨界碰撞後的靈光一現。這些在創客社區扯蛋過程中產生的想法,被熟練使用開源技能的創客們用很短時間做出原型機,之後在社區線下進行DEMO,及時得到關於作品的反饋,並繼續迭代。
這種形式的創新,其技術上來源於開源的眾包,資金上來源於面向於公眾的眾募。可以以公司為形態,也可以以一個虛擬的社區為構架,其試錯成本極低。這種大量試錯和風險分散的模式,即使暫時無法創造效益,但也教育瞭創業者,積累瞭技術,探討瞭需求的可能性。最後產生一批能力極強,創新性極高的產品。

眾募與精益

眾募網站是一種平臺,通過向公眾募捐的方式,將一些公司或個人的想法和作品完成。一開始,眾募網站作為一個藝術傢群體紮堆的平臺,多是眾募拍電影一類。後來創客們做得稀奇古怪的東西逐漸受寵,而眾募也在這類作品前變成瞭類似預售的形式。現在我們看到很多專業的公司,已經開始把某些新品發佈直接放在瞭眾募網站上,通過眾募平臺來宣傳和得到反饋。

眾募的魅力之大,在於它的參與感和理想主義。

參與過Kickstarter或Indiagogo上眾募的朋友大傢應該能體會到:除瞭在乎近乎白菜價的預售價格的同時,更多的是真心希望那些看似夢想的作品,能夠美夢成真,變成產品。這種心理感受的改變將“消費者”轉變為“用戶”。

眾募網站,國人更多的把它看成一個預售平臺,因此都是“消費者”心態。對於不能如期交付的產品,基本上就差進行法律上的追責瞭。而國外眾籌的用戶要更寬容些,他麼會把眾籌作為一種對初創企業的有償募捐。隻要初創企業操作得當,這些不僅不會挑剔產品和公司,反而會深層次的參與到產品的需求定義和提BUG活動中來。這種參與感的爆棚,是小米低量預售以及粉絲經濟的核心。在這一刻,“用戶”都化身為需求工程師和測試工程師瞭。

大眾的這種轉變,可能是在見識瞭蘋果通過技術帶給世界的種種美好之後,那種對創新的產品的強烈渴求,已經發展到即使這些物品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實用,可能隻能做個擺設。但依然會希望擁有或者希望它們能夠實現。這種對美好事物無限追求的理想主義,將產品變成為人們新的精神寄托甚至是宗教,而眾籌網站就是這種新宗教的教堂。

也許這樣說起來比較誇張,但是看看米粉的狂熱和我們更新消費類電子產品的頻率吧。對於我們這群沒有信仰的人來說,成為拜物教的信徒,還是很容易的。而成為創新產品的拜物教徒,不知不覺推動瞭技術進步和經濟發展,總比單純喜歡錢要強吧。

眾籌小小的顛覆瞭下工業生產的模式。使得初創企業的啟動資金來源更為靈活,試錯成本降低,整個創業過程更為精益(Lean)。而美國2012年通過的就業法案第三章關於股權眾籌的相關內容,可能會進一步擴大這個趨勢。使得創業的成本更低,周期更短。

300000938214129913947146307_950

開源與閉源

沒有開源就沒有蘋果的APPLE1,也就沒有我們這個時代。

瞭解蘋果歷史的人都知道,APPLE1是沃茲在傢釀計算機俱樂部這個社區的幫助下,制作完成的。雖然沃茲是惠普的工程師,但是第一次接觸到英特爾8080完整的數據手冊卻是在傢釀俱樂部的聚會上。而沃茲制作APPLE1的熱情,並不是想把它作為一個產品來掙錢,而是希望能夠“樂於奉獻,幫助他人”的極客精神。

這個故事中蘊含瞭開源的兩個重要意義:第一,開源使信息得到流通;第二,開源激發瞭人類的潛能。

喬佈斯說過,創新不過是找到看似不相關事物的關聯之處。開源社區正是這種關聯性密集發生的場所。通過創客作品的展示,我們瞭解瞭超出自己工作范圍的知識;通過工作坊的活動,我們學習瞭專業人士多年鍛煉出來的手藝和決竅;而創客空間裡最為普遍的跨界人士的扯蛋活動,很可能激發某個哥們開發出一個創新產品。可以說,開源社區是創業傢最好的孵化器,創新產品的發源地。

而開源這種基於“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共享精神,加強瞭跨界合作的同時,也滿足瞭人們更高層次的精神需求。這種精神需求,很多人歸納為“興趣”,個人認為要更為寬泛些,比如說自我夢想的實現,自我價值實現,和興趣愛好都可以激勵人們不知疲倦不易放棄地進行工作。我們通過一些研究可以看到,在用金錢激勵下的創造,和用精神刺激激勵下的創造,結果完全不同。利令智昏。人不能總想象著未來的好日子,而不是專註與當下每一個需要解決的技術細節。

那麼關於閉源,它真的像聽起來那樣讓人沮喪嗎?

一個人的知識體系就是閉源的,當他願意貢獻自己的一部分給開源社區的同時,他也可以獲得有同樣想法的另一個人的知識。這種開放的分享與交換,是開源社區的靈魂所在。隻要堅持這一點,開源這件事情的意義就實現瞭。

同時,一個好的開源社區,也不會懼怕閉源。因為一傢做開源產品的公司出售的是低利潤的產品,開源的技術,和免費的知識,獲得的是“用戶”市場,未發掘的需求和良好的聲譽。

比如說制作開源飛行器的diydrones,通過制作開源的飛行器組件給愛好者,建立瞭粘性較高的用戶群體,而用戶們利用這些組件搭建飛行器用於自己的特殊應用,如農田施藥,也促使克裡斯安德森在此基礎上,成立瞭3D robotics,制作基於開源系統的特殊應用專業飛行器。這種開源產品生態系統的構建,使得該領域的技術,應用得到很大發展,而開創這些領域的這些開源公司,獲得良好口碑的同時,也獲得瞭更大的市場空間。

創客與初創

總有人會問一個問題:什麼是創客?

一年以前,我在柴火第一次接觸創客。一年的時間內,我抱著“什麼是創客”的問題,且行且思考。

創客有時是一群自娛自樂的人,有時是一群想用技術改變世界的人,但是其共同點在於:They always make something。

這個世界的規則就是:你不Make,你就沒法獲得。創客是這樣做的,初創企業也是這樣做的。兩者區別在於,創客做一個東西,很可能不是為瞭商業化,僅僅因為興趣。就像愛好攝影,廚藝,運動一樣。

有人說過:一個動機純粹的人,你是不能小覷的。而以興趣為動機的人,你要時刻提防。

這也許是為何創客圈子裡發生的顛覆性創新,要比目前的大公司的預研部門要多。本文討論的幾個問題其實是對這個現象的一個註腳。(以趣味而不是利益為出發點的創新;眾募支持下,“不靠譜”項目的日益增多;開源社區相互教育的結果)

難以想象,如果沒有創客運動的風氣雲湧,怎麼會有這一波的硬件回潮。在這樣一個模式逐漸明朗的條件下,從一個創客到一個初創企業,是一種選擇,或許是一種必然。但是在將個人愛好變為產品推廣到公眾的過程中,創客必須回頭看看自己的本心。

如果忘記瞭那種單純的造物快樂,而隻耽於賺錢的快感;如果隻從開源社區索取,而不再貢獻;如果眾籌完全變成預售,而不再有那種“參與感”。我覺得我們又要回到無聊的上世紀80、90年代,一個隻會讓人們消費技術,而不是親身參與到技術的時代中去。

這究竟是一個最好的創客時代,還是一個最差的創客時代?

Comments are closed.